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美丽宋词之二

翻开《宋词三百首》的第二篇,是当作七言律诗读了几十年的《山园小梅》,现在不仅收录在宋词里,还有了个“词牌”,叫“瑞鹧鸪”。重读之后,有了不一样的感受。

“众芳摇落独暄妍,占尽风情向小园。”梅花是孤傲的,也正因为这种孤傲,才得以入了林逋的情怀,入了林逋的一生。在林逋的眼中、心中,不可能再有其他,所有的风情所有的情愫,都被梅花的一缕暗香占得满满。

“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美到极致的意境,美到极致的情怀。我们娶妻生子,是一生;林逋梅妻鹤子,也是一生。他把“疏影横斜”的梅花当成自己的爱妻,把去来翩然的白鹤当成自己的爱子,足够惬意幸福的了。

在清清浅浅的湖水边,一缕暗香悠悠飘来,沁入心田,融入骨髓。月色朦胧,正是相约的最佳时刻,怀中的美人暗香扑鼻。梦中,我与女生相会,也很惬意,很幸福。

“霜禽欲下先偷眼,粉蝶如知合断魂。”她太美丽了,不仅仅是林逋,就连那只洁白的鸟儿,心心念念要下来亲近她,也只能远远瞟着,或许被她的美惊呆了,或许像我一样,越是接近,越是“情更怯”。或许来一只蜜蜂,最好是一只粉蝶,他们肯定会情难自禁,而奋不顾身。林逋做了一只蝴蝶,一生一世再也没有离开过梅花。

林逋这个名字,很奇怪。“逋”这个字,最原始的意思就是“逃亡”,其次引申为“逃亡的人”,再引申为“拖欠”“拖延”。哪一个词义,作为名字,都让人觉得不可思议。林逋的字,叫“君复”。依据古人“名”与“字”之间的关系来看,可以是相反,也可以是相当,例如,韩愈,字退之;岳飞,字鹏举。

没有史料根据,我猜,林逋的名“逋”是他自己起的,字“君复”是某个长辈起的。

据史料,林逋“少孤,力学,好古,通经史百家”“性孤高自好,喜恬淡,自甘贫困,勿趋荣利。”从这些信息来看,林逋从小失怙,没有锦衣玉食,却很孤傲。说是喜欢恬淡,我只能笑笑,不恬淡,你还能嘚瑟上天吗?不自甘贫困,还能打肿脸充胖子吗?

或许是读了好多的经史百家著作,濡养了他的性情,给恬淡找到了合理的注脚,最后也就释然了,于是给自己起名“逋”。既然无法飞黄腾达,那就一走了之呗。

但是,他的母亲不这么想,他的族人不这么想。林家人从来就不缺“学而优则仕”的人,林逋的后事,就是做了官的两位侄子——林彰(朝散大夫)、林彬(盈州令)办理的。于是,便有了“君复”——你还是回来吧。可惜,亲戚朋友的良苦用心也好,满心期待也好,林逋充耳不闻,我行我素。

既然要“逋”,就很彻底。林逋绘画很高超,但是画作从不外传。擅长写诗,却从来不留稿子,随写随丢,要不是有“好事者”偷偷抄录下来,我们恐怕读不到“疏影横斜水清浅”。行草很了得,瘦挺劲健,存世作品却仅仅3件。

“上帝给你关上了一道门,又给你开了一扇窗。”林逋在仕途上失去了兴趣,在文学艺术上却兴趣盎然;对功名利禄失去了兴致,对自然山水情有独钟。

爱一个人,不仅爱她的眼睛,也爱她的鼻尖。既然爱一个人,就要爱得彻底。林逋将梅花当作了伴侣,便心中再无杂念。

“幸有微吟可相狎,不须檀板共金樽。”林逋赏梅,嗅梅,也品梅。轻轻含之入口,慢慢咀嚼,细细品味,虽然不果腹,但可以暖心,洁品,动情,铸魂,最终合二为一。此时此刻,再美的音乐,再醇的酒香,都黯然失色。

掩卷,静思。人生就是一种经历,动手动脚的是,动心动情的也是。“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很喜欢这两句诗,它把生活看得无处不静美,无处不惬意。这两句诗的主人是一位僧人,也许只有僧人的眼,才能这般的躲过落蕊,无视黄叶,过滤酷暑,轻蔑严寒。

可是,人世间更多的是像落蕊、黄叶、酷暑、严寒一样的烦心事儿。诗人自己也觉得有愧,便又写了两句——“若无闲事挂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人生不如意常八九,是常态,至于你怎样对待,那就是你自己的事儿了。

心如止水,一直是我向往的,却从来没有做到。总是对着“宠辱不惊,闲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漫随天外云卷云舒”艳羡不已。掉过头,在纷繁的世事面前,马上就眉头紧锁,心中波澜起伏了。

如果我能像林逋一样一生只爱梅花,一生只宠白鹤,或许也能洒脱,自由。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几千平方米的水泥地面上,正摊晒着上万斤小麦,铺天盖地都是金灿灿的,而周围还有一些高层写字楼。已近天命之年的我,是第一次见到这样壮观的场面。 这不是晋南故乡的打麦场,这是北京的...

1 我的老家,位于长江中游的湖北黄州。当我考上南京一所大学,担忧就袭上了家人心头。湖北人把下游的人称为下江人,湖北的普遍舆论是,下江人“心机”最盛。 临行前,奶奶百般叮嘱我:“...

位于山东南部黄海之滨的日照,因“日出初光先照”而得名,阳光照耀下的植被张扬着无限生机与活力,蓝天、碧海、金色沙滩的特色尽显风情万种,被誉为“东方太阳城”。没去日照之前,早就...

清晨起来,出门,一头撞进一片浓郁的花香里。每年5月下旬,是新疆沙枣花开的时候。小区院内有几棵不起眼的沙枣树,此时整个小区角角落落无不弥漫着馥郁的伴随我走过童年、少年时代直至今...

盛慧,1978年生于江苏宜兴,一级作家,佛山市作家协会副主席,佛山市艺术创作院副院长。著有长篇小说《风叩门环》《白茫》《闯广东》、中短篇小说集《水缸里的月亮》、散文集《外婆家》《...

王干,作家、学者、书法家,文学创作一级。现任中国作协小说委员会委员、中国书法篆刻研究所教授、扬州大学文学院教授。著有《王蒙王干对话录》、《汪曾祺十二讲》、《王干文集》(十一...

很小的时候,记得的一个字就是“饿”。 隔天,菜场里挂出一块牌子“明早供应雪花菜(豆渣)”。供应雪花菜的那几天,天上飘了点雪粒子,被风卷起来扑打着窗子。但是,买雪花菜的队伍排到...

文 / 陆相华 土地是有情感的,就像人与人之间的嫌隙,如若不生长亲爱也会生长仇恨,生命本身的存在就是你以外的其他生命的存在,其间充斥着各种变量,就像存在必须呼吸,地脉亲和之地一定...

夜如同一张漫无边际的丝网,罩在工厂的上空,寒星似乎是嵌在网格上的眸子,时而挤挤眼,时而有露露娇小的虎牙,把笑晕涂抹在寂寞的苍穹。 灯光一明一暗,犹如远方飘渺的梵婀铃。月轮如钩...

入夏时节的早晨是有些期盼的,白天的阳光下还是感到有些潮热了。虽然不像盛夏的烈日微微露出峥嵘,就将你逼入门窗紧闭的房间内。入夏时节最不缺的便是那一场接一场雨。天空彷佛孩童的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