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下绿潮滚动,山头林涛拍云。

核桃树,核桃树!十年的,二十年的,一百年的,四百年的……满眼的核桃树,卷起千重碧,掀起万重浪。

这里,核桃树汇聚成了一片海洋。

正是核桃挂果的季节。滴溜溜的青圆,暗藏着肥腴,在摇摆着的枝叶间闪现,仿佛星辰在阑珊夜色中眨眼。

等待着熟落,等待着破茧成蝶,等待着缤纷四溅。

我伸出手掌,接过了一颗去年的核桃。圆而不滑,浑身雨迹风痕、霜斑露渍。把它托在掌心,端详着,时间越长,越感觉份量的沉重。

那是一种几乎把我的手掌压得下垂的沉重。

不知为什么,渐渐,我感觉托在手里的,变成了一只青铜之鼎,上面密密麻麻刻满了古老的文字,字缝里秘藏着一个谜底。

“张骞使西域还,乃得胡桃种。”这是西晋张华《博物志》中的记载。长期以来,这句话都是国内关于核桃种植历史的权威认定。但是,1980年,在漾濞的雪山河畔,山洪冲刷出了一块古木。经中科院考古所测定,此为一块3000多年前的古核桃木。

原来,这里是核桃的一块重要原生地。

可以想象,1639年徐霞客游历漾濞时,如果没有在奇山险水的跋涉中过于专注甚或沉迷,其笔尖就不会仅为石门关等一众风物留下精彩描绘,而与核桃之盛擦肩而过了。如果他记写了核桃,那该是怎样一些让人动情的文字?

这一颗浑圆的、浑身沟壑的小小果实,就这样铃铛一般系在时光之马的脖颈上。马蹄槖槖如诉,脖上的铃,叮叮当当在漫长的静谧里轻轻摇响。

但记录终归不会缺席,也没有缺席。到了清代,乾隆年间中过进士的檀萃在《滇海虞衡志》中留下了这样的笔墨:“核桃以漾濞江为上,壳薄可掐而破之。”

核桃为何会以漾濞为上?民间流传着一个神话:

从前有一位彝家姑娘名叫萨秘姆,她看着漾濞满山满坡的野核桃树想:树上的果果为什么铁一样坚硬?如果它壳薄如纸、肉厚如脂该有多好,那样就一定会给乡亲们带来更多的福禄。于是,她不辞辛劳,四处寻找这样的核桃树。可是,一年又一年,磨穿了一双又一双鞋子,她都没能如愿。一天,疲累已极的她在一棵核桃树下睡着了。梦中她听见彝人最崇拜的虎神说:“你这样是永远找不到你要找的核桃树的。除非……”“除非什么?”萨秘姆急切地问。“除非你愿意牺牲自己,和你身旁的核桃树合为一体。”姑娘先是一愣,接着毫不犹豫地点点头,说:“我愿意!”她转身紧抱着核桃树不松手。一天过去了。十天过去了。一个月过去了。经过七七四十九天的风吹雨打太阳晒,姑娘融化为一泓液体,渗进了树干,流进了土里,被树根尽数吸收。

这棵核桃树越来越高大茂密了,结出的核桃也渐渐变成了姑娘期望中的泡核桃。山里人就以这棵树为母本,不断嫁接栽种,终使漾濞的山野泡核桃遍布。

人们把萨秘姆奉为核桃神。不难参悟,这神,其实就是漾濞人民心血和汗水的化身。正是千百年来人们孜孜不辍、箕裘相继地培育、改良,才使漾濞核桃成为上品。

镌刻在核桃上的,是一部历史,在漾濞。

有过衣衫褴褛的窘困吗?核桃可以成为一个羞涩的补丁;有过屋漏遭逢连阴雨的凄苦吗?核桃可以成为一块薄小的挡板。在为柴米油盐酱醋茶而疲于奔命的日子里,核桃已成为上苍赠送给漾濞山乡的雪中炭。

明代的《南诏通记》载有大理国开国君主段思平“获商人遗以核桃一笼”之事。从那个时候起,不,一定更早,核桃就已经成为商品,走出了漾濞的山山岭岭。

一颗核桃换一个鸡蛋。一担核桃换十担米。在市场经济不断发育壮大的当今,核桃已经蝶变为山区的致富金果。

有人告诉我:姑娘出嫁,别处往往以玉镯、豪车陪嫁,而在今天的漾濞,嫁妆却往往是一园核桃树。

我脚下出现了一条三尺宽的步道。路面是黑褐色的,疙里疙瘩。踩上去,脚板心隐隐有一种颗粒感。那是能给有关穴位予舒坦按摩、具有保健功效的粗大颗粒。

低头一看,铺满路面的竟然是一颗又一颗铁核桃。

在漾濞,核桃壳被制作成各色工艺品。切片、去果仁、干燥、定型、打磨、抛光、粘接,精雕细刻,制成笔筒、花瓶、台灯……古朴自然、玲珑剔透。

从某种意义上说,脚下的这条路也是一件颇有创意的工艺品,一件直接锲入大自然的工艺品。它缠卷在青山之腰,逶迤飘荡,最后隐没在一片核桃林里。

它是一则寓言,抑或一个象征?

沿着这条路往前走,山的那边,有村寨在核桃林中躲闪,有院落在核桃树下悄望,有农人站在核桃枝叶编织的清幽里,脸上挂着微笑。

村是别名云上村的光明村,屋为青瓦房,人是老查和老苏。

老查家院里的核桃树老态龙钟。它主干一分两杈,一杈挑白云为旗,直指蓝天,一杈颤颤巍巍横过院心,下斜处,被老查用木柱支撑着,宛似拄了根拐杖。树下一溜儿排开几张松木方桌,朴素地陈列出山村迎客的意愿。

摆出来了:一碟碟紫衣核桃仁。琥珀一样的内质,奶酪一般的醇香。老查招呼客人坐下,用一把拇指大小的推刨,在核桃仁上推、推、推……片片薄得透明的雪花,悠悠飘落于满盛金色蜜水的瓷碗里。核桃刨花茶,是彝家的盛情、山里人的问候。

老苏家院里的核桃树风华正茂。它树干粗壮,枝开叶散地撑起一把大伞,托起一汪暖阳,洒下一地清凉。你看那一围木栅栏从容地圈定了枝头跳动的鸟语,一缕淡蓝色炊烟从院西的偏房屋顶袅袅升向云端,仿佛谁轻挥着一方招客的丝绢。

青椒煸炒新鲜核桃仁、核桃叶炒火腿、核桃炖羊脑、核桃仁荷叶饼……在这里所有的山野之味都不离核桃香,十数种美馔佳肴与核桃结下不解之缘。一桌琳琅夺目的核桃宴,是不可抵御的诱惑。

不是桃花源,胜似桃花源。几度相思寄,几度绮梦回。沿着这一条用核桃铺就的三尺步道,走来了多少思之若渴的倾慕、说走就走的急切、一睹为快的意愿、不枉此行的感慨,向着这个云上的村庄,世外的乐园。

这条路,缠卷在青山之腰,逶迤飘荡,最后隐没在一片浓绿里;这条路,发轫于荒蛮远古,经历着当下,然后蜿蜒地伸展向未来。

有一片亮丽霞光,濡染着它。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那是遥远的儿时记忆,每逢正月十五,孩子们手提元宵灯笼哼唱传统童谣:“有打的灯笼都出来哟,没打的灯笼抱小孩呀,金鱼拐子大花篮啊……”届时出门打灯笼者多为女孩儿,也有男孩儿凑热...

我对琥珀所知甚少,只知道那是用来佩戴的饰品。五年前,我身边的一位亲人突然离世,他的影子总在我的脑海里游荡,挥之不去。有位朋友得知我的烦恼,就送给我一个琥珀挂件,说随身佩戴可...

她喜欢读书。 一天,她从一个病人手里得到了一本世界名著,病人临死前将书送给她,这成为她的“第一桶金”。自此,她用这本书和有书的人交换着读。日久天长,无数次以书易书的结果,是她...

一对喜鹊在草坪上觅食,吃饱了,或者游人走近了,便一翅膀飞到金水河的栏杆上,或者飞到我的哨位旁。这样,我就认识了这两只喜鹊,这两只喜鹊也认识了我。我认识的还有负责这一片的警察...

在西安工作眼看整六年了。 每次坐车路过南梢门,到达南门里外一带,钟楼和北大街以及朱雀门转个圈,沿着城墙根走走,就想着找一段时间租住在城墙边,这样可以经常沿着城墙根溜达,还可以...

东北人过年节,尤其是在农村,炕桌上少不了大鱼大肉,街衢上少不了秧歌锣鼓。海林也不例外,正月里几乎天天都有秧歌队巡街表演,感觉上却与我在百里外的牡丹江看到的有所不同。我问海林...

金口难开,不是成语,是一句大俗话。 在江夏金口,偶尔想起这话的意思,带有些许揶揄,更多的还是珍贵、珍稀与珍宝。比如曾用心用情写下《黄州竹楼记》,人称王黄州,却病死在蕲州的王禹...

夜饮东坡醒复醉,归来仿佛三更。家童鼻息已雷鸣,敲门都不应,倚杖听江声。长恨此身非我有,何时忘却营营?夜阑风静縠纹平,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 ——苏轼《临江仙·夜归临皋》 1 当...

“大蛇腰”三个字,多么迷人!我隐约看见丝滑的锦缎、冰凉的焰火和幽暗的光斑,无尽的闪烁伴随着吹拂。多么难以确定,多么迷离惝恍。更重要的是,大蛇腰恰恰是那三天的中点,它仿佛真如...

没想到,湖南也有草原。此草原名曰仰天湖草原,名字叫得大气——湖泊仰天,哪怕天仍然高远,湖却已经有了动感。下车第一眼看见此湖,便是这种感觉。同行的朋友说,这是一个高山上的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