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干:泼酒滦水祭英魂(节选)

查干,蒙古族,1938年11月6日出生于内蒙古哲里木盟扎鲁特旗嘎亥图村,毕业于内蒙古蒙文专科学校编辑专业。中国作协会员、中国诗歌学会常务理事、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会员、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资深会员、朱鹮代言人。曾任内蒙古乌兰察布盟文化局创作员、乌兰察布盟文联副主席,《民族文学》杂志社副局级专职编委、编审,第二届和第五届鲁迅文学奖诗歌奖终评委,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创作有数百万字的各类文学作品,其中散文、随笔、评论、序言百余万字,诗歌两千余首,有作品被收入各类文学大系及选本,部分作品被译成美、英、法、日、朝、匈牙利、波兰等文介绍到国外。出版有《爱的哈达》《彩石》《蹄花》《无艳的一枝》《灵魂家园》《红叶归处》等多部诗集与散文随笔集。诗歌《彩石》《大漠畅想曲》、诗集《灵魂家园》分获第一、二和五届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创作骏马奖。所创作品曾获20余次国家级和省部级文学奖项,主编作品曾获10余次优秀编辑奖。

泼酒滦水祭英魂

◎查干(蒙古族)

每一个时代,都有自己的伟人和英雄豪杰。他们像一颗颗灿亮的启明星,照彻高寒的天空和苦难的大地,给劳苦大众以希冀与光明。历史,在不断地重复着这样的场景,史册翻了一页又一页。

那一年的晚秋时节,风微寒,日还暖,辽阔的天空一片清明,除了几片散淡的云絮之外,再无他物。不不,还有一只褐色山鹰,背负金光,在空蒙的长天,自由翱翔。我们,参与“第二期中国唐山国际作家写作营暨百位诗人写唐山”活动的作家和诗人,驱车前往,距离唐山两个小时路程的乐亭县大黑坨村,去寻访一位革命先驱诞生和成长的地方——李大钊故居。我们怀着虔诚的心,迈着沉重而缓慢的步伐,仔细观察着这里的每一个细节,哪怕是一棵草、一株树、一丛花。我坚信,一个伟大人物的诞生之地,必定有与其他地方所不同的风水与特质。

此刻的大黑坨村是宁静的、沉实的、质朴的,仿佛在深入思考一道前所未有的哲学命题。那些矮小的,平顶的房舍之上,晒着一网袋一网袋的金色苞谷,它们闪着迷人的光芒,仿佛在诉说往日旧事。而那些高大的苹果树和梨树,虽然脱尽了绿叶,枝干仍挺拔地站在那里,仿佛在验证生命的坚韧和力度。故居的院墙下,蹲着一排白发老人,他们像是在享受阳光的抚爱,又仿佛在看守这一处圣地。他们憨憨地笑,但不言语,只以亲切的目光追随着我们,其中的内涵,深邃而不可测。我猛然想起,朝圣这个不太贴边儿的词汇。

故居,坐北朝南,呈长方形。分前院、中院和后院。面积不算大,但适宜居住,看上去像一位饱经风霜的老翁,在摆弄他的旱烟袋。

故居的修复,始于1958年7月1日。其间,对原有的建筑进行了大规模的修葺和加固。1976年,定为河北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1988年,经国务院批准,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据介绍,这一处房产,始建于清光绪七年(公元1881年),是由李大钊的大祖父李茹珍监造,距今已有百余年的漫漶时光。始建时,他的大祖父绝不会想到,这里会诞生一位改变国家和大众命运的伟大战士和智者。至此,我不得不深入思考,为什么光明和真理的支点,往往在质朴的民间,而非华丽的富贵阶层这个问题。

当李大钊只有4岁之时,他的大祖父李茹珍就开始教他背诗、认字、写字。由于严格的家教和早期的智力开发,李大钊5岁时,就能熟读和背诵私塾里的启蒙书籍《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6岁时就能在门口的老母庙前,读得一些街边标语、广告等文字,被村里人呼为神童。

晚秋十月,乐亭大地一片安静。大黑坨村带有庄稼香味的阳光,继续温暖着我们这些造访者。故居前院那些藤萝,显得十分古老,然而,虽枯犹荣。中院的那几株丁香树,花色虽然暗淡,芳香犹在。玉簪花已经萎去,但我们仍然读到了她骨子里的优雅和高洁。恰在此刻,李大钊那尊青铜坐像,似乎轻咳了一声。当我惊愕回首时,只见历史的水雾,漫卷而来。我读到了一盏温暖的灯火,在浓重的水雾下,明明又灭灭。别担心它会被吹灭,因为真理和理想之炬,不断地在点燃着它。

说来,这只是一处平实的故居,但在中国共产党英勇奋斗的整个历程上,却有着极为特殊的价位。可不可以说,它是中国革命大厦的第一块基石?在这以后,他在北京后宅胡同的居所里,又度过了他人生和事业的黄金时代,也是异常忙碌的时期。在这里,他为传播马克思主义、创建中国共产党、建立国民革命统一战线、巩固和发展国共合作、领导北方革命运动,作出了巨大的贡献。也成为名重当时的、具有高尚品质的学者和思想家。在当年,许多的热血青年慕名而来,并受到启蒙教育,甚至在李大钊私宅,借宿和学习过。

他是中国共产主义运动的先驱,是中国共产党的主要创始人之一。1924年底,任党的北方区执行委员书记。1922年受党的委托在上海与孙中山先生谈国共合作,以共产党员的身份加入国民党,1924年出席国民党一大,当选为中央执行委员。他所提出的关于中国革命的性质、任务、特点等一系列论述,成为中国共产党人把马克思主义与中国革命具体实践相结合的光辉先例。他的大量论著,有待于我们继续进行深入的探索和研究。

不幸的是,1927年4月6日这一天,他被奉系反动军阀逮捕。4月28日,被绞杀于北京东交民巷京师看守所之内。同时遇难的,还有十几位革命者。临刑前,他慷慨激昂,大义凛然,大声高呼,“共产党万岁!”并坚定地说,“不能因为反动派今天绞死了我,就绞死了伟大的共产主义,共产主义在中国必然得到光辉的胜利!”时年,38岁。

他在《牺牲》这篇文章里,曾经这样说过:“人生的目的,在发展自己的生命,可是也有为发展生命必须牺牲生命的时候。因为平凡的发展,有时不如壮烈的牺牲足以延长生命的音响和光华。绝美的风景,多在奇险的山川。绝壮的音乐,多是悲凉的韵调。高尚的生活,常在壮烈的牺牲中。”

......

(阅读全文,请见《民族文学》汉文版2022年第6期)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盛慧,男,一九七八年生于江苏宜兴,文学创作一级,佛山市作家协会副主席,佛山市艺术创作院副院长。作品散见于《人民文学》《十月》《花城》《山花》等刊,并被翻译成英文、俄文、蒙古...

晚风喘着微弱的气息,轻拂着茸茸的苇絮。苇絮则悠悠地搔弄身躯,相互婆娑着,款着松软的裙摆,低嘘着悠长的口哨。 白洋淀清湛无垠的河面,袅着串串波起的微澜。水中的鱼儿晃着红红的鳞片...

“这一定是偷来的一个词!” 听到我身边的那位朋友说这句话时,我的脑海里立即蹦出了个大问号:怎么回事?我对面坐着的姚经理脸上露出了一丝不满,继而是一种疑惑,就像一个人拿出家传的...

一 陕北以北,毗邻晋、陕、蒙的府谷高寒岭,注定是一个藏经入典的重地。 在先秦历史上,这里分属晋、魏、赵国的领地,秦时被称作上郡,南北朝时为匈奴地。北部毗邻内蒙古准格尔和伊金霍...

我总在找那一副完美的煎饼。小贩刷刷在滚热的圆形底盘上一摊一卷,敲入蛋裹入油条,熟练者不要一分钟就能做好,并不难,所用食材常见。可是我到处走啊走啊,在各处街边,在网上有好评的...

一个光明区,有数个这样的街道,而深圳有数十个这样的街道,似乎终于想明白,深圳为什么会发展得这么快,疫情后依然显现出强大的实力与后劲,就在于这种全新的城市运作模式。每一个细胞...

我记得我是被兰州的阳光扎醒的。那是22年前的夏天,我从兰州站下车,朋友来接我,高原上的城市披着闪闪发光的银针,如同一个闪光的刺猬。我的身心都被这尖利的阳光扎了一下,强烈的感觉...

年轻时候,特别是没有书架更没有书房的时候,特别渴望坐拥书城的感觉。其实,很大程度上,是虚荣的心理作祟。后来,看到青艺演出田汉的话剧《丽人行》,其中那位丽人和富商刚开始同居时...

在这个很是“废名”气的题目下,我想说说鲁晓敏和他的书。我记住松阳,是因为两个人,叶法善和鲁晓敏。西屏老街的博物馆里有叶法善像,面如朗月,眼若卧蚕,一股袅袅仙气,我想如果晓敏...

某年我从重庆辗转去云南,去寻找一位英雄的故乡。落地后满耳异地乡音,我用蹩脚的普通话告诉搭客的师傅,我要去自己只在纸上见过的通海。大约车要行三个小时,走到半路我竟然有些警惕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