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观半开兮,妙意氤氲;酒酌微醺兮,兴会淋漓。蕉雨半窗,俗虑皆忘;桐荫满院,尘念尽绝。逢炎夏,快哉无过三事尔:茶铛初熟,荷清如舞,北窗拥禁书。此其一;酒瓮乍舒,远寺钟鸣,敞门候远客。此其二;疏烟断桥,萧然无事,放舟寻山水。此其三。如此,觉渊明东坡气息相近,神交不远矣。日永多闲,兴致流丽;焚香入静,不作他想。荷风解酒,世事漫随流水;夏月催诗,算来一梦浮生。截云峰以赠客,刳流霞以荐人。或山僧坐论,道士说法;或清夜月白,临渊枯坐;或松妻鹤子,一涤尘襟。蝉噪夏梦远,鎏云停辉;蛩呤涧声幽,明霞驻影。雄风成灰,铁笛苍凉千古;黄卷将残,焚香啜茗几人。谑语雄谈,抵掌而快哉。及云霞惊变,天穹一幕幻影;至风雨横天,世事无非棋局。青天之上,大写半笺恨字;一片野心,为因白云留住。大雅铁线,神交天下散荡才子;名心难化,常作江山风月主人。

霓裳婉娈,惜乎转眼皆空;流水堪听,匆匆过耳即逝。君子宁以风霜自挟,焚香浴德,会心时上界有仙;隐者当以烟云排遣,研墨焕彩,随缘时四方有佛。穷达有命,无关学识。何地无尘,但能不染。尘心一减,流年不复记;道念顿生,终岁无所营。贝叶无碍,处粪溷心境何堪;莲心不染,遇清宁气象迥异。一腔鸿绪,雷霆乍震而壮怀;满腹愁思,狂飙一扫而激励。浮生本自蝼蚁,红尘匆匆如寄。世事转瞬,观风月而舒啸;韶华易逝,涉山水而神怡。作人存素心,不屑侫辈交结;交友逞侠气,乐与山水往还。岁月雍容,花堪酿酒;清虚无梦,叶可赠诗。昊天景致荒莽,无非清旷气相;斗室酒醒灯昏,潇然隐者风范。竹蓠茅舍,烟霞共赏,冷对市廛喧嚣;清雅山水,岁月自赊,疗得浮世心疾。心闲则山水清音,聆池蛙数弄,的是半部清鼓吹;气定则白云苍狗,揖流霞往还,是为一幅真图画。清光万斛,月色犹徊莲子香;碧溪一痕,幽壑尚洇烟霞影。岁月容与,才以气雄;作诗遣怀,品由天定。人寿可尽,而文章不可尽;翰墨可穷,惟艺事不可穷。或天蓝或水碧最宜暑月,以雨喜以风歌天下几人。自古消夏,每多口水之篇。胸无沟壑、性灵不通,依附古人脚汗气,文字应心几许?

雷阵雨压城兮,豪兴滂沛;火烧云烛天兮,心止如水。骤雨狂飙乃上界典章歌赋;惊雷迅电,是楚辞天问诸品。夏云蒸烈,仰天出门,访求山水真昧;歊暑燂铄,披发散舟,寻觅风云大观。凭高流眄,烟光扑丽。有幸一窥世之真意者,乃神仙中人。蝉噪流年,是为记。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记得当兵的时候,父亲作为一名解放战争时期的老兵,曾送给我一段诗文:“自盘古开天,三皇定国,五帝开疆。凡国遇大事,男必在,与祀戎泯躯祭国,即燹骨成丘,溢血江河,亦不可辱国之土...

真不是吹的,辣汤在我这座古城,有年头了,可追溯到公元前。 屈原《天问篇》,有“彭铿斟雉帝何飨,受寿永多夫何之长”的诗句,个中的“斟雉”,指的就是徐州这碗辣汤。 时光回到公元前...

1 天还在下雨,暮色已经浓了。湖光山色不再,红木小镇像罩上一件黑色长袍,沉落在烟雨朦胧与暮色之中。他们坐在一家酒店大包里,听雨,观湖,品衢州龙游美食。人皆喝烈酒,唯有他独喜黄...

我写农村,并不是出于怀旧,也不是为祭奠插队的日子,而是因为,农村生活的方式,在我眼里日渐呈现出审美的性质,上升为形式。这取决于它是一种缓慢的、曲折的、委婉的生活,边缘比较模...

记忆中抹不去的“老头店”,是西裱褙胡同路口东的一个小吃食店。 说起西裱褙胡同,就不得不说说东单区(后为东城区)闹市口,它南北走向,南面顶头往西是苏州胡同,往东是苏州胡同下坡,...

车子蜿蜒入山里,山上山下绕,想起去年枇杷熟落时节,我们也约了车子一路往南去,看黄枇杷挂在树上,看人家摘了桑叶喂春蚕,看蔷薇花爬出农家小篱笆墙。鸿是农林世家出来的人,她懂很多...

做面条的樟哥喜欢玩牌,吃了午饭便去杂货店等人玩扑克牌。和他玩牌的人通常是水盛和黄蜂。水盛是个鳏夫,除了打牌,没任何事。他不种田不种菜不打短工,还会有什么事呢?黄蜂是个喷砂师...

编者说 作家刘庆邦最新散文集《到处有道》收录其近年来创作的50余篇散文,“到处”是地球的每一个角落,“道”是这每一个角落里不可言说又不言自明的情感与参悟。 在夜晚的麦田里独行 已...

我以为自己和那一江流水,一湖碧波毫无关联。其实在时光的经纬线上,在历史的坐标系中,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万物皆有情缘。 赣江与修河,这两条因地缘命名的河流,虽然同处赣鄱大地,但...

沙漠,亦称瀚海,在人们的印象里,历来是个神秘荒凉的所在,甚至还有几分恐怖。 传说古代国王会把重犯流放到荒无人烟的大沙漠去,让囚犯在那里受到始料未及的惩罚,最终自生自灭,以此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