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梦里,一直有一条过不去的大河,我像是去过那里,又像从来没去过。”我曾看过一部小说,虽已时隔多年,却依然清晰记得自己曾被它深深触动,后来它搬上了大荧幕。

上映那天,我便坐在影厅最中间的位置,看完了这部《悲伤逆流成河》。曾经熟悉的文学作品变成电影作品,这是让我满心期待的重要原因。影片以倒叙开始,而灰色的大河是它的基调!青春不应该是明媚灿烂的颜色吗?不,这是一个将残酷与悲伤尽显在你面前的世界!但也正因如此,影片中所呈现的那些温暖与美好才更加珍贵,那些色彩与光芒才那么动人。

这是一个关于青春的故事,主题是:校园欺凌。易遥无助绝望地伫立在苍茫强劲的风中,身后是将她推至绝境的一众人,而投入大河的她,仿佛在那一刻才获得了平静与解脱。

影片中易遥和齐铭在河边的背景音乐是《如河》,那一刻,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激烈鲜明地开裂!而他曾是她冰冷世界中的温热。

这也是电影的主题曲,而属于她的温热已不仅仅是指齐铭,是顾森西,是妈妈,是世间给她的所有温热。这是易遥的曾经与希冀。就像那句歌词:等风雪吹过,留我冰霜一朵,让我记得世界寒冷,但你温热如河。

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易遥感受到的妈妈仿佛都不是能够给她温暖和支撑的人。动不动就被妈妈打骂,跟妈妈要钱很难,被妈妈勒令不能在她工作的时候回家,在她遭遇疾病,自己根本没有能力好好治疗的时候,她仿佛都不能指望依靠妈妈。她只有在梦里,才能回到爸爸妈妈都很爱她的小时候。她孤身站在落叶满地的公园中,在他们一家人曾一起玩过的海盗船前,回到她久远的记忆中。

直到她翻箱倒柜找治病需要的钱时发现妈妈藏在柜中的牛皮信封,上面写着“遥遥的学费”,里面是妈妈平时一点点靠着做被人看不起的工作挣来的钱,而她依然是妈妈深爱着的“遥遥”,易遥泪奔。

当妈妈猛然醒悟到易遥得病的原因原来是因为自己的工作和大意,她重重地扇了自己一巴掌,然后坚定地拉起女儿的手,说:“走,妈妈带你看病去。”

《给妈妈》的音乐声响起,在光中,妈妈紧紧拉着易遥的手,穿过上海的弄堂……那是妈妈最美最暖的模样吧!而从那一刻起,易遥的心里终于注入妈妈给的光芒与力量!

也正是从那之后,易遥的眼里充满了希望,她的脸上、身上仿佛都是光芒。如果美好能继续,她一定就是那个越来越自信美好的女孩。然而,当她再次无意中撞见唐小米被别人欺凌时,她的生活再次剧烈反转。一条无心转发的短信,导致了顾森湘的死,众人将她视为杀人犯。更强烈的校园欺凌再次无情地吞没了她。最让她心灰意冷至绝望的是齐铭和顾森西也选择了不相信她,远离她。

最后,易遥终于走到了绝望的边缘。她伫立在通向大河的石头路上,身后是一众不相信她的人。她对众人说出最后那段话,然后义无反顾地奔跑,路的尽头就是她的归宿,灰色的大河会将她吞没,也会给她解脱。也许只有死,才能证明她是清白的。也许只有死,才能结束这怎么也停不下来、再也无法承受的痛苦与绝望。

当易遥奋力投入大河那一刻,音乐《再见青春》响起,那一刻,悲伤,它在我们的心里逆流成河!我去影院看了两遍电影,一直喜欢开放式的结局,因为可以给人更大空间。或许悲剧会更深入人心,留下深刻烙印。但不管电影中的易遥到底是不是真的活着,她都是那个渴望温热的女孩,她痛过,努力过,抗争过,呐喊过,哭过,笑过,陷入黑暗,又活在光芒里。从电影上映那一天开始,她就永远地活在了我们心里,身沐光芒,心有温热。

在那一波又一波的欺凌中,是人们的随波逐流助长了它!是大家的冷漠旁观纵容了它!是家庭、学校和社会一时疏忽了它!所以,本该是最美好灿烂的青春年华才会被蒙上灰暗的色彩。

在小说的基础上,电影对剧情做了一些改动,多了光芒、希望和治愈。最后一个离开影厅的我耐心等它完整散场,也看到更多希望。校园欺凌,一个日益被人们重视的问题,家庭、学校和社会也正在为它负起更多责任!

我的青春,悲伤逆流成河,而我只想记得你温热如河。就像那句“悲伤,就像一条大河,或许会吞没你,但也能带你去梦想的远方。”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那是遥远的儿时记忆,每逢正月十五,孩子们手提元宵灯笼哼唱传统童谣:“有打的灯笼都出来哟,没打的灯笼抱小孩呀,金鱼拐子大花篮啊……”届时出门打灯笼者多为女孩儿,也有男孩儿凑热...

我对琥珀所知甚少,只知道那是用来佩戴的饰品。五年前,我身边的一位亲人突然离世,他的影子总在我的脑海里游荡,挥之不去。有位朋友得知我的烦恼,就送给我一个琥珀挂件,说随身佩戴可...

她喜欢读书。 一天,她从一个病人手里得到了一本世界名著,病人临死前将书送给她,这成为她的“第一桶金”。自此,她用这本书和有书的人交换着读。日久天长,无数次以书易书的结果,是她...

一对喜鹊在草坪上觅食,吃饱了,或者游人走近了,便一翅膀飞到金水河的栏杆上,或者飞到我的哨位旁。这样,我就认识了这两只喜鹊,这两只喜鹊也认识了我。我认识的还有负责这一片的警察...

在西安工作眼看整六年了。 每次坐车路过南梢门,到达南门里外一带,钟楼和北大街以及朱雀门转个圈,沿着城墙根走走,就想着找一段时间租住在城墙边,这样可以经常沿着城墙根溜达,还可以...

东北人过年节,尤其是在农村,炕桌上少不了大鱼大肉,街衢上少不了秧歌锣鼓。海林也不例外,正月里几乎天天都有秧歌队巡街表演,感觉上却与我在百里外的牡丹江看到的有所不同。我问海林...

金口难开,不是成语,是一句大俗话。 在江夏金口,偶尔想起这话的意思,带有些许揶揄,更多的还是珍贵、珍稀与珍宝。比如曾用心用情写下《黄州竹楼记》,人称王黄州,却病死在蕲州的王禹...

夜饮东坡醒复醉,归来仿佛三更。家童鼻息已雷鸣,敲门都不应,倚杖听江声。长恨此身非我有,何时忘却营营?夜阑风静縠纹平,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 ——苏轼《临江仙·夜归临皋》 1 当...

“大蛇腰”三个字,多么迷人!我隐约看见丝滑的锦缎、冰凉的焰火和幽暗的光斑,无尽的闪烁伴随着吹拂。多么难以确定,多么迷离惝恍。更重要的是,大蛇腰恰恰是那三天的中点,它仿佛真如...

没想到,湖南也有草原。此草原名曰仰天湖草原,名字叫得大气——湖泊仰天,哪怕天仍然高远,湖却已经有了动感。下车第一眼看见此湖,便是这种感觉。同行的朋友说,这是一个高山上的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