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花三月下扬州。去过几次扬州了,还是觉得三月的扬州最美。春意闹,琼花香。徜徉十里扬州街头,穿行在古运畔,四方亭中息脚,在二十四桥上临风看景,“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箫?”的诗句就袭上心头。

如果说桥是古扬州赖以运行的骨节,那么河和河水就是它生命的血管和血液。船在河里走,人在岸上行,这是扬州的景象,就如同一个四肢发达血脉畅通的人。

古代的扬州是繁华的,自隋唐以来至乾隆年间,扬州是我国首屈一指的城市。广陵曲:“长夜欢娱日出眠,扬州自古无清夜。”“画舫乗春破晓烟,满城丝管拂榆钱。”可见扬州是权贵和富人的天堂。杨广为观赏琼花,花费大量财力物力修建大运河,方便乘船前往,免去车马劳顿。扬州也因此成了全国交通物流商业中心,成了“烟花繁盛地,温柔富贵乡”。众多富贵达人们争相“腰缠十万贯,骑鹤下扬州。”

清乾隆皇曾在三月里六次泛船下扬州。

我们沿着京杭运河的脉络,不难发现古扬州因河繁荣的证据。

京杭运河起杭州讫北京天津,其间穿越了数十个城市,把南北的广大地区串联起来,形成了自隋唐以来最强大的水运航道。古运河的最南端是瓜洲,瓜洲是邗沟与长江的交汇点,扼南北交通之要冲,《嘉庆瓜洲志》谓其“瞰京口,接建康,际沧海,襟大江,实七省咽喉,全扬保障”,可见扬州处京杭运河和长江的交汇处,也因此成为古代中国南北交通的枢纽和最大的贸易中心。

扬州地处江淮,水网密布,水乡风光,名闻天下。扬州之名,即取意于“州界多水,水扬波”。

宋朝的扬州有三部分组成,从北到南有:宝祐城、夹城、大城。古运河围绕着三城,若众星捧月。清乾隆帝六巡江浙,皆泛运河而行。“自祟家湾至三里湾头闸,由北桥七里香阜寺御道,旱路八里天宁寺行宫,计程六十二里,此扬州水程一站。自天宁寺行宫入天宁门,出钞关马头登舟,四里文峰寺,四里九龙桥,八里高寺行宫,计十六里,此水程第二站也。自高旻寺行十六里锦春园,一里陈家湾,一里由闸,五里江口,计程二十三里,此水程第三站也”(《扬州画舫录》)。

天宁寺的右方不远就是御码头,河边砌石岸,筑石级,码头是乾隆上岸登舟的地方,处北城河与汶河交汇处,泛舟南巡或往北郊的必经之路。

文峰寺位于扬州城的东郊,古运河的北侧,河边古码头是唐代鉴真东出扶桑(日本)的地点,也是制造航海船只的场所。鉴真六次率众僧扬帆航海出使日本,前五次都以失败告终,第五次被困在海南生病瞎了眼睛,但最多的困难也没有改变他到日本传教的决心,功夫不负有心人,第六次终于成功了。鉴真为中日文化交流作出了伟大的贡献。

扬州的河除了运河外还有很多,并且河的名字很扬州,如宝带河、二道河、玉带河、小秦淮河、安墩河、邗沟、漕河。瘦西湖其实也是两段河,因坐落在扬州的西门古称西湖,而示其与杭州西湖区别加上“瘦”字,苏轼把西湖比做西子,我且把瘦西湖比作美如倩倩的少女也不为过。

在河边上行走,可以看到平静的水面和一座座精致的桥,河边时不时会有古朴的灰屋顶时隐时现,让人产生一种神秘的感觉,想去一探究竟。拾级而下,又是一片天地,原来在马路下行五米处又有沿河一方天地,各种名贵花草树木生长于此,郁郁葱葱。古老而朴实的石铺小道曲曲折折,精美别致的建筑星罗棋布。建筑物不高,灰瓦红柱,有唐宋风韵。细看标识牌:有餐厅、民宿、码头等,不一而足。原来这里便是鼎鼎有名的冶春、富春茶社,初次听来以为是姐妹俩的名字。如果你是旅游,不妨去那里慢悠悠地吃个早茶,有翡翠烧卖、扬州干丝、蟹笼汤包,这些美食一定会成为你一生中值得回味的美味。走在这里看河的风景也别有风味。

乾隆六次南巡期间,扬州经济文化处在历史的一个颠峰,邗沟一线,风物荟萃。每次他都要在扬州逗留许久,看尽扬州美景,阅尽人间春色。当然也会从天宁寺步行至茶社,坐在河畔的亭子里,一边欣赏河景,一边吃一些扬州点心,换换口味,或泛舟河中观景。有乾隆诗《烟雨楼用韩子祁诗韵》为证:“春云欲泮旋濛濛,百顷南沏一棹通。回望还迷堤柳绿,到来才辨榭梅红。不殊图画倪黄境,真是楼台烟雨中。欲倩李牟携铁笛,月明度曲水晶宫。”

扬州的河是精致的,是美丽古朴的,也是富饶繁忙的。“漕船往来,千里不绝”,“半天下之财富,悉由此路而进。”

自古扬州出美女,林黛玉就是扬州姑娘,自然也离不开扬州河里的船来接送。

传说,隋炀帝杨广荒淫无度,好女色,四处猎艳。有次他在后宫偶遇包妹杨琼。豆蔻年华的杨琼出落得亭亭玉立,美若天仙。杨广欲霸占,杨琼身体柔弱,性子却刚烈,跳河自尽。杨广把杨琼葬于郊外。春天杨琼的墓地上长出了一棵树也开出了白花,扬州人都惊叹白花之美,一致认为白花是杨琼抱怨而死的化身。琼花花色洁白,美如玉盘。每一朵琼花,都是由着八朵五瓣白色的小花,簇拥着蝴蝶似的花蕊,中间是白珍珠般的小花。每年春天盛开,站在花树边,有股淡淡的幽香飘来。就像十里扬州路上款款走来的美少女。

记得扬州朋友跟我讲“自古扬州出美女”的出处,说扬州的美女都是隋炀帝后宫佳丽,隋炀帝被杀后三千粉黛被赦后散落城里,从此扬州处处是美女。“娉娉袅袅十三余,豆蔻梢头二月初。春风十里扬州路,卷上珠帘总不如。”扬州的美女让官贾流连往返。而我以为:扬州地区南北水运枢纽,因经济繁荣,达官贵人趋之若鹜,美女也泛舟而至,就如同今天的大城市一般,美女如云。

据《扬州画舫录》记载,扬州有染坊、鱼肆、盐运等因河而兴的产业,各行各业兴旺发达。中国古代唯一的美容产品谢馥春就出于此,谢馥春是清道光年间谢宏业创建的产品。“谢”为姓,汉语中有凋零衰败之意,故加“馥春”二字,“馥”字意为馥郁芬芳,并与“复”字谐音,与“春”字相连,既寓回春之意青春永驻。我那天特意去专卖店采购,老板说你们上海人最喜欢“谢馥春”,来了都会捎几盒谢馥春鸭蛋粉回去做伴手礼。

数千年来,扬州之水淘尽了风流人物,而杨州的河依然辉煌明艳、风姿绰约,照亮了一代又一代人。扬州的三月是最美的季节,而它美丽的原因就如同城市名称的由来:因水飞扬!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那是遥远的儿时记忆,每逢正月十五,孩子们手提元宵灯笼哼唱传统童谣:“有打的灯笼都出来哟,没打的灯笼抱小孩呀,金鱼拐子大花篮啊……”届时出门打灯笼者多为女孩儿,也有男孩儿凑热...

我对琥珀所知甚少,只知道那是用来佩戴的饰品。五年前,我身边的一位亲人突然离世,他的影子总在我的脑海里游荡,挥之不去。有位朋友得知我的烦恼,就送给我一个琥珀挂件,说随身佩戴可...

她喜欢读书。 一天,她从一个病人手里得到了一本世界名著,病人临死前将书送给她,这成为她的“第一桶金”。自此,她用这本书和有书的人交换着读。日久天长,无数次以书易书的结果,是她...

一对喜鹊在草坪上觅食,吃饱了,或者游人走近了,便一翅膀飞到金水河的栏杆上,或者飞到我的哨位旁。这样,我就认识了这两只喜鹊,这两只喜鹊也认识了我。我认识的还有负责这一片的警察...

在西安工作眼看整六年了。 每次坐车路过南梢门,到达南门里外一带,钟楼和北大街以及朱雀门转个圈,沿着城墙根走走,就想着找一段时间租住在城墙边,这样可以经常沿着城墙根溜达,还可以...

东北人过年节,尤其是在农村,炕桌上少不了大鱼大肉,街衢上少不了秧歌锣鼓。海林也不例外,正月里几乎天天都有秧歌队巡街表演,感觉上却与我在百里外的牡丹江看到的有所不同。我问海林...

金口难开,不是成语,是一句大俗话。 在江夏金口,偶尔想起这话的意思,带有些许揶揄,更多的还是珍贵、珍稀与珍宝。比如曾用心用情写下《黄州竹楼记》,人称王黄州,却病死在蕲州的王禹...

夜饮东坡醒复醉,归来仿佛三更。家童鼻息已雷鸣,敲门都不应,倚杖听江声。长恨此身非我有,何时忘却营营?夜阑风静縠纹平,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 ——苏轼《临江仙·夜归临皋》 1 当...

“大蛇腰”三个字,多么迷人!我隐约看见丝滑的锦缎、冰凉的焰火和幽暗的光斑,无尽的闪烁伴随着吹拂。多么难以确定,多么迷离惝恍。更重要的是,大蛇腰恰恰是那三天的中点,它仿佛真如...

没想到,湖南也有草原。此草原名曰仰天湖草原,名字叫得大气——湖泊仰天,哪怕天仍然高远,湖却已经有了动感。下车第一眼看见此湖,便是这种感觉。同行的朋友说,这是一个高山上的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