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峦起伏龙游来,春秋古城传奇多。

1

春秋时期,吴越的拉锯战已成胶着之势。鲁哀公十三年,吴国都城郊外,两支越国军队的战舰已经悄悄停在城西的太湖边,吴国都城岌岌可危,越军之一的总司令是越国大夫姑蔑首领畴无馀,另一支则由古瓯越族首领讴阳率领。以太子友、王孙弥庸为主要指挥官的吴国大军很快就识破了越军的围城企图,他们率坚锐吴军与越军大战,畴、讴两司令不幸战败。不过,战情很快出现逆转,次日,越王勾践率大军战舰赶到,气势如山,大败吴军,还俘虏了太子与太孙。

这场战斗,被详细记载在《左传·哀公十三年》中。战争的残酷与硝烟,不是我说的重点,我只说姑蔑。姑蔑在什么地方?《国语》上记载:“勾践之地,南至于句无,北至于御儿,东至于鄞,西至于姑蔑”。据专家考证,“句无”在诸暨市南部,“御儿”为桐乡市西南,鄞即宁波市鄞州区,这“姑蔑”,就是今天衢州市的龙游县。

历史上的姑蔑,虽是越国的附属小国,却演绎着诸种传奇。吴越大战的260多年后,秦王赢政灭了楚,在姑蔑设置了太末县,隶属会稽郡,这是浙江13个最古老的县之一。我老家桐庐县,则要到400余年后的三国时期才建县。时光荏苒至唐贞观八年,太末县更名为龙丘县。又历300余年,吴越王钱镠以为,这“丘”与“墓”意义相近,他不喜欢治下有这样不吉利的县名,这个姑蔑古城,丘陵起伏,如游龙一样,就改“龙游”吧。

钱镠喜欢龙游,大家喜欢龙游,我也喜欢龙游,龙游人更喜欢龙游。2500年前谜一样的姑蔑古城,虽已被历史与尘土湮灭,但我在姑蔑城生态园,看到的却是一片生机勃勃,森林公园,果园茶园,芳草地大草坪,嬉戏欢乐的人们尽情奔跑追逐。

从万年文明的荷花山遗址、青碓遗址,到两千多年的龙游石窟、汉唐墓葬群,再到跻身中国十大商帮文化的明清龙游商帮,每一个千古名词,都散发出谜一样神奇的光。龙游皮纸,村落宗祠,砖雕、木雕、石雕,河西老街,龙游发糕,龙游徽戏,种种民俗文化,也历千年,浓郁的烟火气息时时弥散在我的周围。

2

龙游的谜,进入龙游石窟、让人叹为观止后便达到了高潮,你会被各种谜面不断撞击。到目前为止,龙游石窟到底何人开凿?凿于何时?究竟干什么用?大致有9种观点影响最大:采石说,穴居说,宫殿说,陵寝说,仓库说,藏兵说,巨石文化说,道家福地说,外星人说。每一种说法,都有着各自长长的依据,然而,每一种说法,也都可以被人轻松驳倒。

1992年6月,闷热的梅雨季开始不久,龙游小南海镇石岩背村,衢江与灵山江交汇处,当地吴姓农民联合其他3位村民,用4台抽水机同时在屋后的“无底塘”抽水,极大的好奇心支撑着他们坚持不懈,整整17个昼夜后,塘水被终于抽干,石窟出现,天下震惊。30年后的又一个梅雨季节,供人参观的一号至五号洞窟,我们一一参观,4500余平方米的空间,都是从岩石的肚子中间凿出来的,洞窟高度30米左右,每洞都分布着数根鱼尾形石柱,目前已经探明,附近不大的地方内,就分布着28个大小洞窟。

灯光的幻影,精致的布局,石壁上精密而细致的凿纹,特别是接缝处,似乎只有现代技术才能达到,众人纷纷感叹,大家开始猜想。影影绰绰中,我眼前立即出现了范蠡,这个春秋时期的政治家、军事家,我更认可他著名经济学家、超级生意人的身份,范蠡会不会与这些石窟有关?反正是猜想,那就不妨猜想一下。

范蠡是越国相国,献策勾践灭了吴国后,传说他带着西施隐去。隐去前,他向勾践献了一策:姑蔑国城郊外,灵山江边,有大片红砂岩,此岩遇水软化,湿法开采即可,采出来的那些石头,顺着江,可以很方便运往我国各地的一些重要城市,加固城池,以利全国备战;那些开采的工人,我们可以从冬闲时的百姓中征集,以工代赋,干多少活即可以抵扣来年的赋税;或者,遇到荒年,我们征集民工,以工代赈。这项工程还有好处,石头开采完形成的空窟,我们可以用来藏兵、储物,要知道,这种设施是永久的,可以使用几百上千年。我是个道教徒,从我们修行的角度看,这样的空石窟,冬暖夏凉,隐蔽清静,是个很好的道教祈福场所呢!我还要强调最重要的一条,我们这项工程,要特别保密,不留任何文字记载,除了您我,不让任何人知晓我们的意图!

范蠡的计策,勾践百听百从,这回依然听从,经过10年卧薪尝胆,他更有体会:国家要长治久安,必须想一些常人想不到的点子,这个鬼才,这回又为我国立了大功。

果然,一切皆如范蠡设想的那样,越国的冶炼业已经相当发达,工人们技术精湛,那些先进的开凿工具,切石如泥,因为范相国事先有指示,且又常常到现场督查,工人们采石,逐层下剥,斜凿而进,且注意了洞窟的整体布局,这就是我们今天看到的场景。这位后来的陶朱公,三成巨富,又三散家财,他用过人的智慧,造福百姓。晚年他在陶地隐居的时候,脑子里常常想起灵山江边,姑蔑国采石叮叮当当热火朝天的场景,哈,那里有他一个大秘密呢。

3

我去罗家乡的陆村,那里也有一个大谜等着我。

《桐江陆氏宗谱》记载,桐庐陆姓的始祖是陆秀夫,就是南宋在崖山仗剑驱妻儿入海、然后抱着小皇帝奋勇跃海的那个忠义丞相。尽管有诸多疑问,我的内心,还是极为尊重这位本家宗亲先祖的。据说陆村生活着陆秀夫的不少后裔,那里还有陆氏宗祠,我必须去看一看。

我们兴致勃勃赶往陆村。车自龙游县城出发后,不久便往山里钻进去,自罗家乡政府地段往里,道路便越来越崎岖,路右边是山,左边即是河,当地人称桃源溪,溪不宽,溪水浑黄作咆哮状,显然是因为这几日暴雨一直下。要在平时,这些溪涧,一定是溪流潺潺,水特别温柔清澈。山路越来越窄,我们一路议论,看这地势,陆秀夫真有可能选择这样的地方隐居,崇山峻岭,往往是将身子与思想都隐藏起来的理想之所。

艰难上了一个陡坡,靠山有一户人家,车子在门口停了下来,陆村的村主任已经在此等候我们。村主任说,这屋的主人叫陆维增,他就是陆秀夫的后裔,他家有家谱。今年70岁的陆维增捧出了4册《桃源陆氏宗谱》。我们一本一本翻看,一边翻一边问。家谱显然不全,看仅存的家谱信息,陆秀夫后裔在此的生活轨迹是这样的:某年,陆秀夫被丞相贾似道打压,被迫辞官,南下途中,他带着大夫人杨氏、二夫人郭氏及长子礼一、次子礼二等家小一路行来,行至桃源溪畔铜钵山脚,此地山青水清,不停地走,一家大小已疲惫不堪,不如在此歇脚过日子。眼前好山水,让陆秀夫为飘摇王朝一直担忧的心暂时得到舒缓,一年多后,一路南下逃跑中的朝廷又重新启用了陆秀夫,接到命令,陆秀夫带着夫人及次子赶赴新的战场,小夫人郭氏及长子礼一留在此地。这礼一就是桃源陆氏的始姐了。于是就有了今天的陆村。

我清楚地知道,陆秀夫的年谱上记载着,夫人姓赵,侧室姓倪,有繇、七郎、八郎、九郎4个儿子。然而,一个显见的事实是,这个村一直叫陆村,在此生活的大多数人都姓陆,他们有家谱,村前还有山叫尚书岭。我拿着家谱问陆维增是秀夫的第几代孙?他说不知道,按家谱上字的辈分,大约在二十四代左右。村主任补充说,村下边还有一座陆氏宗祠。我们于是去看宗祠。这宗祠应该是明清时期建设的,保存基本完好,大门虽锁着,但能判断出曾经的辉煌,村主任说,陆氏族人每年都在此祭祀先祖。

雨后的山特别清新,陆氏宗祠白灰色的墙面上爬满了薜荔藤,蓝天与白墙与翠竹,构成了山野别样的生机。

回杭州后,我将《陆秀夫年谱》找出,再一一细查,我想找到他出仕后的一段空闲时间,这段时间不用太长,半年一年即可,如此,他在陆村的后裔就可以得到比较合理的解释。但是遗憾,没有这样的空隙。然而又想,秀夫君的年谱也不一定准确,年谱可以否定他到陆村隐居过,但否定不了陆村及桃源陆氏宗谱几百上千年的存在,那么,就将它当作一个谜吧。陆秀夫39岁曾谪居潮州一段时间,他的长子繇就在那时和当地人结了婚,陆繇生有三子,或许,陆繇的后人北上寻宗(盐城)到过陆村?

青山绿水间的陆村,藏着一个不小的谜,这谜就让它保留着吧,这也是对秀夫君的一种念想。为国为家,陆秀夫都做到了问心无愧,陆村陆姓不会无缘无故以秀夫为祖,我坚信个中一定有着某种渊源。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那是遥远的儿时记忆,每逢正月十五,孩子们手提元宵灯笼哼唱传统童谣:“有打的灯笼都出来哟,没打的灯笼抱小孩呀,金鱼拐子大花篮啊……”届时出门打灯笼者多为女孩儿,也有男孩儿凑热...

我对琥珀所知甚少,只知道那是用来佩戴的饰品。五年前,我身边的一位亲人突然离世,他的影子总在我的脑海里游荡,挥之不去。有位朋友得知我的烦恼,就送给我一个琥珀挂件,说随身佩戴可...

她喜欢读书。 一天,她从一个病人手里得到了一本世界名著,病人临死前将书送给她,这成为她的“第一桶金”。自此,她用这本书和有书的人交换着读。日久天长,无数次以书易书的结果,是她...

一对喜鹊在草坪上觅食,吃饱了,或者游人走近了,便一翅膀飞到金水河的栏杆上,或者飞到我的哨位旁。这样,我就认识了这两只喜鹊,这两只喜鹊也认识了我。我认识的还有负责这一片的警察...

在西安工作眼看整六年了。 每次坐车路过南梢门,到达南门里外一带,钟楼和北大街以及朱雀门转个圈,沿着城墙根走走,就想着找一段时间租住在城墙边,这样可以经常沿着城墙根溜达,还可以...

东北人过年节,尤其是在农村,炕桌上少不了大鱼大肉,街衢上少不了秧歌锣鼓。海林也不例外,正月里几乎天天都有秧歌队巡街表演,感觉上却与我在百里外的牡丹江看到的有所不同。我问海林...

金口难开,不是成语,是一句大俗话。 在江夏金口,偶尔想起这话的意思,带有些许揶揄,更多的还是珍贵、珍稀与珍宝。比如曾用心用情写下《黄州竹楼记》,人称王黄州,却病死在蕲州的王禹...

夜饮东坡醒复醉,归来仿佛三更。家童鼻息已雷鸣,敲门都不应,倚杖听江声。长恨此身非我有,何时忘却营营?夜阑风静縠纹平,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 ——苏轼《临江仙·夜归临皋》 1 当...

“大蛇腰”三个字,多么迷人!我隐约看见丝滑的锦缎、冰凉的焰火和幽暗的光斑,无尽的闪烁伴随着吹拂。多么难以确定,多么迷离惝恍。更重要的是,大蛇腰恰恰是那三天的中点,它仿佛真如...

没想到,湖南也有草原。此草原名曰仰天湖草原,名字叫得大气——湖泊仰天,哪怕天仍然高远,湖却已经有了动感。下车第一眼看见此湖,便是这种感觉。同行的朋友说,这是一个高山上的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