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源于青藏高原的万里长江,流经云贵高原,像一条巨龙狂奔而来。她的上游,有一个金子般闪亮的名字——金沙江。因被山水冲击入河的泥沙中,含有一片片闪烁的金沙,沿岸百姓有淘金沙的传统,这条江在宋代便有“金沙江”之名了。

我曾数次走进金沙江,那深谷奇峡、高滩急流,让人置身于“雷霆斗高江急峡,古木苍藤日月昏”“金沙水拍云崖暖”的神奇诗意之中,壮怀激烈。

最近,我从武定己衣镇神秘的大裂谷又一次来到金沙江,眼前却不复那浊浪冲天、涛声如雷的景象。江水清澈,玉水平波,两岸绿林掩映着青瓦白墙的民居,缕缕白雾,在青山农舍间缭绕,不是桃源,胜似桃源。江面上展翅嬉戏的白鹭和不知名的花背小鸟,将影子投在水底,让你惊叹水的纯净和明亮。己衣,彝语意思为水边的寨子、翻过山梁的云上山村,如今,景如其名,像一首清新的抒情诗。

金沙激流化为玉水碧波、平湖千里,是因为金沙江上建立了乌东德水电站等重要水利工程。

经批准,我们乘快艇进入了金沙江乌东德水电站水域。这是一场金沙长湖如诗如画的生态文化之旅,也是新中国金沙江伟大水电工程的建设之旅。

1956年6月,毛主席三次畅游长江后,写下《水调歌头·游泳》:“风樯动,龟蛇静,起宏图。一桥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更立西江石壁,截断巫山云雨,高峡出平湖。神女应无恙,当惊世界殊。”即将建成的长江大桥,使他诗情焕发,抒发了中国人民建设伟大的社会主义祖国的豪迈气概,并写到了设想中的三峡工程。后来,他还把目光投向金沙江,请专家论证在金沙江建设水电站的可行性,并派出测量人员到金沙江勘察。金沙江大峡谷,谷深峡窄,水流湍急,蕴藏着巨大的水能资源。但由于当时国力所限,这只能是梦想中的蓝图。进入新时代,综合国力更加强大,高科技发展举世瞩目,金沙江上的世界级环保水电站,一个接一个横空出世……

今天,畅游在金沙江中段四大梯级水电站形成的金沙湖,回想“高峡出平湖”的诗情画意,心胸开阔,豪情满怀。金沙湖,是高峡平湖,也是名副其实的高峡长湖。

在云南境内的金沙湖,多物种生态保持完好。沿湖两岸,由于未受到第四季大陆冰川覆盖,加上河谷所经山脉南北走向,成了欧亚大陆生物的避难河谷,是多种生物群落的富足地区。沿江两岸各族人民善待大地山川一切生命的风习,更是使各种生物得到保护、得以衍生。两岸丛林,是金丝猴、雪豹、孟加拉虎、黑颈鹤、白鹭等77种国家级保护动物生活的家园。河里有不少稀有鱼类,如圆囗铜鱼、齐口裂腹鱼、前臀鮡、胭脂鱼等,恐怕多数人没听说过。香杉、桫椤、红豆杉等34种国家级保护植物,也生长在这里。一年四季,万紫千红的杜鹃,接续盛开,种类多达70多种。龙胆草、马先蒿、野百合、野虫蝼、野山菊等各色花朵,使金沙大峡谷成为花的峡谷,两岸花墙从谷底直伸进谷顶的云雾中。河谷的攀枝花,每到岁末年初,高举着玛瑙般的花朵,宛如满天朝霞。五月凤凰,使金沙江两岸成了红色天地。河谷气候温热潮湿,四季均有农作物和果蔬生长,稻谷、玉米、洋芋、番茄、甘蔗、杧果、柿子等,覆盖两岸的梯田、坡地。此时正是杧果成熟的季节,岸坡上果树成林,硕果累累,成了黄金树。

建水电站后的金沙湖,保持了原有的生态景象。清澈如玉、碧透一湖的长水,似玉带缠绕着两岸青山。她又用明亮的镜子,使山脉青峰,映照在湖水中,让人目不暇接。如玉的湖水让青山更加秀美,神奇无比的山峰形态,使湖水更富于浪漫的气息。

随着山势走向,金沙湖变幻着莫测的姿态。往东航行10多公里后,山峡变窄,湖水更幽,奇妙景观如立体画廊。两岸山峰,有的被云雾缠绕,时隐时现;有的像玉笋,又似莲座托花;有的山坡杜鹃如林,现在还开着星星点点的朵儿;有的似披着白丝巾的美人,凝望着一湖玉水碧波。或清幽秀美,如烟雨薄雾里的水墨丹青;或神秘莫测,朦胧如诗;或奇峰举哈达,迎神女光临。

长湖如画廊,不知不觉,一座巍峨的拦江大坝,屹立面前。这就是乌东德水电站厂区了。

热情的乌东德水电人,说起他们亲手建的这座巨型电站,满是自豪。

建乌东德水电站,是国家赋予的神圣使命。电站坝址处在四川会东县和云南禄劝县乌东德镇的金沙江上,因厂区位于乌东德镇,取名乌东德水电站。

乌东德,在当地彝族的语意中,是五谷丰登的坪子。但当地的苗族人,又解释为云雾缭绕的地方。地名,寄托着人们对生活的美好向往。乌东德电站是目前中国排名第4、世界排名第7的大型水电工程,是国家实施西电东送、促进西部开发、打造“绿色能源品牌”的重大举措。工程建设者们秉承打造精品工程、创新工程、绿色工程、民生工程的宗旨,克服在高峡深谷、陡峭险坡上施工的困难,2020年6月实现首批机组发电,2021年6月全面建成乌东德水电站,提前半年实现所有机组发电投产,向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献上了一份厚礼。

此时,我们站在雄伟的乌东德电站的大坝上,听建设者回顾6年来电站建设的日日夜夜。那是新中国水电建设大国重器的史诗篇章。在我眼中,电站那雄伟的大坝,就是为他们立下的一座光荣的纪念碑。那些悠长的地下隧道、水下的厂房机组,记录着他们的智慧、心血和对祖国、人民的忠诚。那一个个移民新村,以崭新的面貌,向世人叙述脱贫后的村民们的幸福生活。乌东德水电站,创造了水电建设史上的多个第一:为防库区温差变化造成坝体开裂,大坝建设使用低热水泥,是世界水坝建设史上的创举。电站坝高270米,坝顶上游面弧长326.95米的混凝土双曲拱坝,厚高比仅为0.19,是目前世界上水电站建设史上,第一座超薄300米特高拱坝。这里还有世界已建成水电站中单机容量最大的机组。

乌东德水电站和白鹤滩水电钻、溪洛渡水电站、向家坝水电站梯级相连,一水金线连四珠,由此形成的玉水碧波长湖,也是世界上最大最长的清洁能源绿色走廊。建设者们在水电开发中采取过硬措施,兼顾对生物资源的保护,保护长湖上的每一朵花、每一根草、每一棵树、每一个动物、每一条鱼虾,成为人们的自觉。金沙江特有珍稀鱼类保护繁殖孵化放流站的建立,陡峭边坡泥石流的治理,自然水域生态修复等措施并举,使圆口铜鱼、长薄鳅、白甲鱼、齐口裂腹鱼等稀特鱼种,都出现了增繁迹象。

金沙长湖,水更清,山更绿,人民更幸福,也必定是生物多样性品种不断发展的美好乐园。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几千平方米的水泥地面上,正摊晒着上万斤小麦,铺天盖地都是金灿灿的,而周围还有一些高层写字楼。已近天命之年的我,是第一次见到这样壮观的场面。 这不是晋南故乡的打麦场,这是北京的...

1 我的老家,位于长江中游的湖北黄州。当我考上南京一所大学,担忧就袭上了家人心头。湖北人把下游的人称为下江人,湖北的普遍舆论是,下江人“心机”最盛。 临行前,奶奶百般叮嘱我:“...

位于山东南部黄海之滨的日照,因“日出初光先照”而得名,阳光照耀下的植被张扬着无限生机与活力,蓝天、碧海、金色沙滩的特色尽显风情万种,被誉为“东方太阳城”。没去日照之前,早就...

清晨起来,出门,一头撞进一片浓郁的花香里。每年5月下旬,是新疆沙枣花开的时候。小区院内有几棵不起眼的沙枣树,此时整个小区角角落落无不弥漫着馥郁的伴随我走过童年、少年时代直至今...

盛慧,1978年生于江苏宜兴,一级作家,佛山市作家协会副主席,佛山市艺术创作院副院长。著有长篇小说《风叩门环》《白茫》《闯广东》、中短篇小说集《水缸里的月亮》、散文集《外婆家》《...

王干,作家、学者、书法家,文学创作一级。现任中国作协小说委员会委员、中国书法篆刻研究所教授、扬州大学文学院教授。著有《王蒙王干对话录》、《汪曾祺十二讲》、《王干文集》(十一...

很小的时候,记得的一个字就是“饿”。 隔天,菜场里挂出一块牌子“明早供应雪花菜(豆渣)”。供应雪花菜的那几天,天上飘了点雪粒子,被风卷起来扑打着窗子。但是,买雪花菜的队伍排到...

文 / 陆相华 土地是有情感的,就像人与人之间的嫌隙,如若不生长亲爱也会生长仇恨,生命本身的存在就是你以外的其他生命的存在,其间充斥着各种变量,就像存在必须呼吸,地脉亲和之地一定...

夜如同一张漫无边际的丝网,罩在工厂的上空,寒星似乎是嵌在网格上的眸子,时而挤挤眼,时而有露露娇小的虎牙,把笑晕涂抹在寂寞的苍穹。 灯光一明一暗,犹如远方飘渺的梵婀铃。月轮如钩...

入夏时节的早晨是有些期盼的,白天的阳光下还是感到有些潮热了。虽然不像盛夏的烈日微微露出峥嵘,就将你逼入门窗紧闭的房间内。入夏时节最不缺的便是那一场接一场雨。天空彷佛孩童的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