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宿沧浪山,一窗灯火之外,万籁俱寂。无边的夜色里,远处千沟万壑中松涛阵阵,如千军万马从背后呼啸而过,静静细听,似乎又什么声响也没有。近处,有蟋蟀在唱歌。推窗望去,月亮升起来了,空气里飘荡着树木的清香,此情此景正应了王维的《鸟鸣涧》:“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月出惊山鸟,时鸣春涧中。”白天的沧浪山也是安静的。行走在山间竹林里,空山不见人,但闻人语响。掰竹笋、挖药材的老乡的说话声在林间回荡。山间溪流叮咚,弹奏出大自然的奏鸣曲,倾听大自然的乐章,心,自然变得宁静。

在沧浪山,海拔1000米以上的山峰有19座。主峰老虎寨海拔1827米,比道教圣地武当山还要高出200多米,它的高度代表了“十堰高度”。站在老虎寨上放眼望去,天色晴好,可遥看武当,群峰攒聚,绵延不绝,如绿海翻滚,山峰之外沧浪之水汉江,如玉带缠绕,黄龙滩水库像一块宝石镶嵌在山间。

沧浪山气候温润,空气清新,是十堰的天然“氧仓”。行走大树之下,荫翳蔽日,山林之中,松风飒飒,送来阵阵幽凉。山涧那无处不在的小溪,溪水清澈见底,夏日里鞠一捧在手,清凉无比,遍体通泰。最是喜爱涧边生长的幽幽野草小花,还有那树丛深处婉转啼唱的黄鹂,一声声清亮的鸣唱在翠绿的叶子上跳跃,滚落在山涧溪流之间。

清晨,日出之前,乳白色的晨雾弥漫在千山万壑之中,群山露出山尖,如笋尖,如青螺。太阳即将出来,晨雾变成七彩云霞,翻滚着,流荡着,一道金红的细线在东方的天空渐渐扩展开来。倏然,太阳一下子跳出了云层,刹那间洁白的云雾和东方的天空立刻变成了金红一片,弥漫在山谷的浓雾开始流荡,丝丝缕缕,渐渐变得薄起来,透起来。群山好像褪去层层白色的裙裾,慢慢露出满山青翠。最后如轻纱、似薄翼般的晨雾渐渐消散在林间树梢,化作凝聚在松针叶尖上一滴晶莹剔透的露珠。

“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吾足!”沧浪之水就源自这沧浪山。在沧浪山,自山顶到山脚,百泉涌水,万沟成瀑,能够叫得上名字的大小瀑布有35处。其中尤以“梅花三瀑”最为著名,一沟三瀑,飞花漱玉,或飞流千尺,或层层叠叠,或潺潺缓流。穿越三公里梅花谷,听鸟鸣,闻涛声,观奇石,累了席坐沿途被水冲洗光亮如镜的奇石上,观清流激湍,畅叙幽情,体验泉声咽危石,遥想孔子听歌,甚是惬意。

与众多名山大川岩石高峻、土层瘠薄不同,沧浪山既有高峰峭壁,也有丰腴肥沃的山坡谷地,加上这里处在神奇的北纬32度附近,常年气候温润,雨量充沛,所以山上的树木格外葱郁。从针叶林到阔叶林全部具备,山顶松杉戴帽,山脚绿柳妖娆,春来漫山杜鹃,冬来蜡梅飘香。据介绍,沧浪山植物种类多达800多种,其代表植物有华山松、白皮松、黄连木、红桦等。采药的老人说,山里有极其珍稀的红豆杉、革叶耳蕨、七叶一枝花等,这里有天然中药材200多种,漫山遍野的野果、药材,成就了沧浪山“药材宝库”的美名。山中还有各类保护动物,如大鲵、苍鹰、雕、蟒等,被誉为“天然动植物的乐园”。秋天到沧浪山来,山果成熟了,山谷弥漫着果的芳香。除了可以欣赏漫山五彩斑斓的树叶,还可以吃到野生猕猴桃。猕猴桃分布在沧浪山每个角落,藏在一片片大大的绿叶下面,毛茸茸的像一个个可爱的小猴子。个头不大,但自然生长,风味独特,入口有一种微酸,随之就会感觉清香绵甜,入喉便荡人心脾。当然,山里的美味还有很多,比如春天的竹笋、夏天的蜂蜜,冬天的梅花酒、腊鸡腊鸭,就连那高山里长出的野菜,也因为天然无污染,别有滋味。

在沧浪山有许多以梅命名的地方,蜡梅峰、蜡梅谷、蜡梅坡、梅园、梅海、蜡梅香溪、梅花三瀑……这些都因为这里盛产蜡梅。自太阳坡入口到沧浪梅海20公里万亩蜡梅观光带,集中了全国18个蜡梅品种,是国内品种最全、面积最大的中华蜡梅园。其中最著名的素心蜡梅,色泽金黄,花蕊朱红,状如小小酒盅,花瓣蜡质透明,香味清幽中带着雪花的冷冽。一花香十里,冬来满园开。

寒冬时节,漫山金黄,虬枝盘结,山路旁、悬崖边、溪流上,到处是盛开的蜡梅,空气中流溢着时淡时浓的清香,沁人心脾,满山满谷满溪清香,穿行其中,发梢衣袂都濡染上梅香。“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想来月下的沧浪梅园,该是何其浪漫。若有飞雪,约上雅友,咸集于此,踏雪寻梅,煮酒品梅,又是一番雅事。村民收集蜡梅花,制成蜡梅酒、蜡梅豆腐、蜡梅鸡汤等。我最喜欢的是蜡梅香囊和蜡梅瓶插。粗布制成的香囊,毛笔书写的文字,装上晾干的蜡梅花,系上手工编织的明黄色带子,放在书架上、挂在车里,时时幽香萦怀。随手折取一枝蜡梅,插在素雅古朴的天青色瓷瓶里,满室生香。

沧浪山还有很多美好,比如奇峰怪石,比如茂林修竹,比如高山杜鹃,比如“五女争春”的传说,再比如生长众多中草药的百草园……沧浪山就是一座宝库。

到沧浪山来,体验的是大山的雄浑与高峻,森林的宽阔与博大,溪流的澄澈与恣意。这是大自然的本色,那些人工造就的景观是不可与之同日而语的。

天地有大美而不言,四时有明法而不议,万物有成理而不说。这是沧浪山的哲学和道法。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不久前的一个下午,我应小顾之邀前往他的青瓷创作基地参观。小顾的创作基地在浙江上虞凤凰山考古遗址附近,那里有禁山窑址等重要考古遗存。一进创作基地,目光便被院落里摆放的青瓷作品...

从记事儿起,爷爷、大伯、二伯、三伯、五伯就常招呼一帮戏迷朋友来家唱京戏。我们这一大家子人都爱唱戏,都能演几出折子戏,虽不及专业出身,但都乐在其中。时常,业余戏迷朋友来我二伯...

那一年,高考落榜灰头土脸的我应征入伍,有幸成了时下诸多女生艳羡的女兵。 兵可不是好当的。兵的自豪是要经得起风雨吃得下苦,女兵亦然。我铆足劲,从山城阳泉来到当时北京郊区的沙子营...

离摩罗街不远,皇后大道中央戏院附近的楼梯街一带,是旧书摊云集的地方。上世纪三四十年代之交,戴望舒写过一篇《香港的旧书市》,像导游一样引着读者一家家从那些书摊看过去。他说:“...

绿光从常绿阔叶林中滑翔而下,落在临水河滩上,抖擞华美羽毛,扭转玲珑脑袋和柔软长颈,顾盼生波,人们才看清这神奇绿光化身为鸟——体型庞大,头小颈长,尾上覆羽宛如拂尘仙帚,浑身金...

每个人的生命都是一条河流。这个比喻太通俗了,我们总是随口这样讲讲,并不能恰切地意识到其中壮阔又哀伤的行进感与终极意味。河流的最初发源,是雨水与地水的蓄积,原地打转的旋涡,所...

合欢是我国一种古老的树。它夏季开花,花期很长,花纤细似羽,绯红如云,很轻柔缠绵的感觉,远远望去,像一片薄云彩,只待微风一吹,飘飘欲仙欲飞。花的颜色是绯红,不是大红,也不是猩...

我又梦见了那条鱼。青鱼,青色的鳞甲在水中闪光,摇动的尾鳍似有一缕幽黑的光泽,那光泽来源于它身后某个幽深的洞穴。而洞穴是漂浮的,甚至只显现出一个敞开的洞口,其他,全被流动的深...

为了下一部长篇的写作,我回家乡收集素材,河南文艺出版社联系当地新华书店,请我去漯河高中为师生讲座。我问清校址,证实了这正是当年我父亲就读的那个学校。 20世纪50年代,我的父亲在...

1 插花已经被美化到一定地步,社交媒体一翻开,无论男女,无论贫富,只要是喜欢插花,立刻就能被冠以美名,主人的社会地位凭空上升,小红书上尤甚。玻璃瓶子里的绿色植物,淘宝买来的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