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周传利

是否有雪花载着乡音,隔空传来南方水一样的柔情,在我心里储存。喜欢雪花履盖的冬天,洁白我的家,石城髙田。喜欢大朵的蓝洒落下春光,秀灵我的家,石城髙田。

八百里原始古朴的森林悠悠千年,三千尺银河掉落石城县高田镇新坪村九叠泉,疑似九天的云朵,亿万年也没有晒干。这里的空气负氧离子浓度高,集瀑、潭、水、泉、峰为一体,飞动与静谧、刚烈与温柔相济的特点,瀑布彰显“小九寨”之神韵。九叠泉自然风光的美丽牵引我的眼帘。那一幅幅游动的画卷,一场场非凡的动感,从天而来的是最美的诗句。

位于江西省石城县高田镇八卦脑风景区的大山深处,地处原始古朴的森林中的九叠泉,阳光下腾起玉烟,世人只见一个个惊叹,“飞瀑流泉映成趣”,泛起的涟漪,诉说着村落人文故事,演绎石城文化促进旅游,旅游助力乡村振兴五彩斑斓的诗篇。

尘世之痛在绝地浩荡如风,作别温柔酝酿在星光里碰溅,一波三折之后,选择深潭打坐,飞溅与呐喊全都是对大海的依恋,虽不愿走进我的水帘洞,却给山书写一张名片,在这里来一场浩荡的告白,与高田山川深情缱绻,扯一块水帘挡住脸上难看的沟痕,那一回仰望读懂你的情怀,断腕碎骨的豪迈里如虹的呐喊,不知赢得了多少景仰,在挺胸而立的瞬间。总有,仙人执笔留白,不再隐忍千年的情愫,咫尺天涯波澜,努力的过程有险无憾,用高度描绘呐喊的诗篇。绝美的姿态俯冲,生命绽成浪花占据你的焦点,一路跌跌撞撞礼炮,轰鸣哈达洁白。

夏日里,“清爽九叠泉”,为青山献上最深情的礼节,抖落祥云一片,以梦幻姿势打坐高坛,哪曾想脚下滑落凡间,身旁隐现的长龙戏水流动着灿烂,一滴浓墨航出,从源到源千回百转,我掬一缕情丝随墨飘落入艳池,书写壮美河山。

每当我走进山门,举头遥望,蜿蜒曲折的龙泉自远而近,从天而降的飞流悠扬悦耳,溯溪而上,怪石奇异,峭壁林立。这一处集山水之风韵的原生态乡村旅游景点。因其天然泉水依山势顺着奇形怪异的石头倾流而下,形成九叠,故名为“九叠泉”。漂浮在丹青画卷里,蜿蜒曲折的龙泉连着天空的云朵,在涟漪中跌宕。伴随泉水流逝,春风抖落了时光,唯独思念的泪,依然泛着春光,闪亮。泉边站立的杨柳忍不住动容,摁住飘飞的裙摆,心儿晃了晃,从没想游荡去别的地方。搔弄平仄韵律,是枝上青春的淡黄。

滂沱灵感跃出时光裂缝,在黑白胶卷里悠荡。潺潺的泉水在青石中穿行,青石的棱角,经过千万年岁月的洗礼,圆润而毫无规则,肆意地呈现在我的面前。我借一支柳笔勾勒幽香水韵,把颠沛的心语默默倾述,斑驳的诗句刻印在一弯玉纸上。泉水满载着我的思绪,荡漾的灯火应合星空,历史的红日落进滩泉,万千条金蛇游晃,滩中的鱼欢喜着腾空而起,张口吞下枝头高挂的月亮。从不敢表露的爱慕,阑珊处,伊人裙裾飞扬,相机定格游客,靓丽的妹子如蝶穿花的舞步,奔向情郎惹得满天星星笑脸相望。静看滩泉中一轮圆月,点燃星光在滩泉里闪烁,南山牧童的笛音,追逐黎明。转身 ,泉岸的村姑的额头上,又多了一道年轮,沧桑。我只想,用一支柳笔把泉水画弯,让这里青山绿树,飞瀑流泉,丛丛瀑布顺着峡谷蜿蜒而下,一路行云流水,涛声阵阵,水雾缭绕,给山涧林木披上了一层薄薄的轻纱。

这山谷之中的瀑布群,能使人尽享融入大自然的惬意,吸引着众多游人来此天然氧吧。夏日的石城九叠泉,大自然美丽的风景,可以洗去你所有的烦恼与疲倦,带给你清凉惬意的一夏。说是溪水,是山涧,是峡谷。多年以后却是另一番景象,她似藏在凉涧中的女神,永远的静静地伫立在那里,而我未尝细望。

八卦脑风景区的九叠泉,在时光的流盈里,等你,在彼岸,依然是江南醉美,我的家------石城九叠泉、四季皆春天。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那是遥远的儿时记忆,每逢正月十五,孩子们手提元宵灯笼哼唱传统童谣:“有打的灯笼都出来哟,没打的灯笼抱小孩呀,金鱼拐子大花篮啊……”届时出门打灯笼者多为女孩儿,也有男孩儿凑热...

我对琥珀所知甚少,只知道那是用来佩戴的饰品。五年前,我身边的一位亲人突然离世,他的影子总在我的脑海里游荡,挥之不去。有位朋友得知我的烦恼,就送给我一个琥珀挂件,说随身佩戴可...

她喜欢读书。 一天,她从一个病人手里得到了一本世界名著,病人临死前将书送给她,这成为她的“第一桶金”。自此,她用这本书和有书的人交换着读。日久天长,无数次以书易书的结果,是她...

一对喜鹊在草坪上觅食,吃饱了,或者游人走近了,便一翅膀飞到金水河的栏杆上,或者飞到我的哨位旁。这样,我就认识了这两只喜鹊,这两只喜鹊也认识了我。我认识的还有负责这一片的警察...

在西安工作眼看整六年了。 每次坐车路过南梢门,到达南门里外一带,钟楼和北大街以及朱雀门转个圈,沿着城墙根走走,就想着找一段时间租住在城墙边,这样可以经常沿着城墙根溜达,还可以...

东北人过年节,尤其是在农村,炕桌上少不了大鱼大肉,街衢上少不了秧歌锣鼓。海林也不例外,正月里几乎天天都有秧歌队巡街表演,感觉上却与我在百里外的牡丹江看到的有所不同。我问海林...

金口难开,不是成语,是一句大俗话。 在江夏金口,偶尔想起这话的意思,带有些许揶揄,更多的还是珍贵、珍稀与珍宝。比如曾用心用情写下《黄州竹楼记》,人称王黄州,却病死在蕲州的王禹...

夜饮东坡醒复醉,归来仿佛三更。家童鼻息已雷鸣,敲门都不应,倚杖听江声。长恨此身非我有,何时忘却营营?夜阑风静縠纹平,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 ——苏轼《临江仙·夜归临皋》 1 当...

“大蛇腰”三个字,多么迷人!我隐约看见丝滑的锦缎、冰凉的焰火和幽暗的光斑,无尽的闪烁伴随着吹拂。多么难以确定,多么迷离惝恍。更重要的是,大蛇腰恰恰是那三天的中点,它仿佛真如...

没想到,湖南也有草原。此草原名曰仰天湖草原,名字叫得大气——湖泊仰天,哪怕天仍然高远,湖却已经有了动感。下车第一眼看见此湖,便是这种感觉。同行的朋友说,这是一个高山上的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