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年轻,她可爱,她爱说爱笑,她活泼开朗,她向往自由——但是每一次,当她看到“多余的人”“空心人”这样的说法,就像被刺了一下。

父母都是老师,一直以来在家庭的氛围里,读书是唯一的出路。女孩子嘛,读读文科专业就好,顺顺利利读完研究生,再找份安稳的工作。

她不服气,说:“谁说女生理科不好?”

父母说:“没说,女生有理科好的——但你理科一般呀。”

其实她文科也不算强,而且每次考试一堆毛病:粗枝大叶、毛手毛脚、填错学号……她曾经与家长激烈争辩,说:“你们根本不考虑我的梦想。”

父母说:“你的梦想是什么?”

她……答不上来。她想当自由插画师,但她也疑心只是喜欢那种长发飘飘、浓墨重彩的气质;她渴望像三毛一样长裙短靴走天下,但这是一种可以模仿的人生吗?

当老师说:“你们要扬长补短。”她心虚地想到自己的短处:胆小、不能吃苦、幼稚……长处呢?一个也想不出来。她没有哪科成绩优异。她和所有同学一样学钢琴,学到六级就放弃了。她学过跳舞,不会劈叉也不能下腰。书她是看的,但那种世界名著她看不下去。

所有人都说:自信的人最美丽。她却经常想哭:她拿什么东西自信呢?一个一无所长的人,将如何走自己的人生路。

我笑起来,给她讲苏炳添的故事:

苏炳添出生在广东省中山市古镇镇,家境普通,他从小并不是一个天资聪颖的孩子,自然而然地上家门口的小学、初中。他不高,到初三毕业的时候也才160厘米。他成绩不好,未必能考上普高——那么,说不定就会初中毕业去打工吧?也没什么不好,小镇少年的梦并不远。

但意外发生了。他上了初二,学习成绩不怎么样,老师很有责任心,每天都让他留堂补课。玩心很盛的苏炳添,偶然知道,学校的田径队每天下午都要训练,与补课正好撞车。于是,为了逃避补课,他加入了田径队。

几个月后,15岁的苏炳添第一次参加正规比赛,在中山市中学生田径比赛中拿到第一名。这算天赋显露吗?很难说。至少当时,没人想到他会成为亚洲飞人。

我们到底是如何发现自己的优点的?在一次次的实践中。苏炳添不跑步,永远不会发现自己的跑步天赋。其他人也一样。

你经常考试,所以你知道自己的成绩不够好。

但是,你做过家务吗?

我有位朋友,非常能干,在我家做客,从进门起,一路帮我清鞋架清书架,去上个卫生间,信手把我雾蒙蒙的镜子擦干净了。他是个男的,学会这些,是在海外留学的时候。借由做家务,他培养起了对条理对收纳的爱好,并且放在工作中,他的百度网盘,上面文件清清楚楚,跟个电子图书馆似的。

你刻意学过什么技能吗?

我的高中阶段,学校每一年会有一周的劳技课,会安排几种课目学习:打字、裱画、做收音机、钉扣子……我就是在那时,用老式打字机学会了打字,而且有惊人的高速度。

你有在某一方面下过功夫吗?

我从小体育不好,体育课对我来说,最痛苦的是在同学面前出丑。为了能顺利通过考试,我决定在家里练习仰卧起坐,练了一个暑假。之后,在读书阶段每一次体育考试,我都能在半分钟之内仰卧起坐到满分,然后,淡然从垫上爬起,收获同学的赞美。

我有体育天赋吗?没有。但我收获了自信:我是一个多么有毅力的人啊!

苏炳添、我的朋友以及我,都是通过亲身参与的方式,收获了成功、爱好、能力或者至少是自信。

所以,我建议你,广泛地接触生活的各个方向,所有跑道。一方面,专精,竭尽全力,做到最好,试试生命的深度,探求自己智慧的上限;另一方面,广阔,兼收并蓄,事事关心,试试生命的宽度,找寻自己能力的外沿。也许路路难通,但总归有一条是通的,那里藏着你的才华。

其次,我必须诚实地说,大浪淘沙需要不懈努力,大部分才华不是找出来的,而是自己塑造出来的。你不是天生就自律,你是下决心要管住自己。你不是生来就博览群书,你只是一本一本在看书。

而当你拥有第一个优点之后,还有其他奇迹在等待你:优点是有生命的,它会自己长高长大。

苏炳添曾经需要补课,就说明成绩不好;还逃避补课,更简直证明是坏学生。怎么可能,这坏学生,在功成名就之后,心甘情愿把大部分业余时间留在校园?但这是事实。

一边训练,苏炳添一边在暨南大学读本科和硕士。拿到学位后,他便进入大学当老师。他曾说:“比起做教练,我更喜欢当一名老师。”

他是如何发现自己的学习天赋及教学爱好的?

当然也是出于实践。训练中的困难,需要通过学习克服;大赛后的心得,不经传授何以教导后人?

所以,跑吧,这世界这么多的跑道,总有一条是你的金牌之选。但你必须先踏上跑道,同时竭尽全力。

相信我,所有的缺点,都是还未点燃的灯。你是求火的灯,而努力是点灯的火。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几千平方米的水泥地面上,正摊晒着上万斤小麦,铺天盖地都是金灿灿的,而周围还有一些高层写字楼。已近天命之年的我,是第一次见到这样壮观的场面。 这不是晋南故乡的打麦场,这是北京的...

1 我的老家,位于长江中游的湖北黄州。当我考上南京一所大学,担忧就袭上了家人心头。湖北人把下游的人称为下江人,湖北的普遍舆论是,下江人“心机”最盛。 临行前,奶奶百般叮嘱我:“...

位于山东南部黄海之滨的日照,因“日出初光先照”而得名,阳光照耀下的植被张扬着无限生机与活力,蓝天、碧海、金色沙滩的特色尽显风情万种,被誉为“东方太阳城”。没去日照之前,早就...

清晨起来,出门,一头撞进一片浓郁的花香里。每年5月下旬,是新疆沙枣花开的时候。小区院内有几棵不起眼的沙枣树,此时整个小区角角落落无不弥漫着馥郁的伴随我走过童年、少年时代直至今...

盛慧,1978年生于江苏宜兴,一级作家,佛山市作家协会副主席,佛山市艺术创作院副院长。著有长篇小说《风叩门环》《白茫》《闯广东》、中短篇小说集《水缸里的月亮》、散文集《外婆家》《...

王干,作家、学者、书法家,文学创作一级。现任中国作协小说委员会委员、中国书法篆刻研究所教授、扬州大学文学院教授。著有《王蒙王干对话录》、《汪曾祺十二讲》、《王干文集》(十一...

很小的时候,记得的一个字就是“饿”。 隔天,菜场里挂出一块牌子“明早供应雪花菜(豆渣)”。供应雪花菜的那几天,天上飘了点雪粒子,被风卷起来扑打着窗子。但是,买雪花菜的队伍排到...

文 / 陆相华 土地是有情感的,就像人与人之间的嫌隙,如若不生长亲爱也会生长仇恨,生命本身的存在就是你以外的其他生命的存在,其间充斥着各种变量,就像存在必须呼吸,地脉亲和之地一定...

夜如同一张漫无边际的丝网,罩在工厂的上空,寒星似乎是嵌在网格上的眸子,时而挤挤眼,时而有露露娇小的虎牙,把笑晕涂抹在寂寞的苍穹。 灯光一明一暗,犹如远方飘渺的梵婀铃。月轮如钩...

入夏时节的早晨是有些期盼的,白天的阳光下还是感到有些潮热了。虽然不像盛夏的烈日微微露出峥嵘,就将你逼入门窗紧闭的房间内。入夏时节最不缺的便是那一场接一场雨。天空彷佛孩童的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