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鱼儿

用户

文/俞传美

熟悉过一个城市的烟火,感触过一个地方的冷暖,总想为这里记下点什么——城市的脉搏、春天的花朵,城市的水韵,即便是节令中的一个片段,城市的美食、巫溪的人情味儿,城市的文化情怀,巫溪与我,便是如此。

巫溪这位大山深处的母亲,多年前她给予血肉之躯,从此与这座城结下了不解之缘,从此,我的灵魂便留在了这里。

这是一座温暖的小城,又名巫溪,整个县城被水环抱。围成一个同心圆,一条护城河叫大宁河,初春,大宁河穿着蓝色的裙裾,缀以些许颤动芦苇花纹。清凌的碧水柔成她的肌肤,银灰色桥横卧在水上,蓝盈盈的水波,好像一双美丽的眼睛,桥眯着眼睛看我,盈盈的秋波妩媚。这是二千年前的夕阳吧,斜斜地照在我肩头,将你半晦半明的桃花堤写意出来。我突然感觉巫溪是一个飘在水上的美丽城市,脱去祖辈的粗布衣服,巫溪现代文明水纹外衣美多了。尽管手里还拿着丝绣的团扇,已远不是躲在深闺的旧模样。巫溪这位古韵美女便名扬四海了。

大宁河上的小船,让我想起了李清照,莲莲一水间,佳人乘舟前。她尽了兴,一杯接一杯。直至红霞漫天,昏光不现。她朦胧的眸闪过一丝慌乱,素手划浆,不知舟入荷花深处。红莲微动,翠莲接天。她蹙眉,晚风拂面,青丝舞扬,纱裙袂袂。一滩白鹭惊起,轻扑双翅,争先飞出荷塘。她柳眉舒展,凤眸璀璨,红唇轻扬。望着这一雅趣之景,少女的笑更是夺目。“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她曾凤眸坚贞,爱国惜民,风骨傲然。独立人世,守着那一身愁容。她蹙眉,晚风拂面,青丝舞扬,纱裙袂袂。一滩白鹭惊起,轻扑双翅,争先飞出荷塘。她柳眉舒展,凤眸璀璨,红唇轻扬。望着这一雅趣之景,这种情怀只有在水韵中才能有。

走进大宁河的夜,我想乘一只小船,寻觅“野渡无人舟自横”的意境,此刻,巫溪睡了,让我桨轻轻划拨船儿。只听狗吠鸡鸣的声音。

“春来江水绿如蓝”,大宁河水从哪里来?大宁河,发源于陕西省平利县的中南山麓,穿行于巴山和巫山的云岩峡谷之中,横贯重庆所属巫溪、巫山两县,在巫山县巫峡口注入万里长江,全长250多公里。我感觉巫溪睡在水上,水便是巫溪的床。床很柔软,被子是绿丝绸,更柔软,感觉好舒服,我恍惚在床上轻微地晃荡两下,那是巫溪变换了一下姿势。睡在水上,飘在水上,那些桥,岁月的守望者,站在水中央,多半旧了,沾满了岁月的尘埃。我为巫溪守夜,守夜的还有桥头一盏广玉兰灯花,这灯花原本不是巫溪的,她是现代文明的女儿,如同我。一位远嫁的女儿回到母亲的怀抱,我知道,打着鼾息的巫溪,历史悠久,水韵十足,盐味十足、巫文化味儿十足。

从城市到乡村我走得有些恍惚,行走在美丽乡村,这里是一副卷轴画变成的,以万顷绿浪为底色的一畦一畦沉甸甸的果实,其实是一幅一幅的彩画。我在母亲的怀里坐着躺着打几个滚儿、捉几回迷藏,我生怕就踩疼这幅画,这里有孩童般的欣喜。我在打底的怀里捉迷藏,很多物语变成象形文字,在一行一行文字中间,我无意间踩到那个字,启动了机关,于是出现一个爱字。只是,我不知道踩着爱字,她疼了没有。

大宁河的长发在风中微微飞扬,顶端轻雾袅袅,这是它在思考的缘故。啊!我知道了:柳絮其实是春天的一支笔,漫山遍野的植物——也就是文字——春天都是它写出来的。

小城人给予我暖暖的回忆,一位有文化情怀的杜爸爸,他常常给我讲述县城的变迁过程,像极了父亲对女儿的讲解,老城和新城的由来,洞子的由来,八区老乡群的老师给我讲巫溪的前世今生……巫溪是一座镶嵌在纵横坐标上的城市,文旅结合,笑意盈盈,每次让我都听得着迷;一位善良的老师和师母像招待远方的女儿一样款待我,朋友们都把我当成亲人。一位善良的姐姐时刻关怀着我。

我住在轩洋百货,在高楼从窗户往外看,视野很好。车流频繁的车站,绿水青山环绕的村庄,苍茫的原野花儿笑意盈盈,油菜喷出金黄的花絮,那些工厂、那些脱贫的乡村、那些流水、那些写满舌尖上的乡愁的农家乐线在巫溪这幅卷轴画徐徐展开……一幅幅画面触动着我的内心,一次次地驱使我拿起笔,诗歌、散文、随笔,从我的笔端汩汩流淌。梦中,写着写着就到了深夜,往外一看,不是皓月当空、蛙声一片,就是大雪纷飞、万籁俱寂。

巫溪的大宁河,像一双双明亮的眼睛,在巫溪这幅画中睁着晶亮的眼睛看世界,我常在酷暑难耐的夏日和友人慢滩路把脚伸进水中央吃烤鱼,流水潺潺,方言俚语、巫溪方言、人间烟火味儿,河滩上摆起诸葛亮的八卦阵,人越来越密,亲情、友情、爱情在这里上演人间圆舞曲,我站在大宁河怀中,整条河尽收眼底。孩子们打水漂,溅起一道道水花,日子是那般恬淡悠闲。

一年又一年。对于巫溪而言,我期待从一名游子变成了居民,融入这座城市的日常生活之中。每到周末,我去绿海市场买菜。相对于新市场,我更喜欢这里,那里满溢着生活的气息和人情味儿。

老城保留着古老的气息,斑驳的墙、陈旧的房屋、暗淡的灯光、长长的街道……这里仿佛沉淀着历史。曾经的门市部、理发店、铺子,悄然地躲在了城市的背面。

巫溪在翻过的一页页日历中不断变化着。昔日种着蔬菜的地方现在热闹非凡,商贩们买了门面房,装修一新,摇身一变成为老板。曾经臭水沟变为高楼林立,形成了一道新景观。县城建起了生态珍稀植物园。

郑渝高铁的开通诗和远方就在我身边,归乡路上,走到奉节,正好遇见山东省泰安市党政代表团赴巫溪考察交流,召开东西部协作联席会议,深入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关于东西部协作的重要指示精神,全面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关于东西部协作工作各项部署,与巫溪共叙友情、共商协作、共谋发展,持续巩固深化两地协同发展良好态势。他们前往通城镇、宁厂镇、红池坝镇等地调研泰安援建巫溪的五色田园、村故事馆、啤酒花园、失能弱能集中供养中心、职工疗养基地、生态保护开发教学实践基地等项目,并参观了部分基层党建和智慧乡村治理现场。目睹故乡日新月异的变化,我激动的心都快跳出来了……

仿佛一夜之间,县城有了高楼,路宽了,车多了,灯亮了,多了不少新的去处,电影院、图书馆、体育场进入人们的生活。城南和城北,城东和城西,原来寂静的广场响起了广播和音乐,之前不愿出门的妇女走出家门跳起了广场舞。人们开始喝茶养生、旅游度假、观影读书,县城附近的村民,也在社区工厂有了新的工作。

我的日常,和文朋诗友一起早起晚归,走基层、感受乡村振兴的变化、重走盐马古道,感悟巫盐文化气息,走进一线天、爬上鸡心岭,感悟红军精神,书韵墨香,日子充满诗意,从城市到乡村,美如童话,旅途中经过商场、商店,穿过学校、桥,在抵达城市的心脏时,会不经意间听到灵魂深处的音乐声。每当此刻,我都会抬起头来,看着月光从云端洒下,温一壶月光,照亮游子的心房,享受着巫溪新一天的平静与祥和。

日子里温润着小城的暖。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不久前的一个下午,我应小顾之邀前往他的青瓷创作基地参观。小顾的创作基地在浙江上虞凤凰山考古遗址附近,那里有禁山窑址等重要考古遗存。一进创作基地,目光便被院落里摆放的青瓷作品...

从记事儿起,爷爷、大伯、二伯、三伯、五伯就常招呼一帮戏迷朋友来家唱京戏。我们这一大家子人都爱唱戏,都能演几出折子戏,虽不及专业出身,但都乐在其中。时常,业余戏迷朋友来我二伯...

那一年,高考落榜灰头土脸的我应征入伍,有幸成了时下诸多女生艳羡的女兵。 兵可不是好当的。兵的自豪是要经得起风雨吃得下苦,女兵亦然。我铆足劲,从山城阳泉来到当时北京郊区的沙子营...

离摩罗街不远,皇后大道中央戏院附近的楼梯街一带,是旧书摊云集的地方。上世纪三四十年代之交,戴望舒写过一篇《香港的旧书市》,像导游一样引着读者一家家从那些书摊看过去。他说:“...

绿光从常绿阔叶林中滑翔而下,落在临水河滩上,抖擞华美羽毛,扭转玲珑脑袋和柔软长颈,顾盼生波,人们才看清这神奇绿光化身为鸟——体型庞大,头小颈长,尾上覆羽宛如拂尘仙帚,浑身金...

每个人的生命都是一条河流。这个比喻太通俗了,我们总是随口这样讲讲,并不能恰切地意识到其中壮阔又哀伤的行进感与终极意味。河流的最初发源,是雨水与地水的蓄积,原地打转的旋涡,所...

合欢是我国一种古老的树。它夏季开花,花期很长,花纤细似羽,绯红如云,很轻柔缠绵的感觉,远远望去,像一片薄云彩,只待微风一吹,飘飘欲仙欲飞。花的颜色是绯红,不是大红,也不是猩...

我又梦见了那条鱼。青鱼,青色的鳞甲在水中闪光,摇动的尾鳍似有一缕幽黑的光泽,那光泽来源于它身后某个幽深的洞穴。而洞穴是漂浮的,甚至只显现出一个敞开的洞口,其他,全被流动的深...

为了下一部长篇的写作,我回家乡收集素材,河南文艺出版社联系当地新华书店,请我去漯河高中为师生讲座。我问清校址,证实了这正是当年我父亲就读的那个学校。 20世纪50年代,我的父亲在...

1 插花已经被美化到一定地步,社交媒体一翻开,无论男女,无论贫富,只要是喜欢插花,立刻就能被冠以美名,主人的社会地位凭空上升,小红书上尤甚。玻璃瓶子里的绿色植物,淘宝买来的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