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了解江西泰和蜀口村的故事,必须从蜀口村的月亮说起。是月亮这一枚通灵的宝玉,折叠了蜀口的秘密——

首先,蜀口的月亮是有姓氏的。它照在蜀口村的古民居、古祠堂、古樟树和四处成片的茶林上,其实就是照在蜀口村的一本立体的族谱上。那族谱的封面标示了它的姓氏,乃是复姓欧阳。

姓氏或许隐藏着一块地域的文化密码。比如李姓多来自陇西,黄姓的祖先是春申君黄歇,吉安的周姓往往与三国时的周瑜有关,曾姓多是曾子的后人……蜀口的月亮姓了欧阳,那是蜀口文脉久远的证明。欧阳修、欧阳珣、欧阳守道……每一个名字都增添了欧阳二字的分量。

其次,蜀口的月亮是有年份的。据载,南宋建炎年间,礼部尚书欧阳德祖任满还乡,从万安常溪顺赣江而下,发现此地自然蓬勃,便在此立基,至今已有近千年历史。由于地为沙地,不能种水稻,蜀口世代便以种甘蔗和茶为生。同时,他们没有忘记自己是读书人的后代,农作之余办教育、兴科举。蜀口的子孙在科举之路上斩获颇丰,仅明清时期就有进士21人、举人28人,官居尚书、翰林院大学士、侍讲、左侍郎等190多人。建于明永乐九年(1411年)的欧阳氏总祠“崇德堂”内,到处高悬“父子进士”“兄弟尚书”“三世宪台”“朝天八龙”等牌匾,记录着这个村庄父子二人、兄弟三人或八人高中进士的荣耀。

士子中最为卓越的代表是明嘉靖二年进士欧阳德。欧阳德官至礼部尚书兼翰林学士,遇事侃侃持正,不避权贵,在当时有着极好的官声。他还是明代十分重要的哲学家,王阳明的弟子,“江右王门”的杰出代表之一。

丰厚的文化积淀让很多文化名人与蜀口村往来密切。王阳明任庐陵(现江西吉安)县令时,就常到蜀口村做客,还在村中讲学一个多月,并留下墨迹。村中兼作书院的祠堂——复亨堂的堂名,相传就是王阳明所写。

除了王阳明,本邑吉水人解缙也常来村中访友饮酒,谈诗论文。后来解缙担任内阁首辅,主编《永乐大典》,蜀口村的学子欧阳俊、欧阳贤等都受邀成了该书的编修。

很多地方的月亮只在天上,但蜀口的月亮也在水中。蜀口四面环水,东南临赣江,西北靠着从井冈山发源的蜀水,是十分典型的、翡翠一般质地的南方水乡。每到月夜,天上的月亮和水中的月亮交相辉映,蜀口村银光闪耀,有着童话和仙境一般的美。

可老实说,过去蜀口的月亮,像一块蒙尘的老玉,是有几分陈旧和灰暗的。因为地势不高,得了水利的蜀口也常遭受洪水侵袭。淹在水里的庄稼坏了,泡在水里的路烂了,村子到处泥泞不堪,道路通行艰难,蜀口人进出村子,难免怨气满天。

蜀口洲人赖以为生的经济作物是甘蔗和茶,可传统的经济方式也会不断经受考验。泰和糖厂因种种原因倒闭,蜀口的甘蔗就种不下去了。茶叶种植技术得不到更新,茶叶品种不优,茶园面貌老化,产品长期靠摆地摊销售,如此生产能力和销售水平,怎能养活一村三千多男女老少?

璀璨的科举文化只代表过去,有着千年历史的茶换不来钱,进出村的路没法修建,防洪堤也无法提升改造。蜀口村守着“聚宝盆”过着苦日子,成了令所有人尴尬的贫困村。

怎么办?老玉要时时盘,才会有包浆。月亮上的灰尘要时时擦,才会越来越亮。贫困的帽子要摘掉,一个村庄要想振兴,首先要改变思维,更新理念——

围绕蜀口的建设,泰和人抛弃了“洲”的旧称,引入了“岛”的概念。

蜀口过去被称为“蜀口洲”。洲,乃是农耕文明背景下对水中陆地的称谓,总是有几分木讷和土气的。

而同样指涉水中陆地的“岛”却是野性的、梦幻的、风情万种的,想想蓬莱仙岛、鼓浪屿、西西里岛就知道了。

泰和人将“洲”改为了“岛”,还在岛前加上了时髦的“生态”两字。如此,“蜀口洲”就成了让现代人怦然心动的“蜀口生态岛”。

围绕“生态岛”理念,泰和人开展了一系列旨在擦亮蜀口“月亮”的举措:筹措资金完成防洪堤建设、道路硬化美化工程;优化传统茶业的同时,大力培育柑橘、板栗、花木、蔬菜养殖产业;开发古村文化旅游和农业生态旅游,全力构建食、宿、行、娱、购、游等配套服务体系……

经过数年建设,蜀口这个拥有多种文化和旅游资源的传统村落,成为闻名省内外的国家AAAA级景区,更成为人们争相打卡的“千里赣江第一岛”。

蜀口美了,蜀口的月亮更亮了。古村文化、生态观光、水上娱乐、农家体验、休闲垂钓等元素被注入蜀口,当年蓬头垢面的蜀口,摇身一变成了T型台上走秀的时尚美人。

在当地朋友的盛情邀请下,我去了蜀口。我是奔着月亮去的。我想看看这个村庄上空的月亮是什么样子的。我被安排在名为“一方院子”的民宿里。时在朔望之间,天又晴好,我看到了月亮——

它从蜀口古祠堂、古民居的屋顶和许多古樟树的树梢升起,然后挂在了半空中。天上的星星钻石般闪闪发亮。地上的蜀口村里,高的是古樟,是收藏了古老故事的民居,以及有着粮仓和鸟巢造型的崭新民宿;低的是地毯一般的草,怒放的花圃,蜿蜒的滨江路,此起彼伏的虫鸣……因为月光的加入,整个蜀口生态岛宛若一个梦幻世界。

它在蜀水和赣江水里静静地泊着。整个水面涌银耸翠,富丽又质朴。月光与波光相互激荡,将蜀口映衬得分外动人。

可我看到的并不是蜀口月亮的全部。我竟然还看到了路上的月亮——

那是我第二天早晨起来跑步时发现的。它是白色的,平面的,像一条小船,喷绘在深蓝底色、有红白浅蓝三色线条修饰的滨江游步道上。它只有一轮,让一心跑步的我猝不及防,脚步踩到了它的身上,我的脚明显感觉被烫了一下。

毫无疑问,这是一轮人工的月亮。比起天上和水里的月亮,它当然不算美,不算亮。可就是这样一颗手工的、简笔画一般的月亮,同样深深打动着我。

它也许来源于景区设计者的巧思匠心,也可能是喷绘工人的信手拈来。但毫无疑问,它代表着人们对蜀口未来的祝福,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月亮,这个古老的母体,从来就是美好的代名词。它是爱,是诗,是理想,是天堂……我毫不怀疑,月亮经常照耀的地方,月亮乐于祝福的地方,或者信仰月亮的地方,都是人间最美的地方。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那是遥远的儿时记忆,每逢正月十五,孩子们手提元宵灯笼哼唱传统童谣:“有打的灯笼都出来哟,没打的灯笼抱小孩呀,金鱼拐子大花篮啊……”届时出门打灯笼者多为女孩儿,也有男孩儿凑热...

我对琥珀所知甚少,只知道那是用来佩戴的饰品。五年前,我身边的一位亲人突然离世,他的影子总在我的脑海里游荡,挥之不去。有位朋友得知我的烦恼,就送给我一个琥珀挂件,说随身佩戴可...

她喜欢读书。 一天,她从一个病人手里得到了一本世界名著,病人临死前将书送给她,这成为她的“第一桶金”。自此,她用这本书和有书的人交换着读。日久天长,无数次以书易书的结果,是她...

一对喜鹊在草坪上觅食,吃饱了,或者游人走近了,便一翅膀飞到金水河的栏杆上,或者飞到我的哨位旁。这样,我就认识了这两只喜鹊,这两只喜鹊也认识了我。我认识的还有负责这一片的警察...

在西安工作眼看整六年了。 每次坐车路过南梢门,到达南门里外一带,钟楼和北大街以及朱雀门转个圈,沿着城墙根走走,就想着找一段时间租住在城墙边,这样可以经常沿着城墙根溜达,还可以...

东北人过年节,尤其是在农村,炕桌上少不了大鱼大肉,街衢上少不了秧歌锣鼓。海林也不例外,正月里几乎天天都有秧歌队巡街表演,感觉上却与我在百里外的牡丹江看到的有所不同。我问海林...

金口难开,不是成语,是一句大俗话。 在江夏金口,偶尔想起这话的意思,带有些许揶揄,更多的还是珍贵、珍稀与珍宝。比如曾用心用情写下《黄州竹楼记》,人称王黄州,却病死在蕲州的王禹...

夜饮东坡醒复醉,归来仿佛三更。家童鼻息已雷鸣,敲门都不应,倚杖听江声。长恨此身非我有,何时忘却营营?夜阑风静縠纹平,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 ——苏轼《临江仙·夜归临皋》 1 当...

“大蛇腰”三个字,多么迷人!我隐约看见丝滑的锦缎、冰凉的焰火和幽暗的光斑,无尽的闪烁伴随着吹拂。多么难以确定,多么迷离惝恍。更重要的是,大蛇腰恰恰是那三天的中点,它仿佛真如...

没想到,湖南也有草原。此草原名曰仰天湖草原,名字叫得大气——湖泊仰天,哪怕天仍然高远,湖却已经有了动感。下车第一眼看见此湖,便是这种感觉。同行的朋友说,这是一个高山上的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