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久未回青岛,脑海里仍会时时浮现那个红瓦绿树、碧海蓝天的城市。

二十多年前,我毕业后到青岛,在一所高校教授大学语文。学校安排了宿舍,但对即将领取人生第一份工资的我来说,内心渴望的实则是租一个心仪的房子,有一个独处的空间。可惜工资有限,囊中羞涩,恰好有两个同事跟我想法类似,于是一拍即合,三人合租。

房子在人民路一幢老式筒子楼内,楼下是面积很大的室内菜市场,入口处摆满了各式新鲜海产品,地面湿漉漉的。往南走几十米有夜市,往北几十米是十字路口,平日人流涌动,热闹非常。之所以选在此处,主要是路口有学校班车停靠点,便于上下班。我们三个男青年结伴去旧货市场拉回旧家具,再合力拼装,还去商场买来锅碗瓢盆。待物件一一添置完毕,我们的租房生活也就正式开始了。

我们多会搭乘班车上下班。青岛是海滨城市,建筑依山而建,少有正南正北布局,街道蜿蜒交织,令我原本不佳的方向感愈发错乱,之前表示方位惯用的“东西南北”统统替换成“前后左右”。班车一天天载着我们在城市起伏的街道中穿行,中途还会经过一座海桥,两侧空阔的海面总是很安静。下班后我会早早上车,将车窗拉出小小的缝隙,在海风中安静地欣赏落日,以及被余晖染红的海面。

青岛很美。漫长的海岸线、众多的山脉、辽阔的水域,还有大片大片的绿树,令人心旷神怡。青岛文化积淀丰厚,人文景点、名人故居也多,老舍、沈从文、闻一多等都曾居住于此。工作之余,我常与几个朋友一起四处游览。有时会突然被某处吸引,停下脚步。有时则会直奔中山路逛外贸小店,或者去浙江路参观西式建筑,在点滴中真切触摸城市的肌理,感知它的气息。我也记不清多少次独自乘坐公交车,漫无目的地游走于这座城市的角落。就这样,青岛在我心中的面貌一点点亲切、清晰了起来。

在青岛,我正式告别校园踏入社会,开始了人生的新阶段。这些年,我在各地无数次品尝过一种小吃——煎饼馃子,这常会使我想起青岛的那些清晨。十字路口,早餐摊边,一个年轻人摊着煎饼,另一个年轻人,也就是我,不时望向班车来的方向。有时闲聊,我会客气地表扬摊主好手艺,做出的煎饼馃子品相、口味皆好。他笑笑,有时说句谢谢。直到有一次,他很认真地跟我讲:“我在用心做。”当时,我和同事们都把它当成一句笑谈。多年后,我才品出这句话说得真好。专注用心,做任何事都缺不得,即便是做一份煎饼馃子,也一样。

想到饮食,那些久远的记忆立刻涌上心头。2002年世界杯开赛,每逢比赛日我便早早回去,路过菜市场,买点海鲜,再用塑料袋打一些鲜啤,噔噔噔爬上楼,进门后挂起啤酒,将海鲜倒入盆中冲洗几次,再一股脑儿倒入锅中煮。接下来打开电视机,摆开小桌椅,倒好调料和啤酒,等到水沸将海鲜捞出,端到桌上,一切忙完坐定之后,球赛刚好开始。还有一次,与亲戚去黄山路吃烧烤,从进门点单到结账出门,整整半个多小时,三人各自专心眼前饭菜,大快朵颐,竟无暇交谈。

细想起来,那时工资虽不多,维系日常生活还是绰绰有余。但前提是将有限的工资打理好。学校附近有一家餐厅,是我们领取工资后的第一站,几个同事轮流请客,让生活多了几分欢乐。但“好景不长”,通常是两周过后,彼此之间的话题就从去哪里吃、吃什么、买什么变成了还剩多少、能否接济一下等等。此类事情多次出现后,我开始明白必须要管理一下自己的工资了。

我在青岛工作的时间不长,也就是一年多的光景。只因父母的反复告诫:年轻时不可以太安逸,总是要在学习中进步,在进步中成长。于是我继续求学,离开青岛,开始新的人生旅途。我曾设想过,若当年不顾父母的催促,而是选择留下,此时我的人生会是怎样?我也曾自问,为何青岛会让我如此怀念?我想,也许在这里的时光就像我奔跑前短暂的蛰伏期,无忧无虑,真切自在地体会着人间烟火。以至于如今每每回望,都感到无比美好。之后,我开始跳出舒适圈,在点滴中学会面对人生中接踵而至的种种挑战,以及更多的平凡生活。这看似简单实则深奥的体悟,正是这座城市教给我的。

我在离开青岛后的二十多年中,回去的次数屈指可数,但每一次都会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这些年,青岛的市容市貌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天更蓝,水更清,绿意葱茏中的街巷道路愈发洁净美观。海洋产业的发展、海上体育运动基地的建设,更为这座城市增添了无限活力。我仿佛看到一个国际化的现代都市正在发展之路上快速奔跑,它所展开的篇章一次次激发我对未来的无穷想象。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青年作家吴佳骏最新散文集《行者孤旅》,记录多年来他在大地上的行走,将融入大自然的所思所感一一成文。这些文字多为即兴观察,即兴书写,自由本真,从中能看见一个寂寞的灵魂与天地万...

在曾经开设七十二爿半过塘行的老街的茶楼上,我点了一杯名叫“七十二爿半”的茶。推开茶楼二层临河的小木窗,一眼看到西兴古镇的过塘行码头。 长条青石铺成的码头呈阶梯状,延伸到部分沙...

家里飞来一只燕子。 是悦宝首先发现的。她在我耳边悄声说:“爸爸,你看。”她轻轻指给我,我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果然看到一只燕子站在我们房间的横梁上,正聚精会神地看着我在电脑上打字...

落雨天,最惬意的事,莫过于留客闲饮茶。这亦是江南梅雨天常有的事。 留客闲饮茶,宾主列坐,案几上,几盅茶盏,丝丝微漾。这样的雨天,絮叨絮叨,谈的都是家常话、应景话。要紧的话、正...

1 我每天穿梭在城中村的大街小巷,奔波劳碌就为填饱肚皮,小心翼翼只求平安地活着。这也许就是我现在的心态。在广州城中村的“接吻楼”里,不知不觉已十年,在这“不思量,自难忘”的十...

不到南海,不知道最美有多美;不到南海,不知道自然有多神奇。 美丽的西沙,蓝色的世界。无数的岛屿礁滩,神秘的海洋生物。点点渔舟唱晚,排排海浪写谱,冲天的海鸟像高扬的指挥棒,点红...

祭司毕竟是祭司,不管别人需要他还是不需要他,不管他是二三十岁还是不止九十九岁,他都不是凡人,他都有常人所没有的敏锐。 别样吾在某一天,听一个曾曾孙说寨子上面那片废墟里住着一个...

导读 苍山下坐落着我、诗人、翻译家和摄影家的工作室。我们在各自的人生中追寻、求索、远去和归来,最终在远离平原的大理驻留,分享人类的精神史。 工作室 李达伟 1 安静的工作室被打开,...

自十多年前第一次走进山西临汾的云丘山,我就与这里的山水草木、村落洞窟结下不解之缘。每当心情浮躁,或者有什么事理不出头绪,第一个念头就是上云丘山。 同样是登山,在云丘山和别处的...

迁居山乡,我爱上了独自行走,有时顺着河流,有时沿着山径,不紧不慢,往前行走。在人迹稀少的山区,山川河流是永恒的主场,鸟兽虫鱼是不变的主角。在这自由的王国里,云舒云卷,日出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