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下这个题目,便想起家父喝酒的事。东北人喝酒向来是比较爽利,记忆中家父整日在那里喝酒,这是一件让人讨厌的事。我至今喜喝烧酒恐怕和家父分不开,家父对酒,向来是不喜曲酒,家里做菜也要用烧酒。葱爆羊肉这道菜要想好,必得用烧酒烹它一烹,烧酒烹下去,火“轰”地起来,这道菜才好吃,用料酒则没那个味道,北方的老黄酒更不行,太甜。真正的喝酒,菜倒是在其次,大鱼大肉地上来倒不为好酒者所喜,盐煮花生米或是简单的一盘猪头肉即可,但一定不能急匆匆赶路样你追我赶地喝,慢慢地一边喝酒一边说话,一粒花生米要分两次吃。这是真正的喝酒把式所为。现在想想,又羡慕他们。

家父喝酒,向来不行酒令,只记得有一次家父和他的朋友说起喝酒划拳的事,念了一次“螃蟹一呀,爪八个呀,两头尖尖,这么大的个儿呀”,这个令的有趣之处在于如果一路念下去会像学算术一样不停地加来加去,“螃蟹俩儿呀,爪十六呀,两头尖尖,这么大的个儿呀”,“螃蟹仨呀,爪廿四呀……”如此一路加下去也挺有意思。家父不爱斗酒,喝到兴头只把那本母亲叫作“酒鬼书”的书取过来随便翻,翻到某一页,该谁喝谁就喝,也大有意思。比如这一页是画了一个古时的小脚女人一左一右挑了两大桶水在那里蹙眉踧步,在这幅画的旁边便写有“翻到此页者左右宾客各饮一大杯”,或者是画面上画了两个人正在交头接耳,旁边便写有“席上交头接耳者饮”。父亲很喜欢这本软软的线装书,一本书酒友们轮着翻,一圈下来谁都不少喝。有一次,父亲找不着它,问母亲,母亲说大概在镜子后边,父亲抬手去镜子后边只一摸便找到了它。这本书后来归了我,再后来一个朋友看着好玩,拿走和他的朋友们去“左右各一杯”或“交头接耳者饮”去了。

喝酒多年,知道划拳行酒令的事,也知道划拳的规矩,比如划拳的时候你就不能伸出一个食指对人,更不能伸出一个中指给人看,出一个手指的时候小拇指最好也收起来。鄙人酒量虽可以不给东北人丢脸,但向来不善大呼小叫,所以至今还划不来拳。酒令却记下了几个,补记于下,其一是:“一挂马车二马拉,车上坐了姊妹俩儿,大的叫金花,二的叫银花,赶车的就叫二疙瘩,嘚驾,二疙瘩,嘚驾,二疙瘩。”其二是:“一根扁担软溜溜,我挑上黄米下苏州,苏州爱我的好黄米呀,我爱苏州的大闺女,俩好呀,大闺女,三星照呀,大闺女。”其三有大不雅处,却不啻是一首绝好的民间叙事诗,记如下:“赶车倌儿,笑嘻嘻,拿着鞭杆儿捅马伊,马惊了,车翻了,车倌儿的玩意压弯了。”这一酒令虽俚俗不堪,却十分平仄上口,而且在中间还很巧妙地转了一个韵,亦可为初学写诗者做范本也,想必,拍微电影也会叫座。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几千平方米的水泥地面上,正摊晒着上万斤小麦,铺天盖地都是金灿灿的,而周围还有一些高层写字楼。已近天命之年的我,是第一次见到这样壮观的场面。 这不是晋南故乡的打麦场,这是北京的...

1 我的老家,位于长江中游的湖北黄州。当我考上南京一所大学,担忧就袭上了家人心头。湖北人把下游的人称为下江人,湖北的普遍舆论是,下江人“心机”最盛。 临行前,奶奶百般叮嘱我:“...

位于山东南部黄海之滨的日照,因“日出初光先照”而得名,阳光照耀下的植被张扬着无限生机与活力,蓝天、碧海、金色沙滩的特色尽显风情万种,被誉为“东方太阳城”。没去日照之前,早就...

清晨起来,出门,一头撞进一片浓郁的花香里。每年5月下旬,是新疆沙枣花开的时候。小区院内有几棵不起眼的沙枣树,此时整个小区角角落落无不弥漫着馥郁的伴随我走过童年、少年时代直至今...

盛慧,1978年生于江苏宜兴,一级作家,佛山市作家协会副主席,佛山市艺术创作院副院长。著有长篇小说《风叩门环》《白茫》《闯广东》、中短篇小说集《水缸里的月亮》、散文集《外婆家》《...

王干,作家、学者、书法家,文学创作一级。现任中国作协小说委员会委员、中国书法篆刻研究所教授、扬州大学文学院教授。著有《王蒙王干对话录》、《汪曾祺十二讲》、《王干文集》(十一...

很小的时候,记得的一个字就是“饿”。 隔天,菜场里挂出一块牌子“明早供应雪花菜(豆渣)”。供应雪花菜的那几天,天上飘了点雪粒子,被风卷起来扑打着窗子。但是,买雪花菜的队伍排到...

文 / 陆相华 土地是有情感的,就像人与人之间的嫌隙,如若不生长亲爱也会生长仇恨,生命本身的存在就是你以外的其他生命的存在,其间充斥着各种变量,就像存在必须呼吸,地脉亲和之地一定...

夜如同一张漫无边际的丝网,罩在工厂的上空,寒星似乎是嵌在网格上的眸子,时而挤挤眼,时而有露露娇小的虎牙,把笑晕涂抹在寂寞的苍穹。 灯光一明一暗,犹如远方飘渺的梵婀铃。月轮如钩...

入夏时节的早晨是有些期盼的,白天的阳光下还是感到有些潮热了。虽然不像盛夏的烈日微微露出峥嵘,就将你逼入门窗紧闭的房间内。入夏时节最不缺的便是那一场接一场雨。天空彷佛孩童的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