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是园林之城,《苏州园林名录》中共收录了108座园林。我去过其中几所。在拙政园里看过杜鹃展,在艺圃里喝过早茶,在耦园里听过评弹,在可园里写过毛笔字……要说最难忘的,是七夕之夜在沧浪亭里听过一场浸入式昆曲《浮生六记》。苏州园林一般下午5点半闭园,《浮生六记》开启了夜游园林的典范。月光下的园林格外旖旎,一钩新月天如水的美妙和心头跃跃起伏的悸动,久久难忘。

多年前,在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里,我邂逅了一个迷你版苏州园林,名叫“明轩”。当时大吃一惊,没想到在海外竟能看到古色古香的苏州景象。看过介绍后才明白,“明轩”复制的是苏州网师园里的殿春簃。上世纪70年代,大都会得到了一批中国明代家具,一直想把它们陈列出来,却不知放在什么地方比较合适。后来,听从了我国园林学家陈从周教授的建议,建造了“明轩”,曲廓假山,碧泉半亭,让人恍如置身于江南姑苏。站在“明轩”前,我想,假以时日得去网师园看看正版的殿春簃。

去年夏天,偶然看到网师园开启了夜游活动,瞬间忆起沧浪亭之夜,也想起大洋彼岸的“明轩”,于是来了场“说走就走”的小旅行。

网师园藏在一条古街巷里,面积不大,点点星星的灯光和莹白色的月光,营造出令人迷醉的意境,为小小的园林笼上一股神秘之感。讲解员打扮成明代管家的模样,带领游客边游园,边欣赏评弹、昆剧、昆曲、昆舞、笛箫、古琴等八项苏式风味的才艺表演。

走进万卷堂,这里是园林主人接待宾客的主要场所,高悬大厅正上方的“万卷堂”额匾是由苏州才子文徵明书写的。三位古装少女温柔地坐在一套明式桌椅前,手边是三样民族乐器:笛子、扬琴和二胡。她们为游客表演了江南丝竹《花月夜》。琴音古典、悠扬,将我们带入如梦似幻的江南山水画卷中。

昆剧和昆曲,皆发源于江苏昆山。前者着重于说,后者着重于唱。我曾听过多次昆曲,却是第一次观看昆剧。在网师园的撷秀楼(旧时内眷居住的地方)里,“算命先生”和“赌棍”娄阿鼠为游客表演了经典昆剧《十五贯》中的一折《访鼠测字》。原本,昆剧应用昆山腔,为使游客能听懂故事,“算命先生”保留了昆山腔,娄阿鼠则改成了普通话。大家理解无碍,笑成一片。

网师园的庭院北面,有一小轩,名叫梯云室,取梯云取月之意。这里原是园主子女居住的地方。在梯云室里,我们欣赏了姑苏评弹《白蛇传·赏中秋》,琵琶三弦,轻清柔缓,唱的是许仙和白娘子于中秋之日,在苏州山塘街游船赏月的情景。我虽然听不懂唱词,但仍听出了一腔缠绵。月夜、园林、评弹,四处飘荡的苏州情调实在令人沉醉。

夜游网师园最唯美的节目,当属昆舞表演《玉兰》。昆舞,来源于昆曲,是古典舞中的一大流派。白衣舞者,婀娜多姿,手指呈五指莲花式,在集虚斋若隐若现的光影下,翩翩如仙。玉兰花,常见于苏州园林,其色白微碧,香味似兰,完美地诠释出江南的柔美气质。集虚斋,则是园主修心养性读书的场所。

终于来到了殿春簃,这是网师园里的一处独立小院。芭蕉、翠竹、山石、清泉、半亭,清幽而雅致。悠远的箫声,如怨如慕。“君到姑苏见,人家尽枕河。古宫闲地少,水港小桥多。夜市卖菱藕,春船载绮罗。遥知未眠月,乡思在渔歌。”穿着蓝色长服的男子,手持折扇,在箫声中吟哦了杜荀鹤的《送人游吴》。我真想让时光就此停留,把自己定格在这堪比天上人间的情境中。

“不入园林,怎知春色如许?”还有什么比在园林中欣赏昆曲《游园惊梦》更为合宜的呢?我曾参加过一个白领昆曲培训班,唯一学会的选段是《惊梦》。此番在网师园夜幕下重温熟悉的旋律,情不自禁跟着哼唱起来,心中百转千回。浸入式演出,突破了传统舞台限制,以网师园之濯缨水阁为背景,边唱边游,华丽的视觉享受令人感慨不虚此行。

琴棋书画诗酒花茶,为古代文人雅士之标配。在网师园里,我们还观看了茶艺师现场冲泡碧螺春,书画家当场挥毫写大字,而一曲清清泠泠的《关山月》古琴演奏,则为夜游网师园做了一个完美的收梢。

今闻苏韵,才识风雅这般。我爱这古典而迷人的姑苏。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盛慧,男,一九七八年生于江苏宜兴,文学创作一级,佛山市作家协会副主席,佛山市艺术创作院副院长。作品散见于《人民文学》《十月》《花城》《山花》等刊,并被翻译成英文、俄文、蒙古...

晚风喘着微弱的气息,轻拂着茸茸的苇絮。苇絮则悠悠地搔弄身躯,相互婆娑着,款着松软的裙摆,低嘘着悠长的口哨。 白洋淀清湛无垠的河面,袅着串串波起的微澜。水中的鱼儿晃着红红的鳞片...

“这一定是偷来的一个词!” 听到我身边的那位朋友说这句话时,我的脑海里立即蹦出了个大问号:怎么回事?我对面坐着的姚经理脸上露出了一丝不满,继而是一种疑惑,就像一个人拿出家传的...

一 陕北以北,毗邻晋、陕、蒙的府谷高寒岭,注定是一个藏经入典的重地。 在先秦历史上,这里分属晋、魏、赵国的领地,秦时被称作上郡,南北朝时为匈奴地。北部毗邻内蒙古准格尔和伊金霍...

我总在找那一副完美的煎饼。小贩刷刷在滚热的圆形底盘上一摊一卷,敲入蛋裹入油条,熟练者不要一分钟就能做好,并不难,所用食材常见。可是我到处走啊走啊,在各处街边,在网上有好评的...

一个光明区,有数个这样的街道,而深圳有数十个这样的街道,似乎终于想明白,深圳为什么会发展得这么快,疫情后依然显现出强大的实力与后劲,就在于这种全新的城市运作模式。每一个细胞...

我记得我是被兰州的阳光扎醒的。那是22年前的夏天,我从兰州站下车,朋友来接我,高原上的城市披着闪闪发光的银针,如同一个闪光的刺猬。我的身心都被这尖利的阳光扎了一下,强烈的感觉...

年轻时候,特别是没有书架更没有书房的时候,特别渴望坐拥书城的感觉。其实,很大程度上,是虚荣的心理作祟。后来,看到青艺演出田汉的话剧《丽人行》,其中那位丽人和富商刚开始同居时...

在这个很是“废名”气的题目下,我想说说鲁晓敏和他的书。我记住松阳,是因为两个人,叶法善和鲁晓敏。西屏老街的博物馆里有叶法善像,面如朗月,眼若卧蚕,一股袅袅仙气,我想如果晓敏...

某年我从重庆辗转去云南,去寻找一位英雄的故乡。落地后满耳异地乡音,我用蹩脚的普通话告诉搭客的师傅,我要去自己只在纸上见过的通海。大约车要行三个小时,走到半路我竟然有些警惕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