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爱美,化好了精致的烟熏妆,淡淡地涂上橙黄色的唇,身披薄如蝉翼的黑纱,欣然与黄昏赴约。

夜衣袂飘飘,翩然而至。她伸出修长的手臂与几缕白云缠绵起舞,倩影婆娑;与落日余晖细语呢喃,尽释温存。直到最后一抹橘红色的晚霞消失在苍茫的天际……

夜之眼

山川、大地,河流突然失去了光彩,朦胧在暮霭沉沉的傍晚……

夜降临了。大幕拉开,天地一色。她轻舒广袖,上下翻飞,不知疲倦地成为舞动夜的使者;她高兴地忘了形,舞步越加狂野奔放,笼罩了世间的美好与苍茫,妖冶而不近人情;突然她面目狰狞,张牙舞爪,撒开一张巨大的黑网,像浪潮般铺天盖地汹涌而来,吞噬了天空与大地……这里成为夜的狂欢,夜的盛宴,夜的战场!她在战斗!她在宣告这是属于她的领地,神圣不可侵犯!她带着使命而来,她要用邪恶驱赶邪恶,把平安带给人间……

渐渐地,她收起躁动的张狂,化作几缕黑烟逐渐消散,消散,消失在静穆的夜空里……

一钩残月挂在暗蓝的天幕下,柔和而静美。星星闪闪烁烁,像在抚慰疲累而激动的夜,让世界回归了安静……

夜缓缓撩开了神秘的面纱。她张开深邃的瞳孔,洞悉着世间的善恶美丑。她深情地俯视着静寂的山川、大地,河流……一切都是那么静谧和美好……

(2021年5月8日)

【作者简介】徐文艳(女),笔名:蜗牛浅唱,天津人。汉语言文学教育专业,本科学历。中学高级语文教师。积极乐观,笑对人生。喜爱读书,唱歌。闲暇时喜欢用一些文字表达自己对生活的热爱,对人生的感悟。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几千平方米的水泥地面上,正摊晒着上万斤小麦,铺天盖地都是金灿灿的,而周围还有一些高层写字楼。已近天命之年的我,是第一次见到这样壮观的场面。 这不是晋南故乡的打麦场,这是北京的...

1 我的老家,位于长江中游的湖北黄州。当我考上南京一所大学,担忧就袭上了家人心头。湖北人把下游的人称为下江人,湖北的普遍舆论是,下江人“心机”最盛。 临行前,奶奶百般叮嘱我:“...

位于山东南部黄海之滨的日照,因“日出初光先照”而得名,阳光照耀下的植被张扬着无限生机与活力,蓝天、碧海、金色沙滩的特色尽显风情万种,被誉为“东方太阳城”。没去日照之前,早就...

清晨起来,出门,一头撞进一片浓郁的花香里。每年5月下旬,是新疆沙枣花开的时候。小区院内有几棵不起眼的沙枣树,此时整个小区角角落落无不弥漫着馥郁的伴随我走过童年、少年时代直至今...

盛慧,1978年生于江苏宜兴,一级作家,佛山市作家协会副主席,佛山市艺术创作院副院长。著有长篇小说《风叩门环》《白茫》《闯广东》、中短篇小说集《水缸里的月亮》、散文集《外婆家》《...

王干,作家、学者、书法家,文学创作一级。现任中国作协小说委员会委员、中国书法篆刻研究所教授、扬州大学文学院教授。著有《王蒙王干对话录》、《汪曾祺十二讲》、《王干文集》(十一...

很小的时候,记得的一个字就是“饿”。 隔天,菜场里挂出一块牌子“明早供应雪花菜(豆渣)”。供应雪花菜的那几天,天上飘了点雪粒子,被风卷起来扑打着窗子。但是,买雪花菜的队伍排到...

文 / 陆相华 土地是有情感的,就像人与人之间的嫌隙,如若不生长亲爱也会生长仇恨,生命本身的存在就是你以外的其他生命的存在,其间充斥着各种变量,就像存在必须呼吸,地脉亲和之地一定...

夜如同一张漫无边际的丝网,罩在工厂的上空,寒星似乎是嵌在网格上的眸子,时而挤挤眼,时而有露露娇小的虎牙,把笑晕涂抹在寂寞的苍穹。 灯光一明一暗,犹如远方飘渺的梵婀铃。月轮如钩...

入夏时节的早晨是有些期盼的,白天的阳光下还是感到有些潮热了。虽然不像盛夏的烈日微微露出峥嵘,就将你逼入门窗紧闭的房间内。入夏时节最不缺的便是那一场接一场雨。天空彷佛孩童的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