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年前,我在杭州劳动路第二招待所遇到省军区警备营的马营长时,他说这次考军校的名单里有我。很快,警备营选拔出来的五名战士去余杭留下镇冬训一个月。

我们冒着寒风赶到留下镇,放下背包就开始训练。科目是队列、越野跑、单双杠、木马、一百米障碍、射击。我们只有通过军区步校教官的军事考核,才能获得参加军队院校文化课考试的资格。那年冬天,雪下得很大,我们来到驻地,感觉进入了深山老林,原先一抬脚就看到西湖的生活,已经属于过去。我是从炮兵转过来的,和我一起训练的其他战友,似乎从前也没有如此强度的训练。刚从军校毕业的赵明排长负责我们的训练。他说,一个月的训练排得满满的,谁坚持不住就卷铺盖回连队。他试图拿军校的标准来要求我们,大家面面相觑,知道这里每分钟的日子都不好过,当然,谁也没脸掉头离开。

数九寒天,山路泥泞,真是够我们喝一壶的。每天训练回来,一个个上气不接下气,直不起腰,浑身酸疼,四肢无力。躺倒在床上,连哼带哈,如同战壕里的伤兵。轮到跳马训练了。我上高中时,体育课的跳马就没能完成,这回看到比学校还长的木马,心中敲起了鼓。我和小方站在个子高的两位战友身后,想着最后起跑,至少洋相出在后面。可几个来回跑下来,一个都没有跨过木马。赵排长急了,他一遍遍讲解动作要领并以身示范。他说得利用冲跑的速度至木马前,用两手一撑,再松手一挺腹部,真的像是马踏飞燕,有一种“天马行空,无所羁缚”的感觉。

挺着年轻的胸膛,我知道这回是躲不过去了,曾几次加快了速度,可还是一屁股坐在木马上。我准备豁出去了,大不了从木马上掉下来。我举手后站在起跑的位置,任所有人的目光聚集在我弱小的身躯上。我在脑中想象着动作要领,开足马力跑向前方。然而,到了木马前我还是没有撑起来,前胸硬挺挺撞到木马的端口,整个身体反弹倒地,两眼冒着金星。就在我感到胸部剧痛时,赵排长跑来看了看我说:“我真佩服你老虎般的劲头,你不怕死啊!”显然,赵排长从我的举动中看到了一种力量和希望,他拍了拍我的衣服,露出了久违的笑容。在他的眼眸中,我看到了信任的目光。战友们也铆足了劲,比划着动作。有了起跑的速度与激情,就看双手触及木马时的凌空一跃了。

我深深地吸了口气,又一次冲向木马。临近木马时,我闭上眼睛,用手踫触木马,再松手挺腹,倏地越过去半米,落地了。听到远处赵排长兴奋地喊着“好”的声音,我知道自己克服了心理障碍,完成了跨越动作。那一刻,我为自己率先“交卷”感到无比高兴,我真的觉得通过南京步校教官的军事考核,已经不再遥远了。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不久前的一个下午,我应小顾之邀前往他的青瓷创作基地参观。小顾的创作基地在浙江上虞凤凰山考古遗址附近,那里有禁山窑址等重要考古遗存。一进创作基地,目光便被院落里摆放的青瓷作品...

从记事儿起,爷爷、大伯、二伯、三伯、五伯就常招呼一帮戏迷朋友来家唱京戏。我们这一大家子人都爱唱戏,都能演几出折子戏,虽不及专业出身,但都乐在其中。时常,业余戏迷朋友来我二伯...

那一年,高考落榜灰头土脸的我应征入伍,有幸成了时下诸多女生艳羡的女兵。 兵可不是好当的。兵的自豪是要经得起风雨吃得下苦,女兵亦然。我铆足劲,从山城阳泉来到当时北京郊区的沙子营...

离摩罗街不远,皇后大道中央戏院附近的楼梯街一带,是旧书摊云集的地方。上世纪三四十年代之交,戴望舒写过一篇《香港的旧书市》,像导游一样引着读者一家家从那些书摊看过去。他说:“...

绿光从常绿阔叶林中滑翔而下,落在临水河滩上,抖擞华美羽毛,扭转玲珑脑袋和柔软长颈,顾盼生波,人们才看清这神奇绿光化身为鸟——体型庞大,头小颈长,尾上覆羽宛如拂尘仙帚,浑身金...

每个人的生命都是一条河流。这个比喻太通俗了,我们总是随口这样讲讲,并不能恰切地意识到其中壮阔又哀伤的行进感与终极意味。河流的最初发源,是雨水与地水的蓄积,原地打转的旋涡,所...

合欢是我国一种古老的树。它夏季开花,花期很长,花纤细似羽,绯红如云,很轻柔缠绵的感觉,远远望去,像一片薄云彩,只待微风一吹,飘飘欲仙欲飞。花的颜色是绯红,不是大红,也不是猩...

我又梦见了那条鱼。青鱼,青色的鳞甲在水中闪光,摇动的尾鳍似有一缕幽黑的光泽,那光泽来源于它身后某个幽深的洞穴。而洞穴是漂浮的,甚至只显现出一个敞开的洞口,其他,全被流动的深...

为了下一部长篇的写作,我回家乡收集素材,河南文艺出版社联系当地新华书店,请我去漯河高中为师生讲座。我问清校址,证实了这正是当年我父亲就读的那个学校。 20世纪50年代,我的父亲在...

1 插花已经被美化到一定地步,社交媒体一翻开,无论男女,无论贫富,只要是喜欢插花,立刻就能被冠以美名,主人的社会地位凭空上升,小红书上尤甚。玻璃瓶子里的绿色植物,淘宝买来的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