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位很著名的歌手,在她《我的故事,我的梦》这本书里,说了一句很有道理的话,大意是,一个人要是不懂得快乐之道,才是真正的失败。这句话所寓涵着的人生哲理值得深思。这位歌手,就是席琳·迪翁,电影《泰坦尼克号》主题歌《我心依旧》就是她演唱的。影片一度风靡全球,她唱的这首爱情歌曲,也传遍了整个世界。

不过,她写在自传里堪称“金玉良言”的这句智慧心得,知道的人并不多。其实,歌曲虽然使人愉悦,但那是一时性的,而哲理所能给人的启迪,却有着恒久的意义。一句深刻睿智的话,若能使人悟到什么,而改变什么,那就更有价值了。

在生活中,大家都知道,快乐不易得,不常得;相反,不快乐却易得,而且常得。不懂得快乐之道,由着快乐从身边滑过,是失败;同样,快乐本来不多,不知道珍惜快乐,不懂得寻找快乐,更不明白去创造快乐,同样,也是一个失败者。

为什么快乐少而不快乐多呢?人活在这个世界上,就是挑起生活重担的一生,也是风雨兼程的一生。一帆风顺,未必前途光明;日丽风和,未必春天常在;心想事成,未必路路畅通;幸福圆满,未必鲜花不败。晋人羊祜说过,天下不如意事,十常居八九。如何在崎岖的生活道路上,如何在坎坷艰难的日子里,使不如意事,少些,再少些,这就必须懂得快乐,寻找快乐。

人,活在这个世界上,到底是快活的时候多呢?还是不那么快活的时候多呢?没人做过这方面的统计。但我想,“人生识字忧患始”,如果不是那么十分浑浑噩噩的话,稍稍有一点头脑,“不如意事常”,大概,是一种比较准确的状态描写。快活并不是每个人都有幸运碰上的,不快活则是随时随地在等待着你。就拿一些极日常的事情来说吧。

假如一早睁开眼,天气不好,恐怕不会太开心。其实,这属于常事,而且,说实在的,除非下刀子,天气似乎无关紧要。但晴朗和阴霾对人的情绪怎么也有影响,老天爷总不开脸,铅灰的云层,像一块砖头压在心上,能痛快吗?

接着,皱着眉头,吃完老样子的早餐,从“果腹”这个角度看,也许无可挑剔。但是,人终究和吃饲料的动物有所不同,胃口大小、心情好坏,乃至于咸淡、干稀都有些个人的讲究。于是,就有喜欢与不喜欢的分别。“嗟来之食”固然难以下咽,“守着多大的碗,吃多大的饭”也影响食欲,想到终日奔忙,只是为了糊这张嘴,也就开不起这份心了。

人,就是这样,顺的时候少,不顺的时候多,这几乎是绝大多数人的命运。

随后,就该穿衣出门了。这就更麻烦,你在那儿脱来换去,大半不是从个人舒适出发,更多是从顺应别人的眼睛考虑。你捉摸不透马路上这股服装潮流,一会儿这么变,一会儿那么变,不知何时是个头儿,而且,变过来变过去,弄得人无所适从,就更为苦恼了。你纯粹是在为别人穿衣服,还得十分小心谨慎。超前了,怕人家说你;落在后面,又怕被讪笑——多没劲啊,做人真难啊。

穿衣服如此,其他让你掣肘,伤脑筋,自己当不了自己的家,等等,诸如此类的烦恼,简直不胜枚举。好了,这就该上班去了。搭乘公共汽车也好,或者骑自行车也好,出了门,一个“挤”字,就把你的情绪全给败坏了。这世界好大好大,按说,不会多你一个,但是,从别人连一块立锥之地都不想给你留下的挤劲儿,你会为自己的多余或别人的多余而无法快活了。

还有比衣食住行更简单,更普通,人人都逃脱不了的事吗?以此类推,你踏进让人焦头烂额的社会,不知会有哪些坑坑洼洼,等着你去跌个鼻青脸肿呢?因此,越寻思越觉得活在这个世界上,太累了。既然如此,究竟应该怎么办呢?

如果不想精神崩溃,不想自杀;如果不想去大打出手,改变自己的命运;如果并不甘心像蚕一样束缚在茧里,被不快活弄得愈来愈不是自己,那么,最佳之计,一定要努力地寻找快乐,去追求你心目中的理想境界。

千万别跟自己过不去了。毕竟,每个人的世界和自己的快乐,理应自己细致地寻觅。奋力穿越各种各样的“不如意”吧,心头那份快乐,或大或小、或轻或重,它们仅仅属于每个人自己。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那是遥远的儿时记忆,每逢正月十五,孩子们手提元宵灯笼哼唱传统童谣:“有打的灯笼都出来哟,没打的灯笼抱小孩呀,金鱼拐子大花篮啊……”届时出门打灯笼者多为女孩儿,也有男孩儿凑热...

我对琥珀所知甚少,只知道那是用来佩戴的饰品。五年前,我身边的一位亲人突然离世,他的影子总在我的脑海里游荡,挥之不去。有位朋友得知我的烦恼,就送给我一个琥珀挂件,说随身佩戴可...

她喜欢读书。 一天,她从一个病人手里得到了一本世界名著,病人临死前将书送给她,这成为她的“第一桶金”。自此,她用这本书和有书的人交换着读。日久天长,无数次以书易书的结果,是她...

一对喜鹊在草坪上觅食,吃饱了,或者游人走近了,便一翅膀飞到金水河的栏杆上,或者飞到我的哨位旁。这样,我就认识了这两只喜鹊,这两只喜鹊也认识了我。我认识的还有负责这一片的警察...

在西安工作眼看整六年了。 每次坐车路过南梢门,到达南门里外一带,钟楼和北大街以及朱雀门转个圈,沿着城墙根走走,就想着找一段时间租住在城墙边,这样可以经常沿着城墙根溜达,还可以...

东北人过年节,尤其是在农村,炕桌上少不了大鱼大肉,街衢上少不了秧歌锣鼓。海林也不例外,正月里几乎天天都有秧歌队巡街表演,感觉上却与我在百里外的牡丹江看到的有所不同。我问海林...

金口难开,不是成语,是一句大俗话。 在江夏金口,偶尔想起这话的意思,带有些许揶揄,更多的还是珍贵、珍稀与珍宝。比如曾用心用情写下《黄州竹楼记》,人称王黄州,却病死在蕲州的王禹...

夜饮东坡醒复醉,归来仿佛三更。家童鼻息已雷鸣,敲门都不应,倚杖听江声。长恨此身非我有,何时忘却营营?夜阑风静縠纹平,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 ——苏轼《临江仙·夜归临皋》 1 当...

“大蛇腰”三个字,多么迷人!我隐约看见丝滑的锦缎、冰凉的焰火和幽暗的光斑,无尽的闪烁伴随着吹拂。多么难以确定,多么迷离惝恍。更重要的是,大蛇腰恰恰是那三天的中点,它仿佛真如...

没想到,湖南也有草原。此草原名曰仰天湖草原,名字叫得大气——湖泊仰天,哪怕天仍然高远,湖却已经有了动感。下车第一眼看见此湖,便是这种感觉。同行的朋友说,这是一个高山上的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