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河北文联小院有两株地标性植物——紫藤。葳蕤两架自成林,紫霞绿波两宜人。

作为紫藤家族的一脉,生长于文联小院,无时无刻不感到一份格外的荣耀。紫藤的文艺气质,最适宜中国园林、中国小院。藤花开时,如璎珞流苏,如紫玉悬垂,多少文人墨客流连吟咏。史上有名的紫藤,有明代大艺术家文徵明手植的“文藤”,也有北洋三杰之一王士珍故居的百年老藤。曾在河北鹿泉李村生活的大画家吴冠中,是个画紫藤的圣手。据说,河北文联在保定时,院子里也曾植有紫藤。紫藤的家族史,枝枝蔓蔓都有文艺的润泽,见证着文艺人的情怀。

它们生长在院心,与北侧的办公楼朝夕相对。往西数十步是座三层配楼,背身则是各艺术家协会的展示长廊。每有客至,转过大门口不长的过道,入眼第一道风景便是紫藤挂云。呦,这么大架的紫藤,真有范儿,是文联的树。每当听到这般赞美,我们内心是骄傲的,忍不住跟人家“嘚瑟”一句,文联有个新媒体“创推”栏目“紫藤树下”就是以我们院中的紫藤树命名的,你一定看过吧,那里边的人,才叫有范儿。

来文联定居多久了,连紫藤它们自己也记不清楚。反正,这里是它们相亲相爱的家园,紫藤也是这里不可或缺的主人。在这里,它们结交了好几位“芳邻”,比如办公楼墙上枝蔓缠绕的爬山虎,传达室旁东院墙上恣意生长的凌霄花,还有通路边上高大的泡桐树、悬铃木和钻天杨。当然,它们还结交了这里的鸟和其他生灵,长尾雀、白头翁、珠颈斑鸠、树雀、狸猫、刺猬、蚂蚁、蚯蚓。百木竞秀,万物生长,我们的小院是一片福地。当然,最重要的是,它们结交了这个院子里的人,有高山仰止的艺术名家、有各行各业的领军人物,有的则属于“燕赵秀林”。无论年资身份,回到小院,都是一家人,面若春风,亲切随性。这院子里的年轻人尤其喜欢我们这两株紫藤,尤至花季,茶余饭后,小伙子、姑娘们拿着手机咔嚓咔嚓拍个不停,发朋友圈,发微博,发小红书。一不小心,它们成了文联小院的名树,确切地说,是“名藤”。

名藤也有不开心的事。办公楼里一个叫小雪的,是我们紫藤最要好的朋友,她跟我们紫藤讲过一件事:从石家庄市美术馆采访书法美术摄影展毕,坐出租车,司机问目的地,答:文联。司机快语,文联我知道,市庄路上,一座不起眼的小楼儿,不仔细找,连大门口儿都找不到,一看就不是什么重要单位。记得那是四月初的一个中午,我们正处花季,沉甸甸的花穗垂挂枝头,如霞似烟,卓然灵动。如此美景,小雪却全无心思,呆呆看了一会儿枝头的蜜蜂就上楼了。望着她有些疲惫的身影,一时间我们开花的心情也有些意兴阑珊。

2

去年秋天,我们结识了一位新朋友。文联的老少,都喊他书记。一早一晚,书记常常在小院里散步。他散步,跟别人不同,别人都是累了调剂调剂,看看白云绿树,看看花花草草,他却边边角角、旮旮旯旯地转,似乎在研究什么。作为地标性植物,我们两架最受青睐的紫藤,他倒很少关注。有时候,他领着老相等人一起散步,这里指指,那里画画,好像在给小院挑毛病。今年春暖花开,午饭后在院子里漫步聊天的人多了起来,书记也常常在人群里,跟大家聊得好不热闹。书记老是说,咱们文联得关注大事、打造作品、形成亮点、推出名家,提高在河北大局中的活跃度和贡献度。说过几次,连我们也记住了。细细思量,真是这个理儿。作为文联小院的紫藤,我们的地位也跟文联的活跃度、贡献度紧紧捆绑在一起呢。

夜深了,紫藤架上月华如洗。办公楼最后一盏灯熄了,小院沉入深深的宁谧。我们也要睡了。此时,凌霄花偏偏把风派过来,拍动我们的肩膀,请求开个卧谈会。要知道,她在我们藤本三兄妹中可是最藏不住心事的。开起花来,简直火炮仗一样,这就是她的性格。她想跟我们说什么呢?哦,白天曾有工人在凌霄花的花格架旁又量又写地鼓捣了半天,说是要更换内容,她一定等不及想知道。这件事问我们紫藤,可真是找对主儿了。前些天,办公楼门楣挂上“听党话跟党走繁荣创作服务人民”的金句,又鲜明又有力量,凌霄花早羡慕透了。我们猜,凌霄花的花格架一定也会焕然一新的。果不其然,文联几位领导在院子里低声议论,花格架那个位置,就数“团结引导联络协调服务管理自律维权”十六字最合适。花格架,古色古香,两厢和架顶上凌霄匝绕,显得既端庄又灵秀。文联“职能”镶嵌于此,赋予其更深沉的灵魂,这是一件多么光荣的事。

光荣的何止花格架和凌霄花。我们的家,这处位于市庄路66号的小院,诚然是内敛的,不事张扬的。文艺创作需要沉潜,需要板凳甘坐十年冷的意志,需要十年磨一剑的痴情。但我们与其他院落相比,又是那么的卓然不同。习近平总书记说,“文艺事业是党和人民的重要事业,文艺战线是党和人民的重要战线”。小院人,包括小院的一草一木,都深深感怀于沉甸甸的重托和责任。在中国庭院布置中,可以有美树,有亭台,有小桥,有流水,有奇石,像河北文联小院这样,把“金句”和“职责”精心制作悬挂于最显要、最引人处,时时提醒小院人,我是谁、为了谁,怎么干,如何走,这确属小院文化的特色手笔。文联小院,就要彰显文联的责任,彰显守正创新、培根铸魂者应有的新担当、新作为、新风貌!

3

小院更靓了。

这小院里的人啊,进进出出的,走路一阵风,看起来比以前更忙碌,却也更干练、更自信。春节之后,总有车停在我们藤架旁边,在做好常态化疫情防控的同时,一拨又一拨艺术家从这里出发,去雄安,去阜平,去崇礼,去塞罕坝,去平山、正定、藁城、栾城……采风、创作、辅导、调研。小雪告诉我们,文联正组织开展“四个过硬”能力素质提升行动,简单说就是要打造一支政治思想过硬、业务本领过硬、责任担当过硬、作风纪律过硬的高素质专业化队伍。这可又是河北文联的一个开创性行动。

小院里喜事连连。大画家祁海峰的《太行回响》《雄安畅想》,中国共产党历史展览馆收藏。十万“福”字赠乡亲,《光明日报》等媒体报道点赞。雄安新区建设发展五周年书法美术摄影展,创新性开启永不落幕的VR展厅。打造省会公共文化空间,戏剧艺术家彭蕙蘅工作室落户正定……

草木竞秀,鸟鸣啾啾,这如画风景,也没少给文联小院露脸儿。我们次第迎来了新华社河北分社的客人、省直工委的客人、出版集团的客人、长城新媒体集团的客人、影视集团的客人……“外联合、内融合”,在这个全新理念之下,文联各路亲戚朋友越走越近、越走越亲。春节前,有个“百年征程·时代华章”群众喜爱的歌曲、曲艺、舞蹈优秀作品推介盛典,河北文联联合了全国16省(市、区)文联,以及新华网、长城新媒体集团联办,参与观众超过千万人。这活儿干的,真提气,连老天也跟着高兴。举办推介盛典那个晚上,瑞雪纷纷。紫藤架四角的红灯笼映着漫天白雪,如诗如画,如歌如咏。

打理好办公楼、西配楼门楣,书记又盯上文联小院多年一贯制的大门口。老相负责考察,没事老找爬山虎聊天、问计。爬山虎兄可是一棵有格局的藤,它的子子孙孙将枝蔓伸向办公楼每一扇窗,绿意摇曳,每每为伏案者送去清凉的慰藉。这个春天,它又绿幕般布满小院大门前的东墙。他正琢磨着,到了秋天,要为文联小院奉献一个红叶似霞的打卡胜地。

4

今天是个大日子,毛泽东同志《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发表八十周年。“燕赵秀林计划”河北省优秀中青年文艺人才座谈会在西配楼举行,“紫藤树下”第十六期“舞献精彩”大比武线上直播。

一大早,我们紫藤、凌霄、爬山虎、悬铃木、老白杨,就被喜鹊和树雀给喊醒了。门口有谁在喊:嗬,文联这牌子挪东边啦!这么一挪,还真提神儿。另一个道:就该这么鲜鲜亮亮的,真好!

(郭文岭 河北省文联文艺宣传中心主任)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几千平方米的水泥地面上,正摊晒着上万斤小麦,铺天盖地都是金灿灿的,而周围还有一些高层写字楼。已近天命之年的我,是第一次见到这样壮观的场面。 这不是晋南故乡的打麦场,这是北京的...

1 我的老家,位于长江中游的湖北黄州。当我考上南京一所大学,担忧就袭上了家人心头。湖北人把下游的人称为下江人,湖北的普遍舆论是,下江人“心机”最盛。 临行前,奶奶百般叮嘱我:“...

位于山东南部黄海之滨的日照,因“日出初光先照”而得名,阳光照耀下的植被张扬着无限生机与活力,蓝天、碧海、金色沙滩的特色尽显风情万种,被誉为“东方太阳城”。没去日照之前,早就...

清晨起来,出门,一头撞进一片浓郁的花香里。每年5月下旬,是新疆沙枣花开的时候。小区院内有几棵不起眼的沙枣树,此时整个小区角角落落无不弥漫着馥郁的伴随我走过童年、少年时代直至今...

盛慧,1978年生于江苏宜兴,一级作家,佛山市作家协会副主席,佛山市艺术创作院副院长。著有长篇小说《风叩门环》《白茫》《闯广东》、中短篇小说集《水缸里的月亮》、散文集《外婆家》《...

王干,作家、学者、书法家,文学创作一级。现任中国作协小说委员会委员、中国书法篆刻研究所教授、扬州大学文学院教授。著有《王蒙王干对话录》、《汪曾祺十二讲》、《王干文集》(十一...

很小的时候,记得的一个字就是“饿”。 隔天,菜场里挂出一块牌子“明早供应雪花菜(豆渣)”。供应雪花菜的那几天,天上飘了点雪粒子,被风卷起来扑打着窗子。但是,买雪花菜的队伍排到...

文 / 陆相华 土地是有情感的,就像人与人之间的嫌隙,如若不生长亲爱也会生长仇恨,生命本身的存在就是你以外的其他生命的存在,其间充斥着各种变量,就像存在必须呼吸,地脉亲和之地一定...

夜如同一张漫无边际的丝网,罩在工厂的上空,寒星似乎是嵌在网格上的眸子,时而挤挤眼,时而有露露娇小的虎牙,把笑晕涂抹在寂寞的苍穹。 灯光一明一暗,犹如远方飘渺的梵婀铃。月轮如钩...

入夏时节的早晨是有些期盼的,白天的阳光下还是感到有些潮热了。虽然不像盛夏的烈日微微露出峥嵘,就将你逼入门窗紧闭的房间内。入夏时节最不缺的便是那一场接一场雨。天空彷佛孩童的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