文/全红莲

一 溪涧拾趣

漾漾带山光,澄澄倒林影。

黄甫曾眼中的山泉景色十分唯美。波光粼粼的水面,映照出大山的颜色,水面如镜,动中有色,静中有景,光与影相互映衬交错,一幅生动而又丰富的图画展现在我们面前。只是,他看到的不是银瓶山的溪水。

山泉鸣石涧,地籁响岩风。

这是虞世南听到的泉水声,唯妙唯肖,给人以身临其境的壮美之感,水从山顶倾泻而下,响彻山谷,人站在山脚,还能听到风吹过岩石的呼呼声,水声风声共鸣,交织成耳边最动听的乐章。遗憾的是,他没有到过银瓶山听泉。

一座山如果没有泉水的流淌,那就毫无生机可言,灵气全无。水低淌成溪,水高悬成瀑,缓有缓的清冽舒畅,急有急的大气豪放。一柔一烈,把水的内质与姿态表现得活灵活现,银瓶山的溪水每一处都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无法用语言表达出来,无法用文字描述出来。置身于其中,任何山与水的咏叹都显得多余。

听!水流潺潺的声音,时高时低,时快时慢,节奏相当,清亮悦耳,绵绵不绝地环绕于耳畔,没有杂声,在这大山之中,人的心情是随风景而变换的,欢快的流水声给人以心旷神怡的享受,那音符,牵引着男女老少们纷纷走向石头小径,踏着被溪水溅湿的鹅卵石一路向前行。

路面湿滑,有人身不由己的左摇右晃,有人拍照留影,有人蹲在石头上看瀑布,有人在水边洗脸洗手。

我是极其喜欢水的,它是所有生命之源,尤其是这清澈的活水,它自上而下,随山势而流,长长短短,深深浅浅,像灌溉生命的血液,生生不息,又像平仄起伏,韵律悠长的诗行,跳跃着,吟唱着。

我捡起一枚鸡蛋大小的石头,放开手臂,使劲朝前方扔过去,晶亮的水花四溅,像一块玻璃被打破而成了一粒粒的碎片,然后落入小溪中,随即,一圈一圈的涟漪慢慢地向四周扩散,由小变大,直到看不见,恢复到原来镜水如锻的样子。

游山游的是兴,玩水玩的则是趣。

此时,有一种淘气突然间从身体里窜出来。我脱掉了鞋,挽起裤脚光着脚丫走到小溪里去。水下是各种颜色的石子,它们大多已被水流冲刷得一点棱角也没有了。足底石头十分润滑,经年泡在水里,减了其本质的坚硬,增了几分水的温柔,水很凉,透肌肤而蔓延至全身,舒服至极。

假如水里有鱼,我一定会跟在它身后穷追不舍,捉鱼可是一件十分快乐的事情,那是我小时候经常干的勾当,每次浑身衣服被弄湿,或磕了碰了带点小伤,偷偷摸摸地回家去,老爸老妈会责备,情节严重的话就会被挨打,通常只有我的同伴向我父母告状了才会发生这种情况。

有时幸运地捉了几条瞧得上眼的鱼用细树枝穿起来放到厨房,老妈看到后就会笑着骂:“要听话,以后别到水里玩。危险!”耳边一阵风,吹过去便什么事也没有。

转眼间,那些时光就像长了翅膀的鸟儿,飞高了,飞远了,终于不见了。

但是在梦里,常常会出现这样的情景:沟渠里,水草幽幽摇动,大大小小的鱼儿穿游其中,看得我忍不住扑通一下跳下去捉,它们像故意与我捉迷藏,怎么也捉不到,捉着赶着就醒了。

原来,那些鱼儿就像我一去不回的童年,只能追忆,不能再过一次。捉鱼的故事也就这样被收藏在梦里,与现实拉开了长长的距离。

浸在溪水里,我像个孩子似的肆无忌惮地摸石子打飘飘,把水捧起来洗脸,对着清水做鬼脸,各种姿势随便做。我开怀地笑着,阳光洒了我一身,好像时光在倒流。

从童年到中年,这时间晃啊晃啊,人生就过去一大半了,以后还有几个像现在这样的时刻?人每年长一岁,便会丢失许多宝贵的东西。有时我们努力寻找曾经丢失的,往往会在意想不到的地方出现。比如来银瓶山,偶然从百度里搜索出来的旅游胜地,原来与我有如此深的缘份,缘来就遇见了,真好!在这能走能跑的年华里,千里万里,去赴一场不期而遇的山水之约,此生无憾。

喜欢银瓶山的泉水,它就那么流着,自然而然地响着,那么清,那么净,那么纯。你来或不来,它依然在那里,你敢在水中与它亲近一分,它定会回赠你十分特别的感觉,勾引出久违的童心童趣,带你走入一个返璞归真的世界。

我不喜欢世间的纷杂繁乱,因为我留恋这世间山水本来的样子。

二 亭台观景

苏东坡来过,还说连罗浮也不能与银瓶山相媲美。千真万确,有诗留世。

银瓶山水天下流,风景美丽醉东坡。

东坡攀登银瓶山,赞叹风景胜罗浮。

大诗人的这首七绝给银瓶山增色不少。遥想当年的苏东坡,游历天下,所见山水何其少?能让他醉,让他赞叹的就只有这银瓶山,山是千年不变的山,奇花异草,绿树成荫,百鸟栖飞,水是千年不干的水,穿山越岭,涓涓流淌,无论日月星辰变换,经历多少朝代,银瓶山的美依然使人惊叹,它不夸张,不造作,大自然的倾情滋养,把它出落得如同一位婀娜娉婷的世外仙女,依恋红尘而又远离红尘,形态优雅,我行我素,颔首低眉,袅娜成一道独特的风景。让人产生一种恍如隔世的美好错觉。

半山腰的观景亭上,我斜倚石柱,把手搭在栏杆上,风很大,湿漉漉的空气像吸满水份的烟雾,似乎都在下沉,沉到有生命或无生命的表面,再由气体变成液体,凝结、滴落、然后缓缓流动。我的头发像洗过一样,紧贴着耳朵,面颊和脖子,不到三分钟,身体只要是裸露的地方,都有细细的水珠附在皮肤上,用手拂拭,便能清晰地看到几道痕迹。

朱红色的石栏杆,朱红色的柱子,色泽光亮,线条流畅,飞檐凌空,琉璃盖顶。幽静别致的观景亭,T字型,三个位置都是绝佳的赏景处。我走过一条长廊,扶栏上亭台,择T字左手边尽头观看,四周一览无遗。

观景亭依山而建,周围全是山,它像在群山的环抱里,把万千旖旎风光框于亭外,原生态的天然画框,每一处都让人啧啧称奇。

这里林海苍翠绵延,涛声阵阵。古木参天,针松赤杉居多,树冠如塔尖,穿云越雾,衬着白色日光,越发空灵难捉摸,纵然有欲穷千里目,也怕是云深不知处;这里涧草蔽溪,密菁灭径,山高林深,羊肠小道,逼仄难通,可谓万径人踪灭,山褶高低起伏,像流动的溪水,又像摇曳的丝带,将无数奇峰异岭串连在一起,悬在山谷,飘在山腰,颜色饱满而又辽旷灵动;这里绿萝成帘,天然的屏风,掩住的是婆娑起舞的草姿树影,挡不住的却是人们无尽的遐思,在此处倘若能小憩一会,一定会酣然入梦;这里古藤绕树,粗的如巨莽,屈伸张弛有度,但也笨拙得可爱,细的如蛟龙戏水,随性游离,千变万化,意态蜿蜒缠绵;还有山鸟清鸣,比喉竞声;虫声依稀,若近若远;树摇叶舞,走云连风,沙沙作响。这里,即有静态的安祥,又有动态的韵律。动静皆妙,各自成景,情性所至,轻易得之。

人也只有在观赏大自然风光的时侯,才会怀着最新鲜的好奇,保持一种最舒服的状态来放松自己,从身体到心灵,在城市钢筋水泥的丛林里,树是精心修剪过的造型,呆板,花是栽种在盆里的,禁不得风吹日晒和雨淋,哪里需要搬哪儿,草是择品种而植的,受不了人类的踩踏,老是躲在泥土里不敢再长高一些。在此我感叹身为都市人的悲哀和无奈,能寻得野外一隅,看一片天,一林树,一丛草,一弯溪,几朵云,听几声鸟鸣,吹几阵清风,闻几缕花香,那是多么惬意和奢侈的事。即便有金山银山,也买不到几个让身心愉悦的瞬间。城市就像一个巨大的牢笼,人就如囚犯一样,呼吸不到新鲜的空气,接不到生生不息的地气,即便是众里千百度的寻那草的青、林的密、花的香、溪的韵……它们却依然还在灯火阑珊处晃荡,可望而不可及,确实可怜!

像一棵树带着一片树林的梦生长,像一株草带着一片草地的梦发芽,像一条溪随心所欲地流,像一只鸟自由自在地栖飞,像一块石头朝看日出,暮看夕阳。该多好啊!此地有山可看,有乐音可听,渴来有泉,饿了野菜充饥,困了席地而息,若筑屋林中,邀四友三朋,烹茶煮酒,品茗读诗,谈天说地,乃人生一大乐事,就算独处,有花鸟树草相伴,也不会觉得孤单。原来我也会像苏东坡一样被眼前的银瓶山吸引,走进一幅天然的画卷里,竟浑然不觉。

一首小诗忽然从脑海里溢出来:

上半句:千年叠障绿萝裙,流水穿石贯古今。

下半句:平仄诗行多少韵,银瓶山上过来寻。

陶醉,深深陶醉……

三 步上云霄

这里的每一梯台阶上,不知道留下了多少游客们的足迹。灰白色的水泥板连接着从山脚到山顶的路,它像这座山的一条主动脉,起着十分重要的作用,也源源不断地为银瓶山注入新鲜的活力。千百年来,去去来来的登山人,曾经的豪情壮志,曾经的风发意气,都化作一股股鲜活的血液在这条动脉里游走,然后奔涌到最高处。

用接踵而至来形容登山的人毫不过分,他们三三两两,结伴而行,谈笑声不断,洒向每一级台阶,举头望上去,目光里尽是穿着各色鞋子的脚,走走停停,鱼贯向上,转头朝后看,黑压压的,人头攒动,如一条长龙塞满了后面上山的路。这不能不说明东莞最美第一峰不是徒有虚名的。

上山的台阶很窄,一米左右,两个人并排走刚刚好,若三人同行便会很挤,只有转弯处或很险的旁边才设有护栏。护栏是统一用水泥浇铸而成的,形同树木纹理,手足够握住。从下往上瞧,阶梯是没有尽头的,一直走,什么时候走完,心里完全没有数,遇见下山的人,我打招呼问,都是差不多的一句话:还远着呢,我们爬上去用了四个多小时。我不信,或许有点夸张。越往高处,脚下越陡,我壮了胆转过头看身后,竟有些眩晕,两腿竟不住微微发抖,如果稍不留神踉跄一下,后果是不堪设想的。

一直往上爬,时间消耗掉了我身上所有劳累和脾气,半途折回下山,心尚有不甘,以后若别人对我说,你上过银瓶山吗?我怎么回答?我说去过,那一定是个笑话,至少也要用手机拍个照片或视频来证明一下。说没去过,觉得是自欺欺人,留下遗憾,枉来了。当时间过去二个多小时后,身上的衣服已经湿了干,干了又湿,反复无数次,头脑中也顾不得想其它,绝不能打退堂鼓,要对得起自己,好不容易来这一趟,山再高,终有到顶的时候,目前唯一能做的就是坚持。眼下,只这个念头,就是不管登山的路还有多陡,有多远,坚持爬上去我就是了不起的。

人生之路也这样,坎坎坷坷,泥泞曲折,有时我觉得自己像一只又困又累的倦鸟,现实的风雨总是像冰冷的刽子手,无情地斩断我飞翔的翅膀,飞起来的希望一次又一次落空,让我陷入一个比失望更让人痛苦的绝望里,也陷入该放弃和该坚持的两难的矛盾之中。没人能帮你,向来看热闹的人比支持的人要多,最终还是靠自己,一步一步,脚踏实地朝心中的目标靠近。

有一条路,你如果不走,便会错过许多风景,给人生留下遗憾,那么你永远都不知道尽头有什么。世上无难事,只要肯攀登。唯一念坚持,方能收获无穷。

终于到顶了,坚持就是胜利,当我把最后一级台阶踩在脚下时,身上的力气已所剩无几,我忍不住狂喜,像一个登山家一样为征服了一座山而感到无比的骄傲和自豪。这也让一个普通人顿生一种前所未有的成就感,我将终生难忘。

喂一一,我一一来一一了一一我放开嗓子大叫起来。

四 绝崖悟禅

绝顶之上我为峰。

现在,我真真切切地站在了这海拔898米的银瓶山主峰上,站在了从山脚到山顶的的尽头。

这里没有一览众山小的奇观,四面环顾,却被云雾挡住视线,什么也看不见。这时我想起王安石的“不畏浮云遮望眼,自缘身在最高层”的诗句来,这耸入云端的银瓶山应该比他所见的飞来峰更高出几倍,站得高才无所畏惧,他写景喻人,我却不能感同身受,他身处官场,我混迹江湖,唯一共同点就是浮云遮望眼了。

这是一处远离尘世的蓬莱仙境,云漫漫,雾茫茫,一片沐浴着朦朦胧胧的烟雨,很快,人也变得飘飘欲飞起来。脚步轻盈,衣袖翩飞,与苍茫云雾融为一色,“不敢高声语,恐惊天上人”。若是因为我们的到来而惊扰了神仙们,那就是无心之过,万分得罪了,敬请谅解。脚下巨石棱角分明,侧面壁立千仞,险峰突兀、怪异嶙峋。这里有大小粗细相当的树、参差不齐的野草、稀稀拉拉的桂花树,都以一种静默的姿势,凝望着站在银瓶绝顶之上的每一个人,人们身着五颜六色的衣服,他们从世界各地而来,都像我一样,登上了这银瓶山顶。把不简单的路走到了头,都很了不起,此时,此刻,这方天地只属于上来的每一个人。

一色的白雾,一尘不染,除了白,眼睛里什么颜色也没有。想努力去发现别的什么,根本不可能,若不是脚踏山石,便会忘了已经远离地球,悬浮于天地间,如腾云驾雾一般,只是在这一刻,找不到一个可以说话的人,不说就只有思考和想象了,这是一个自由无限的地方,空旷而且空白,看不见时光的痕迹,不紧不慢,不慌不忙,没有瞬间,只有永恒停在这儿,佛语曰:空即是色,色即是空,应该就是这样的境界吧。

风从一个方向吹,分不清东南西北,穿身而过,有一种从未有过的通透之感。它更像从哪位仙人口中呼出的气息,洗去了凡人身上所有的污垢与负累,那个繁华热闹永不停歇,悲欢离合演不完,酸甜苦辣尝不尽,七情六欲无休止的世界一下子就被拒在了山崖之外。观世音菩萨曾云游于此,不慎将手中圣瓶遗忘落于山上,斗转星移了许多年,圣瓶被石化,山如瓶状,银瓶山因此得名。此后这山与神仙就有了牵扯不清的缘份,银瓶山的神气与灵气就千古长存。

台阶旁边有一座小庙,里面有一个菩萨,气定神闲,目光看向前方,又好像什么都没看见,或许,众生万相就在他心中根本无需再看。他两耳低垂,像在聆听,又像根本就没去听,我想在这云雾之上的山颠,除了能听到风吹过的呼叫,还能留得住别的什么声音?或许他已经听见了世间所有人发自心里的声音,其它声音都不重要了。

当我经历了一场生与死的挣扎后,逐渐明白很多事情,从力不从心到无能为力,超载的身体已经不堪重负,怎样做好呢?如果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做,化成一山一石,固守一方,不管地老天荒,也好,以后所有人间的生老病死都与我无关。天地那么大的空间,一个人的降生和离去,都在日复日,年复年的有规律地循环着,一个季节过去,一个年头过去,十年百年千年万年也一样过去,最后在漫漫宇宙里沉淀,沉淀为一撮土,一粒沙,一粒尘,一阵风,当曾经留下的那些故事再也不被人提起,当曾经走过的路再也回不去,当曾经做过的梦再也只是梦。当一切的一切都是空是虚是幻,那么我们来到这个世界是为了什么?

记得有一位大师这样说:云水随缘,生死由他。一语道破禅机,生死则是事物的二面。生时洒脱,不争输赢,不论贵贱,不讦人短,不炫己长,死则安然,看得开,想得透,放得下。生死轮回,由他去。禅海深深,包罗万物,芸芸众生,行住坐卧,无处不在。禅是一种境界,是一种顿悟,禅是山脚下的一弯泉水,能洗涤所有人的浮躁与不安,禅是藏在云朵里的雨滴,润物无声无息。如果你经历了世间所有的苦与难后,还能从容面对眼前的世界,那将是怎样的一次脱胎换骨?怎样的一次灵魂升华?

后来有人问我:你登上山顶后收获了什么?当时的居高临下,开始我有一种想跳下去的冲动,原因是别人欺我,骗我,骂我,恨我,笑我,妒我,活着,实在太难太难了。但是在这云山雾海的银瓶山顶,我来了,也悟到了一些什么,在世为人的不易,如能逃,能躲,能避,那人生还有什么意义?天地赋予我们形体本身就是让我们学会承受,赋予我们生命就是要我们如何巧妙地度过这一生。我们始终都要穿行在这阡陌红尘里,尽管伤得体无完肤,千疮百孔的心还是要花时间去修复,还要去坦然的面对,跳下去后对于自己来说或许是一种解脱,那对于其它人呢?未必。

庄子说的好:视死若生,视生若死。这是他的安祥和智慧。如此番邂逅银瓶山,还不曾觉悟,那么就与这仙崖有缘无分了,浊世一盏灯,照亮所有黑暗,我不相信有来生,活在当下就好,绝崖之上悟禅机,我就是我,苦难皆缘,一切随他,浮世变化千端,我只做我自己,就是这样。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不久前的一个下午,我应小顾之邀前往他的青瓷创作基地参观。小顾的创作基地在浙江上虞凤凰山考古遗址附近,那里有禁山窑址等重要考古遗存。一进创作基地,目光便被院落里摆放的青瓷作品...

从记事儿起,爷爷、大伯、二伯、三伯、五伯就常招呼一帮戏迷朋友来家唱京戏。我们这一大家子人都爱唱戏,都能演几出折子戏,虽不及专业出身,但都乐在其中。时常,业余戏迷朋友来我二伯...

那一年,高考落榜灰头土脸的我应征入伍,有幸成了时下诸多女生艳羡的女兵。 兵可不是好当的。兵的自豪是要经得起风雨吃得下苦,女兵亦然。我铆足劲,从山城阳泉来到当时北京郊区的沙子营...

离摩罗街不远,皇后大道中央戏院附近的楼梯街一带,是旧书摊云集的地方。上世纪三四十年代之交,戴望舒写过一篇《香港的旧书市》,像导游一样引着读者一家家从那些书摊看过去。他说:“...

绿光从常绿阔叶林中滑翔而下,落在临水河滩上,抖擞华美羽毛,扭转玲珑脑袋和柔软长颈,顾盼生波,人们才看清这神奇绿光化身为鸟——体型庞大,头小颈长,尾上覆羽宛如拂尘仙帚,浑身金...

每个人的生命都是一条河流。这个比喻太通俗了,我们总是随口这样讲讲,并不能恰切地意识到其中壮阔又哀伤的行进感与终极意味。河流的最初发源,是雨水与地水的蓄积,原地打转的旋涡,所...

合欢是我国一种古老的树。它夏季开花,花期很长,花纤细似羽,绯红如云,很轻柔缠绵的感觉,远远望去,像一片薄云彩,只待微风一吹,飘飘欲仙欲飞。花的颜色是绯红,不是大红,也不是猩...

我又梦见了那条鱼。青鱼,青色的鳞甲在水中闪光,摇动的尾鳍似有一缕幽黑的光泽,那光泽来源于它身后某个幽深的洞穴。而洞穴是漂浮的,甚至只显现出一个敞开的洞口,其他,全被流动的深...

为了下一部长篇的写作,我回家乡收集素材,河南文艺出版社联系当地新华书店,请我去漯河高中为师生讲座。我问清校址,证实了这正是当年我父亲就读的那个学校。 20世纪50年代,我的父亲在...

1 插花已经被美化到一定地步,社交媒体一翻开,无论男女,无论贫富,只要是喜欢插花,立刻就能被冠以美名,主人的社会地位凭空上升,小红书上尤甚。玻璃瓶子里的绿色植物,淘宝买来的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