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番花信风,始梅花

众芳摇落独暄妍,一候始,梅花开。

一朵老梅,暗香浮动,凌霜傲雪,洇开了黄梅春天赏花的序幕。

这朵梅有多老?携文人风骨,诗人风雅,走过了1600年的漫漫风尘……她,就是蔡山晋梅。

相传,晋代高僧支遁大师竹杖芒鞋,摇橹渡江,见江中突起一孤峰,风景秀丽,景色怡人,与匡庐遥相呼应。大师泊船登峰,在山南崖辟一梅林,亲手所植此梅,因此后人称其为晋梅。与隋梅、唐梅、宋梅一起并列入中国四大古梅。—直有稀世国宝,千古奇葩的美誉。

花落花又开,年年物候新。

冰雪初融,月明星稀。唐朝的李白循香气而来,青衣鹤氅,丰神玉朗,登楼赏梅,折梅枝为笔,挥毫泼墨,写下了“危楼高百尺,手可摘星辰,不敢高声语,恐惊天上人”的千古名篇。临行惜别,李白对此梅依依不舍。撷梅花数朵,藏于广袖,聊赠亲朋。

清朝文人杨自发,喜登山游水,善书画。携友人来蔡山踏雪寻梅,用饱蘸深情的笔墨,将一幅写意画卷在长江北岸徐徐展开,廖廖数笔,勾勒出蔡山曲径通幽,雪径梅姿,并配以“孤峰一角水之涯,灵鹫飞来立浅沙。浪达山唇潮欲上,天低楼角月初斜。谪仙泼墨还留石,支遁栽梅尚著花。却忆曹成谈往事,纪功碑字绾龙蛇。”的诗句。

春和景明,万物复苏.

第一次邂逅晋梅时,便为之痴迷。远观其形,花势烂漫,生机蓬勃,似无数只白蝴蝶在枝间流连,翩翩起舞。近观此树,高约9米,扁圆形树冠,冠幅7米有余,全株朝北卧倾,枝条散垂。主干离地面1米处分二枝,皮褐纹糙,苔藓漫漶,古朴苍老,曲虬蜿蜒。一俏皮梅枝携花几朵,在半空斜逸而出。怒放的,有腊的质感,玉的通透。含苞的,温柔娇羞,不胜凉风。清风徐徐,蓝天浮云北归雁,无限的留白在天外……

花有信,人无讯。

蔡山春正晓,牛背短笛横。懵懂少年晋梅下结盟立誓,为国为家,或人杰,或鬼雄。烽火连天,太阳旗在长江中招摇。白马戎装,村口诀别。揣一把故土,拾几朵落梅,缝入衣襟。从此天之南地之北,音讯渺茫。乡关万里家何在?夜来幽梦忽还乡。风干的梅瓣如干涸的血渍,幽淡的梅香抚慰了多少思乡之情……杨柳依依,雨雪霏霏。铮铮晋梅,如一个耄耋老者,安详。慈悲。风雨中一直伸着仁厚的臂膀,等待海外游子春来赏梅……

风有信,花不误。

数着一圈圈的年轮日益苍桑,任雪压霜欺,亦素质冰心。银装素裹,寒江孤影。晋梅在冷冽中悄悄蓄积萌发的力量,一夜朔风吹,花苞满枝头。花开时,白花五瓣紧紧相拥,立于短梗,黄蕊如丝幽香四溢。一候始,梅花开。若遇严寒大雪,冬末春初,间隔半月,两次开花,故称二度梅。此时,游人们会结伴登山,赏其白花吐蕊,清泠俏丽。感悟“知已一生惟有雪,香清冷艳自相亲“的神姿。

疏影横斜水清浅。登摘星危楼,遥观一朵梅,看云巻云舒,苍海桑田。吟一首宋词,或婉约,或豪放,那朵梅,已认出了自已的前世。

二十番风信花,始梅花……黄梅的花海因此洇开,唯美、浪漫、铺天盖地。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几千平方米的水泥地面上,正摊晒着上万斤小麦,铺天盖地都是金灿灿的,而周围还有一些高层写字楼。已近天命之年的我,是第一次见到这样壮观的场面。 这不是晋南故乡的打麦场,这是北京的...

1 我的老家,位于长江中游的湖北黄州。当我考上南京一所大学,担忧就袭上了家人心头。湖北人把下游的人称为下江人,湖北的普遍舆论是,下江人“心机”最盛。 临行前,奶奶百般叮嘱我:“...

位于山东南部黄海之滨的日照,因“日出初光先照”而得名,阳光照耀下的植被张扬着无限生机与活力,蓝天、碧海、金色沙滩的特色尽显风情万种,被誉为“东方太阳城”。没去日照之前,早就...

清晨起来,出门,一头撞进一片浓郁的花香里。每年5月下旬,是新疆沙枣花开的时候。小区院内有几棵不起眼的沙枣树,此时整个小区角角落落无不弥漫着馥郁的伴随我走过童年、少年时代直至今...

盛慧,1978年生于江苏宜兴,一级作家,佛山市作家协会副主席,佛山市艺术创作院副院长。著有长篇小说《风叩门环》《白茫》《闯广东》、中短篇小说集《水缸里的月亮》、散文集《外婆家》《...

王干,作家、学者、书法家,文学创作一级。现任中国作协小说委员会委员、中国书法篆刻研究所教授、扬州大学文学院教授。著有《王蒙王干对话录》、《汪曾祺十二讲》、《王干文集》(十一...

很小的时候,记得的一个字就是“饿”。 隔天,菜场里挂出一块牌子“明早供应雪花菜(豆渣)”。供应雪花菜的那几天,天上飘了点雪粒子,被风卷起来扑打着窗子。但是,买雪花菜的队伍排到...

文 / 陆相华 土地是有情感的,就像人与人之间的嫌隙,如若不生长亲爱也会生长仇恨,生命本身的存在就是你以外的其他生命的存在,其间充斥着各种变量,就像存在必须呼吸,地脉亲和之地一定...

夜如同一张漫无边际的丝网,罩在工厂的上空,寒星似乎是嵌在网格上的眸子,时而挤挤眼,时而有露露娇小的虎牙,把笑晕涂抹在寂寞的苍穹。 灯光一明一暗,犹如远方飘渺的梵婀铃。月轮如钩...

入夏时节的早晨是有些期盼的,白天的阳光下还是感到有些潮热了。虽然不像盛夏的烈日微微露出峥嵘,就将你逼入门窗紧闭的房间内。入夏时节最不缺的便是那一场接一场雨。天空彷佛孩童的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