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约我到她家去吃饭,问我想吃什么,我说清炒一个红菜薹吧。

于是她家保姆悄悄问她,真的有人要吃这个菜吗,因为在她的家乡这菜妥妥是喂猪的,根本没有人想吃啊。

每天下午,我家楼下空间隔层就会开几桌麻将,风雨无阻,我常常想有那么好玩吗,端坐不动又浪费时间。

但是有一个朋友告诉我,打麻将根本不是为了赌输赢(现在大多数人打的都是卫生麻将),最主要的可以让人放松,说说俏皮话,是一种社交。

你看,这个就是差异性。

你喜欢的东西和没法忍耐的行为,别人的感受是完全不一样的。

当然这是浅层次的差异性,很好理解,萝卜白菜各有所爱。

然而如果上升到人生观或者价值观层面,就会出现某种偏差。比如有的朋友凡事只用一把公尺作为度量衡,没有升迁就是社会无视我们的存在贪天功为己有,碰到小气鬼必定是无情压榨女性要把我们吃干抹净,遭遇渣男更可以挥舞大棒进行严酷吊打。

但其实工作和生活中碰到的许多问题,并没有我们想象得那么高深或者理论化,可能就是一个差异性的问题。

有时候,我们觉得自己成绩斐然金光闪闪,但是在别人或者领导眼里完全没有掀起波澜,有的人抠门就是简单的怕吃亏,我的朋友中就有从来没吃过他一顿饭的例子,但也仍然是朋友因为他有其他的优点。

渣男就是渣男,我们不能势均力敌的时候就要预判他可能渣。而我们只要保持随时扭头就走的能力,是完全可以抵御渣的。

所以许多时候只要就事论事就好,并且允许别人跟自己想得不一样,不是所有的东西大家认知都要高度一致。

比如同样是吃东西,有的人就是喜欢吃肥肉、动物内脏、甜食,也不一定就是大胖子,就身体一定不好,也不必像看到怪物一样地看待这些人。有些酒鬼就是死了也要喝,他们会觉得我们这些惜命鬼活在世界上有什么意思啊。

也许这仅仅说明了我们的心相与投影有所不同,所以我们对这个世界的认知也会大相径庭。而差异性好的地方则是这个世界既是多元的也是丰富的,同时可以无限兼容。

有差异才会有艺术的诞生,多角度地诠释了我们的生活。

无论你多么不好理解都有理解你的人。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盛慧,男,一九七八年生于江苏宜兴,文学创作一级,佛山市作家协会副主席,佛山市艺术创作院副院长。作品散见于《人民文学》《十月》《花城》《山花》等刊,并被翻译成英文、俄文、蒙古...

晚风喘着微弱的气息,轻拂着茸茸的苇絮。苇絮则悠悠地搔弄身躯,相互婆娑着,款着松软的裙摆,低嘘着悠长的口哨。 白洋淀清湛无垠的河面,袅着串串波起的微澜。水中的鱼儿晃着红红的鳞片...

“这一定是偷来的一个词!” 听到我身边的那位朋友说这句话时,我的脑海里立即蹦出了个大问号:怎么回事?我对面坐着的姚经理脸上露出了一丝不满,继而是一种疑惑,就像一个人拿出家传的...

一 陕北以北,毗邻晋、陕、蒙的府谷高寒岭,注定是一个藏经入典的重地。 在先秦历史上,这里分属晋、魏、赵国的领地,秦时被称作上郡,南北朝时为匈奴地。北部毗邻内蒙古准格尔和伊金霍...

我总在找那一副完美的煎饼。小贩刷刷在滚热的圆形底盘上一摊一卷,敲入蛋裹入油条,熟练者不要一分钟就能做好,并不难,所用食材常见。可是我到处走啊走啊,在各处街边,在网上有好评的...

一个光明区,有数个这样的街道,而深圳有数十个这样的街道,似乎终于想明白,深圳为什么会发展得这么快,疫情后依然显现出强大的实力与后劲,就在于这种全新的城市运作模式。每一个细胞...

我记得我是被兰州的阳光扎醒的。那是22年前的夏天,我从兰州站下车,朋友来接我,高原上的城市披着闪闪发光的银针,如同一个闪光的刺猬。我的身心都被这尖利的阳光扎了一下,强烈的感觉...

年轻时候,特别是没有书架更没有书房的时候,特别渴望坐拥书城的感觉。其实,很大程度上,是虚荣的心理作祟。后来,看到青艺演出田汉的话剧《丽人行》,其中那位丽人和富商刚开始同居时...

在这个很是“废名”气的题目下,我想说说鲁晓敏和他的书。我记住松阳,是因为两个人,叶法善和鲁晓敏。西屏老街的博物馆里有叶法善像,面如朗月,眼若卧蚕,一股袅袅仙气,我想如果晓敏...

某年我从重庆辗转去云南,去寻找一位英雄的故乡。落地后满耳异地乡音,我用蹩脚的普通话告诉搭客的师傅,我要去自己只在纸上见过的通海。大约车要行三个小时,走到半路我竟然有些警惕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