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走在城市的黄昏,孤独的被斜阳摇曳成猎猎的影,招摇在四周的暮云里。心情不是很好,背着包出了门。仅装着一本笔记两瓶水还有几十块钱。

走在行色匆匆的人流中,忽然发现自己失去了方向,在陌生的街头。那天我走过了十四中对面的一条小河,河在我记忆中是个忧伤的符号,如同一部黑白片在河流的背景下回放着。到了建国公园的湖心亭,看到了六七桌下棋的大爷,红绿的刻字,黑木的棋子,老旧到被光晒褪色的棋盘。

树叶被风吹的轻晃,阳光破碎,蝉声隐匿,像远去的湖水,有多盛开的云,缓缓滑过那匾上刻着“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庚子年所开的老庄酒馆,随风飘向天边。再向前走去直到安发街的新阳桥,在桥下的一侧,我转身进了院子。

黑夜里被风吹着的蜡烛,怎样才能等到日出?

过了升降杆,左边釉色的屋子是收发室,里边老人正坐着看着电视,好似是一个唱歌的节目,传来“雨纷纷,旧故里草木深”的歌声。屋外有几张老式食堂一联五个座那种蓝色的长椅,想来已是许久没有人在此坐过了,上面满是污垢与灰尘。

原谅我凌乱的文字,原谅我破碎的时光。

穿过约百步左右皆是围墙的小路,在尽头向左转,眼前便是一个三层的维修车间,机器的轰鸣声在耳边响起。麻雀啾啾的叫声在空旷的院里回荡。车间旁废弃的车场并排停着四排车,老款的桑塔纳、丰田。一个蓝色的火车停在了一角,旁边绿布搭成的棚子下有这一辆老式三轮车,破布编织袋挂在车边。

暗蓝天空挂着的月亮,今夜如钩。车的保险杠堆在后斗里,还有两麻袋空水瓶,车前是一株红豆杉和两盆已经蔫了的吊篮,快要死了。另一旁立着几根锈蚀已经发黄了的钢管,斜歪的堆着几摞橡胶轮胎,车间开着空调,可以看见扇叶不停的转动,院子里的风拂过。

楼边连着几段外接黄褐色楼梯,漫漫平台上长出了一些小杂草,艰难的活在膨胀螺栓焊死的楼梯拐角。九宫格长方形的镂空铜板,倒在地上的机油桶,一些如同水舀柄一样长上许多的机器零件。

每半层连着厂房都有一道卷帘防火门,锈迹斑驳的四个铁架上矗着一个小型集装箱,厂房的二层是没有窗户的,只有塑料布糊在窗框上,不过也已经漏的不成样子,随着阵阵微风飘起。一楼的卷帘门缓缓升起,一个圆柱状三尺多高的大型控压机映入眼帘。

一样是月明,一样是隔山灯火。满天的星只要有人不见,梦似的挂起。

我撕下几页纸铺在地上,在这萧瑟的寒夜里看着天上的白云,看着只从楼缝隙露出一角的无线电塔,听着院子里电线上的鸟鸣,工人们用力锤击金属的嗤嗤声,风中摇曳的红豆杉。当天边孤独徘徊的月儿轻轻告诉了我,如何描绘心中最美的风景之后。我便不在抱怨为什么人生总是有太多的遗憾,生命的尽头总是轻烟。

看了下时间,已经不早了了,我从地上拾起包,背起转身走出了院子。那些素面朝天的城市,颓败的霓虹倒映在我灰色的瞳孔里,显得更加颓败。忽的下起了小雨,雨滴从玻璃上滑落的样子,原来是有迹可循的。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不久前的一个下午,我应小顾之邀前往他的青瓷创作基地参观。小顾的创作基地在浙江上虞凤凰山考古遗址附近,那里有禁山窑址等重要考古遗存。一进创作基地,目光便被院落里摆放的青瓷作品...

从记事儿起,爷爷、大伯、二伯、三伯、五伯就常招呼一帮戏迷朋友来家唱京戏。我们这一大家子人都爱唱戏,都能演几出折子戏,虽不及专业出身,但都乐在其中。时常,业余戏迷朋友来我二伯...

那一年,高考落榜灰头土脸的我应征入伍,有幸成了时下诸多女生艳羡的女兵。 兵可不是好当的。兵的自豪是要经得起风雨吃得下苦,女兵亦然。我铆足劲,从山城阳泉来到当时北京郊区的沙子营...

离摩罗街不远,皇后大道中央戏院附近的楼梯街一带,是旧书摊云集的地方。上世纪三四十年代之交,戴望舒写过一篇《香港的旧书市》,像导游一样引着读者一家家从那些书摊看过去。他说:“...

绿光从常绿阔叶林中滑翔而下,落在临水河滩上,抖擞华美羽毛,扭转玲珑脑袋和柔软长颈,顾盼生波,人们才看清这神奇绿光化身为鸟——体型庞大,头小颈长,尾上覆羽宛如拂尘仙帚,浑身金...

每个人的生命都是一条河流。这个比喻太通俗了,我们总是随口这样讲讲,并不能恰切地意识到其中壮阔又哀伤的行进感与终极意味。河流的最初发源,是雨水与地水的蓄积,原地打转的旋涡,所...

合欢是我国一种古老的树。它夏季开花,花期很长,花纤细似羽,绯红如云,很轻柔缠绵的感觉,远远望去,像一片薄云彩,只待微风一吹,飘飘欲仙欲飞。花的颜色是绯红,不是大红,也不是猩...

我又梦见了那条鱼。青鱼,青色的鳞甲在水中闪光,摇动的尾鳍似有一缕幽黑的光泽,那光泽来源于它身后某个幽深的洞穴。而洞穴是漂浮的,甚至只显现出一个敞开的洞口,其他,全被流动的深...

为了下一部长篇的写作,我回家乡收集素材,河南文艺出版社联系当地新华书店,请我去漯河高中为师生讲座。我问清校址,证实了这正是当年我父亲就读的那个学校。 20世纪50年代,我的父亲在...

1 插花已经被美化到一定地步,社交媒体一翻开,无论男女,无论贫富,只要是喜欢插花,立刻就能被冠以美名,主人的社会地位凭空上升,小红书上尤甚。玻璃瓶子里的绿色植物,淘宝买来的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