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这个题目,更换了很多次。眼前一直晃动着几个影像:一个我自他四岁起就认识的、刚从英国留学归来的高分子专业男孩、喜欢貂皮的东北人、温暖的黄金茧、执着于纯棉的同事、传说中五台山的宗教之争、久闻不得一见真身的火浣布、中国玄奘煞费苦心的佛教典籍保存、实验室里勾兑出来的纺织原材料。

其实,我更疑惑自己:面对物质世界,何以变得这样理性?这正应了孔子的感触:四十必须不惑。当一个人得知自己在物质世界的亏欠,当这个人刚刚得到物质世界的微妙,便深深懂得了唯物主义的不容易、良苦用心。在物质世界探索的无数先驱们,于经纬中编织衣服的智慧之人、勤劳之人,甚至被癫痫光顾的等等一切区别于常人的人,其实早就感知到了生命真相。他们当中的一些人,只怕更多的后来者,因不知深浅掉进探索的黑洞而受苦,因此书写略带机械化的生存训诫,引导人们使用,暂避风险。然而,现实的门洞里,人们用以抵抗虚无的产物正像缕缕幽香,一次次带来时间深处的芳菲,等待阴阳聚合。聚酰亚胺,它吸引我的是:大地之下,常识之外,如何给我们提供衣服、纸?它考验我们:被泯灭原貌、间接使用的自然资源,当它的灵魂前来,我们是否还能叫出它的自然乳名?

这是一张纸,质地略厚。

我有幸两次叙述它,却只见过一面。今天的追忆,也许先说出与它相关的身价、孕育时长、出生证明,更能锁定人们那向来只盯着黄金的眼球:5亿、50年。眼下,5亿大约可以购买1吨黄金。用这个数量的黄金,贵州省的杉木湖景区造出了两只大地之手,各自托举着一座高架桥。关于手,人们的想象力总是超越起码的常识:景区后来又花钱请人扮演孙悟空,站在一个指根处,很惊艳,很通俗。据说演员每天收入80元。两只手的寓意无论怎么变更,人们还是不能理解宇宙将金灿灿的礼物赐予人间的深意。那实是让人们懂得:黄金,它的本质是金性不变。性,大地上的我们,需要体悟物质世界的各种性。

七年前,世界和平,棱角处只是微微有些擦伤。当时,正值冬天。由于一张纸的横空出世,眼前一片暖色调。面对2014年中国造纸术的新生儿,一只手拎起,用另一只手轻轻弹之,其音沉着冷静。这是稀世绝响。面对它,时间和空间都将被重新叙述。

它的密码:聚酰亚胺。

它的学名:聚酰亚胺绝缘纸。

它的地位:中国原创、世界首创。

它的颜色:金黄色。

它的主导:丁孟贤。

它的绝活:具有持久的热稳定性,可耐250℃以上的高温。阻燃性更好,在400℃以上可以直接碳化,而不燃烧。它还有极佳的电绝缘性。一个是热,一个是火,一个是电。这三者,都可以在一张纸上言听计从。想想过去,要是用它做细木头格子窗的糊窗户纸,一个村庄该是多么智能啊,那才是真正安全的黄金屋啊。眼下,这份奢侈很快就要实现了。返璞归真需要它的鼎力相助。

这样一张纸的出生,很容易就蹦出一个物质伦理问题:它有灵魂吗?它的出生地很重要吗?我其实早在七年前、在抚摸过这张世界最贵的纸之后,就感受到了生命的异样。记得当时,很想给它取名炎黄。这张纸最神奇的地方是,由于化学结构的原因,能自然生成金黄色,又因昂贵,被称为“黄金丝”。其实它比黄金丝漂亮多了!它可以激起人的食欲:浑身是金桔色,是橙子色,是吃野生小河鱼的鸭生出的鸭蛋黄色,是硫华菊色,是熟透的小癞瓜色。就连这种厚度,也让人有食欲:像乡下大婶特意在铁鏊子上烙出的加厚玉米油煎饼,技艺好到没有糊点,火候准确表达了粮食本色。这是我第一次用东北村庄常见的、不用染色的日常主食来形容一张纸。当它军用转民用,就像天女下凡,需要这份眼缘,更需要这份亲切。

仙女,离开浩瀚的宇宙,脱离星星的语言,正需要翻译。也需要落户、需要一个人间的户籍。

七年以后,世界大变,各种秩序波浪般颠倒。随着地下考古的揭晓、空中七彩祥云的几次批量亮相、大地上的植物出现了“摩诃”状,几乎全世界的人被迫停止了逐梦的脚步,都想问问自己来自哪里,到底是精神世界出了问题还是物质世界过于提速?这是我回头反思一张纸、第二次叙述一张纸的理由。之前,我从未关心过它的生平。甚至认为,高科技一旦脱离创造它的人、当它一旦因形而物化,便没有了灵魂。这简直是大错特错,简直忽略了是故乡和松花江水化身一张纸跟随我……

也许,这样解说更让人接受。

也许这就是祖先传下来的神话叙述方法。

这样一张纸,它的亲生父母在吉林市的九站,一段清秀弯曲的松花江边,古称旧站。出生以后,跟随养父母安排,来到省会城市长春,栖身一个十分朴素低调的民营企业,被视若珍宝。而它的养父母,远在3100公里以外的深圳的坪山区,曾是春秋时期的巴国属地。再注释一下:生产线在吉林市、总部在长春、投资者在深圳。再具体一点:形象塑造于吉林市、美名起步于长春、家资背景来自深圳。这里,养父母的投资非常重要!我曾经问过主创人员一个问题:为什么它是世界首创?难道这个领域里起步较早的美国或者其他一些国家,果真做不出这样一张纸吗?得到的答复是:5亿,50年来,因为投入巨大,成败难以预知,一直没有人敢冒险投资。50年里,2000年之前,丁孟贤的五次失败收场,皆因中途的资金断流。由于孕育十分艰难,这样一张纸,也总是以另外一种方式表达感恩。我感受到的生命异样,于2021年的秋天格外明显,甚至像是凭空跳了出来!

一段时间里,我的村庄里的妹妹,着急到城里买一处学区房。可怜她耗尽所有积蓄也难以称心如意;可怜她从春天到秋天,一直在看房子;可怜她在瘦到手脖子筋凸起时,停靠在路灯下打电话对着我哭诉。人间多少生存形态裂变,人间多少拮据难言的母爱,精神折磨与财富掏空,尽在这黄昏的眼泪里。电话中,她总是重复一句话:大姐,那就是一个坑,一个坑!当时我难以理解她,这也不是她本来的语言风格。直到一周以后,我在为这一张高科技的纸梳理生平时,直到我梳理到这张纸的养父母那里,我才恍然大悟!一切要从深圳的坪山区说起:1981年,规划上,曾把坪山区一分为二,增设了坑梓镇。但是到了2016年,又把坪山、坑梓合并为坪山区。坑梓的名号式微,坪山的名号壮大。地名,作为山水灵气、人文史迹的聚集处,也是古往今来各路信息扎堆的自然数据库。它们都记着远在东北苦心培养的一张纸,那是自有人类以来的大事,它们共同到一张纸上倾诉。多么智能的悲壮!因妹妹的名字里有一个梓字,便被3100公里以外的离愁调令征用了。

我们不能否认,当时间深处的大幕揭起,来自深圳坪山区金鱼岭考古遗迹的人文金鱼的美愿,也一定会更喜欢这张纸。它是聚酰亚胺难得的甚至是唯一的鱼界滋阴佳品。如果一切的委屈和无助,都是为这山这岭传达情意,那么一切也可以释然。擦干眼泪,微笑面对。一切也可以当神话去讲,以优美无伤的语言,转化成精神食粮,随需散播。还应该高兴起来:无论多远,一棵梓树的默默操劳日夜尽在。同时,在梓树的慈爱唠叨下,我们与这种叫聚酰亚胺的绝缘纸变得格外有缘……

我心疼、也遗憾那个英国留学归来的男孩。他为了拿到真正的毕业证书,最后的考试,苦到自己的头发像草地被揭起。这比一夜白头更煎熬。回国以后,他首先来到北京中科院。半年还不到,便厌倦了高分子化学的科研工作,改弦更张到上海。他喜欢的是国际谈判、是贸易。这好似延续了他作为小学生的副业、课间开小差:他曾私自把父母从国外带回的旅游零食带到班级悄悄销售,被班主任告到家长那里。每一个人,其实终生都很难走出的是自己的童年!我常想,在他的择业过程中,如果有人从祖宗讲起,讲讲人类衣服的起源、讲讲我们的祖先留下的可以二次开采甚至重复开采的化学宝藏,他一定会生出坚守科研、研发出一种新的高分子材料的信心。也会像50年只做一件事、中国聚酰亚胺领域的重要先驱丁孟贤老人一样。一个我的村庄近100年来、或者干脆说自该村庄有人迹以来产出的第一个真正的留学生,就这样消失于专业之外。我不知道需要多久他才能回来。

人类自古最朴素的心愿就是:有饭吃、有衣穿。这两点,也写在了由玄奘翻译的典籍中。一直以来,我以为,作为史上重要的国际译笔和中印文化交流的重要事件,衣止于当时的衣,义也止于当时的义。然而,由今天的高分子材料新秀聚酰亚胺纤维暂居封顶,原来一切都在生长着!中国的庄子、荀子,原来都还可以是化学家。

聚酰亚胺,酰,它的旧称就是醯。

聚酰亚胺,酰,它暗示了化学反应的核心介质。

这在民间很好理解。到淘宝,常常有买家评论:衣服一股子醋味啊!

自醯到酰,语音流变也在。

衣,于中国文化、中国民俗到底有多重要?

庄子早就说过了:“尧之师曰许由,许由之师曰齧缺,齧缺之师曰王倪,王倪之师曰被衣。”

荀子说:“树成荫而众鸟息焉,醯酸而蜹聚焉。”醯,指的就是醋,确切说是山西的醋。醯人,指的是酿醋的人,周朝时就已是一个阵势浩大、纯净光明、带有专利保护性质的手工酿造业。周礼,醯人的队伍总是不可或缺、人数众多。虽然当时用于祭祀,然而褪去时代功用,今天看来,却也可以勉强留下,作为最新科技酿造成果年终品质大检的底色。一颗虔诚的心,也许就是人类最早的匠心!我这样梳理,是为了告慰掩埋在祭祀深处的聚酰亚胺之名号的滋阴者:醯,我们中国的醋,从味道到衣服,从液体到纤维,是人类精神或鬼神的世界中,首先一部分逃离出来、降落人间、出海远航。这一部分甘于放弃精神供养,去尝试另一种生。因此,醋,在它未见跨界匹配、衣料未成之前,实已饱受精神折磨、超负荷祈祷。那么而今,请祖先们让它没有任何精神负担、轻松完成属于这个时代的召唤吧!聚酰亚胺纤维,是目前人类文明进程中能够舍弃杀生且最保暖的替补材料。这也是人类“造假”的最高境界!

……

(节选自《聚酰亚胺》,详见2022年《美文》五月号)

东珠:聚酰亚胺

东珠,原名徐桂云。现居吉林省。作品见于《青年文学》《作家》《中国作家》等。曾获2013年度华文最佳散文奖、第四届和第五届吉林文学奖、首届三毛散文奖、第十二届长白山文艺奖、第六届红岩文学奖。出版散文集《知是花魂》(作家出版社)。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几千平方米的水泥地面上,正摊晒着上万斤小麦,铺天盖地都是金灿灿的,而周围还有一些高层写字楼。已近天命之年的我,是第一次见到这样壮观的场面。 这不是晋南故乡的打麦场,这是北京的...

1 我的老家,位于长江中游的湖北黄州。当我考上南京一所大学,担忧就袭上了家人心头。湖北人把下游的人称为下江人,湖北的普遍舆论是,下江人“心机”最盛。 临行前,奶奶百般叮嘱我:“...

位于山东南部黄海之滨的日照,因“日出初光先照”而得名,阳光照耀下的植被张扬着无限生机与活力,蓝天、碧海、金色沙滩的特色尽显风情万种,被誉为“东方太阳城”。没去日照之前,早就...

清晨起来,出门,一头撞进一片浓郁的花香里。每年5月下旬,是新疆沙枣花开的时候。小区院内有几棵不起眼的沙枣树,此时整个小区角角落落无不弥漫着馥郁的伴随我走过童年、少年时代直至今...

盛慧,1978年生于江苏宜兴,一级作家,佛山市作家协会副主席,佛山市艺术创作院副院长。著有长篇小说《风叩门环》《白茫》《闯广东》、中短篇小说集《水缸里的月亮》、散文集《外婆家》《...

王干,作家、学者、书法家,文学创作一级。现任中国作协小说委员会委员、中国书法篆刻研究所教授、扬州大学文学院教授。著有《王蒙王干对话录》、《汪曾祺十二讲》、《王干文集》(十一...

很小的时候,记得的一个字就是“饿”。 隔天,菜场里挂出一块牌子“明早供应雪花菜(豆渣)”。供应雪花菜的那几天,天上飘了点雪粒子,被风卷起来扑打着窗子。但是,买雪花菜的队伍排到...

文 / 陆相华 土地是有情感的,就像人与人之间的嫌隙,如若不生长亲爱也会生长仇恨,生命本身的存在就是你以外的其他生命的存在,其间充斥着各种变量,就像存在必须呼吸,地脉亲和之地一定...

夜如同一张漫无边际的丝网,罩在工厂的上空,寒星似乎是嵌在网格上的眸子,时而挤挤眼,时而有露露娇小的虎牙,把笑晕涂抹在寂寞的苍穹。 灯光一明一暗,犹如远方飘渺的梵婀铃。月轮如钩...

入夏时节的早晨是有些期盼的,白天的阳光下还是感到有些潮热了。虽然不像盛夏的烈日微微露出峥嵘,就将你逼入门窗紧闭的房间内。入夏时节最不缺的便是那一场接一场雨。天空彷佛孩童的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