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世纪90年代初,一个偶然的机会,我从甘肃张掖市调到陕西安康军分区工作。虽是陕南人,但那时的我对安康这座城还很陌生。这座汉江边的城市,有几条街道,有多少人口,最繁华热闹的地方在哪里,对我而言都是茫然和未知。

时间如白驹过隙。不觉间,我已在安康生活了30年。当年陌生的城市,如今已是融入我生命深处的家。

安康是一座美丽的城市。长江最大的支流汉江,由西向东穿峡谷越山川,奔涌向前。当汉江流过安康城区时,似乎有意放慢了脚步。碧绿澄净的汉江水穿安康城而过,仿佛一条灵动飘逸的腰带系在这座城的腰间,也滋润着岸边的城和人。

在安康小城,我家经历了数次搬迁。结婚头几年,因手头拮据,只能到处租房住。从偏僻的区县到城郊的旧房,都有过全家人居住的身影。那时候内心最大的向往,是在安康城区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家。后来,我们全家搬到长兴小区定居下来。房子虽然不大,我们住在里面却感到十分温馨,并真切感受到落脚的踏实。然而,随着孩子一天天长大,原先的两居室越来越拥挤。几年后,全家又实现了小房换大房的夙愿,搬迁到兴安小区,住上了更加宽敞明亮的房子。搬到大房子后,我们全家人的内心越发涌动着生活越过越好的充实感与幸福感。而多次搬迁的经历,也让我看到了安康这座城日新月异的发展变化。房子越住越宽敞,城市道路也越建越宽阔,生态宜居的体验,让这座城市的人气越来越足。

从山脚搬到江边,我们家离市中心近了,离汉江近了。安康的美,美在绿水。汉江的水清凌凌的,像一面巨大的镜子。可以说,是清澈的汉江水哺育了安康人民。与汉江的距离近了,我们全家人的心情也如水一般轻盈起来。平日里,全家人最快乐的时光,就是到宽阔的江边公园散步游玩。以前,父母和亲戚朋友从老家来安康,总喜欢让我带他们逛街、逛商场,现如今,却让我带他们去江边公园转转。

公园里,植被茂盛、绿意盎然。雪松、香樟树冠如巨伞,江风拂过,轻轻摇曳。水杉、银杏树干笔直,直冲云霄。还有其他各种绿化植物,高低错落,疏密有致。

仲夏时节,早上5点多钟,江边公园就开始有了声响。叽叽喳喳的麻雀总是第一个醒来,在花丛中、树枝上,上蹿下跳,呼朋引伴。小黄鹂、花喜鹊、画眉等众多的鸟儿纷纷响应。紧接着,晨练的大爷大妈们多了起来。他们热情地互相打着招呼,然后,或舒展身体、呼吸江边清新的空气,或三两结伴打开话匣子聊天。太阳慢慢升起来了,江面一片波光粼粼,江边的花儿们显露出鲜艳的色彩,整个安康城就在这样一幅美丽的画卷中醒来。

渐渐地,在江边晨练的人越来越多,散步、游玩的人也多了起来。虽是暑日,但在江边却感觉不到闷热。尤其是清晨,温度还未升高,江边时有微风吹来,让人感到清爽怡然。

到了夜晚,褪去一天的闷热,江边的凉爽也带给人惬意的享受。广场上,跳舞的人精神焕发,散步的人悠闲自得,孩童们嬉戏玩耍,老人们或下棋消遣,或聊天闲谈,时不时发出爽朗的笑声。身着演出服的老年人载歌载舞,他们唱着具有浓郁地方特色的曲调,脸上绽放着快乐。

在安康的江边走一走、看一看,便能真切地感受到“安康”二字的精妙真谛。难怪本地人都说:“走进安康清肺,食在安康养胃,住在安康亲水,活在安康欣慰!”

居在安康,也会时常想念老家,想念父母。老家在石泉县,距离安康城区130多公里。以前回家看望父母,都是乘坐公交班车,中间要倒上三次车,有时票还不好买。每次坐车回家,都生怕误点,错过车次,不得不早早起床赶路,又急又累。回老家过年时,给老人购买的新衣服,给全家人准备的过节礼物,大包小包都是我们夫妻俩肩挑背扛,非常辛苦。

前几年,家里贷款买了一辆小汽车,妻儿都考了驾照,从此,从安康回老家再也不是一件辛苦事。而且,现在安康10个县(市、区)都通了高速公路,通村水泥路像一张密集的网遍布群山之中。交通四通八达,出行极其方便。现在回一趟老家,我们可以直接把车开到家门口。这在过去想都不敢想。如今过春节,我们是中午在安康城区岳母家团年,晚上就可以赶到农村老家团年。

夜色降临,霓虹闪烁。流动的汉江水,倒映着安康城座座建筑物,还有横跨在汉江上的一座座大桥……水中倒影光彩炫目,亦梦亦幻“绣”出小城。

在安康城,每当我伫立江边,看汉水流淌,总会真切地体会到,“幸福安康”不仅是一句普通的祝福言语,更是我居在安康的真实写照。愿这座城带给人们更多幸福安康的感受,让这份安康留驻在每一个安康人的心中!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那是遥远的儿时记忆,每逢正月十五,孩子们手提元宵灯笼哼唱传统童谣:“有打的灯笼都出来哟,没打的灯笼抱小孩呀,金鱼拐子大花篮啊……”届时出门打灯笼者多为女孩儿,也有男孩儿凑热...

我对琥珀所知甚少,只知道那是用来佩戴的饰品。五年前,我身边的一位亲人突然离世,他的影子总在我的脑海里游荡,挥之不去。有位朋友得知我的烦恼,就送给我一个琥珀挂件,说随身佩戴可...

她喜欢读书。 一天,她从一个病人手里得到了一本世界名著,病人临死前将书送给她,这成为她的“第一桶金”。自此,她用这本书和有书的人交换着读。日久天长,无数次以书易书的结果,是她...

一对喜鹊在草坪上觅食,吃饱了,或者游人走近了,便一翅膀飞到金水河的栏杆上,或者飞到我的哨位旁。这样,我就认识了这两只喜鹊,这两只喜鹊也认识了我。我认识的还有负责这一片的警察...

在西安工作眼看整六年了。 每次坐车路过南梢门,到达南门里外一带,钟楼和北大街以及朱雀门转个圈,沿着城墙根走走,就想着找一段时间租住在城墙边,这样可以经常沿着城墙根溜达,还可以...

东北人过年节,尤其是在农村,炕桌上少不了大鱼大肉,街衢上少不了秧歌锣鼓。海林也不例外,正月里几乎天天都有秧歌队巡街表演,感觉上却与我在百里外的牡丹江看到的有所不同。我问海林...

金口难开,不是成语,是一句大俗话。 在江夏金口,偶尔想起这话的意思,带有些许揶揄,更多的还是珍贵、珍稀与珍宝。比如曾用心用情写下《黄州竹楼记》,人称王黄州,却病死在蕲州的王禹...

夜饮东坡醒复醉,归来仿佛三更。家童鼻息已雷鸣,敲门都不应,倚杖听江声。长恨此身非我有,何时忘却营营?夜阑风静縠纹平,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 ——苏轼《临江仙·夜归临皋》 1 当...

“大蛇腰”三个字,多么迷人!我隐约看见丝滑的锦缎、冰凉的焰火和幽暗的光斑,无尽的闪烁伴随着吹拂。多么难以确定,多么迷离惝恍。更重要的是,大蛇腰恰恰是那三天的中点,它仿佛真如...

没想到,湖南也有草原。此草原名曰仰天湖草原,名字叫得大气——湖泊仰天,哪怕天仍然高远,湖却已经有了动感。下车第一眼看见此湖,便是这种感觉。同行的朋友说,这是一个高山上的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