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焰山真是名不虚传,酷热令人难当。

杨教授自北京来,我陪他来火焰山。一大早从克拉玛依出发,到时恰是正午。按照杨教授的意愿,进了吐鲁番盆地,先未去别的景点,直达这里。一下车,就随之满脸淌汗的杨教授说了句:“想那吴承恩当年在淮安写《西游记》,充其量上过东海之滨连云港的花果山,那时又不是信息时代,他怎会知道这万里之遥的火熖山呢?真是神奇!”但从他左顾右盼的神情来看,兴致极高。

新疆地域辽阔,景点间的距离不能和江南相比,一路行程一路大漠风光,才进入绿洲便又来到了火焰山。视觉的变幻,不可谓不大。

这火焰山的山峰并不是很高,与陕北的峁或梁一样。长年的风在整座山上形成了一层层风蚀线,直观这山势,似是一层层的岩石,细看却又像极了一层层压实的沙。天空湛蓝,不见一点云彩,好像一块蓝布罩在了山顶,似乎火焰山就是被这沉重的蓝压低的。阳光变成了一道道白炽的锋芒,直往人们裸露于外的每一寸皮肤里扎。

吴承恩在《西游记》中写道:“西方路上有个斯哈哩国,乃日落之处,俗呼‘天尽头’,这里有座火焰山,无春无秋,四季皆热,那火焰山有八百里火焰,四周寸草不生。若过得山,就是铜脑袋、铁身躯,也要化成汁哩!”杨教授说,昨晚他又翻了下《西游记》中的这段文字,来到山下更加深了对火焰山的印象。唐僧师徒西天取经遇阻火焰山,孙悟空三借得芭蕉扇,扇灭了熊熊燃烧的火焰山。今天前来,连把扇子都忘了拿。不过就这样的高温,扇扇子也没有什么用的。

时节正在7月中,我们抬头看,景区巨型金箍棒温度计测得地表温度为67℃。

镌刻有“火焰山”三个大字的石碑上的字更加火红,几只做道具的骆驼也是懒洋洋的,烈日当头晃得人睁不开眼,周围的一片红色更让人感觉已经置身于火海之中了。

《西游记》中所描写的火焰山虽显夸张,但高温和寸草不生这些基本特征,与火焰山实际情况基本符合。此刻火焰山一片火红,山体的泥土在强烈日光的反射下,似乎是刚出炉的炭火,热浪滚滚,绛红色烟云蒸腾缭绕,热气流不断上升,红色沙土熠熠发光,恰似团团烈焰在燃烧。这样的山当然是光秃秃的,难怪在隋唐时期,便被称之为“赤石山”,当地人也一直称其为“红山”。

唐代著名边塞诗人岑参第一次经过火焰山时,是在严冬,所作《经火山》诗,描述的也是炎热:“火山今始见,突兀蒲昌东。赤焰烧虏云,炎氛蒸塞空。不知阴阳炭,何独烧此中。我来严冬时,山下多炎风。人马尽汗流,孰知造化功。”

导游体贴地对一名撑着阳伞不堪高温的老年女游客说,如果忍耐不了,拍个照就先上车等着去下一个景点。而对年轻一些的游客,则说要带领他们去体验被烤焦的滋味。一名游客接过话头:“再热我也要转一转,千里迢迢赶来,并不是为了和这块石碑合个影。”

火州吐鲁番是我国最炎热的区域,火焰山更甚,这里的高温简直能够熔断人的思维。山下的广场上有几尊铜塑像,唐僧师徒四人之外,当然还得有铁扇公主、牛魔王及其坐骑避水金晶兽。似乎他们早就习惯了这样的炎热,在那里纹丝不动。人们却不敢轻易出手去触摸,个个都像刚出炼丹炉的孙悟空。火焰山的坡上有直通山顶的爬梯,但在这样的高温下,导游劝阻着意欲攀爬火焰山的游人,半真半假地说,曾经有几个游客在这样的时候去攀爬,后来被火焰山烤熟了。

当然这里有坐滑翔机看山的项目,今天却不巧,滑翔机在维修。

在红色的火焰山旁,起初我看到山脚下有一道深沟,沟底下流着一股水,水流不大,但很清澈。这里的水源在何处?沟底长了许多绿树,远看杨树居多,其他树木不好辨认。变换一处角度,远处的盆谷已形成了一条狭长的绿洲,与火焰山荒山秃岭形成强烈对比。一时山峰盆谷红绿相衬,色彩极其鲜艳。导游说火焰山下这样的河谷很多,其中最著名的当数葡萄沟等。

这说明,高温难耐的火焰山山体之下,定是一个天然的地下水库。正是由于火焰山居中阻挡了由戈壁砾石带下渗的地下水,致使潜水位抬高,在山体北缘形成了一个潜水溢出带,从而在更远处滋润了鄯善、连木沁、苏巴什等数块绿洲,一举养育了一方生命。这里出产的无核葡萄名冠全世界,生长的西瓜又沙又甜,周边还出产极负盛名的哈密瓜。

更为令人惊叹的是,在这里世代居住的人们,对水源有异乎寻常的感知,因之发掘并使用了坎儿井来灌溉田园。吐鲁番盆地虽终年高温,这里的人们却大量种植适于高温地带生长的长绒棉。秋天,株高似树丛般的棵棵棉秆上结满了白花花的棉絮,顷刻把一片火州的土地平铺成了雪原。

这就使得吐鲁番这个坐落在红色群山环抱之中的盆地,成为一个令人非常向往的地方。

汪曾祺也来过火焰山:“靠近火焰山时,发现戈壁上长了一丛丛翠绿翠绿的梭梭。这样一个无雨的、酷热的戈壁上怎么会长出梭梭来呢?而且是那样的绿!不知它是本来就是这样绿,还是通红的山把它衬得更绿了。大概在干旱的戈壁上,凡能发绿的植物,都罄其生命,拼命地绿。”

在汪曾祺的眼中,火焰山整个山,就像一场正在燃烧的大火,凡火之颜色、形态无不具,真是一个奇观。我相信汪曾祺对火焰山是作过一番考证的,不然他不会定论,火焰山大概是大手笔的风造成的。

火焰山实在是热,呆不住,在这里的游玩时间比较短,40分钟左右就结束了。一到车边我们就切了个西瓜,旁边的游客们起初很羡慕。但很快就发现一个坡面上立了个很大的遮阳棚,棚里摆满了西瓜,有的西瓜已被切成了很均匀的块,鲜红诱人,虽一块叫价三元,但切开的一堆西瓜,一会儿就告罄。西瓜摊前有一堆沙,沙堆里埋了很多鸡蛋,有的露在外面。这令南方来的客人格外惊奇,在沙里能够烤熟鸡蛋,味道一定别有不同,这样的鸡蛋也很抢手。更多的人在离去前匆忙照相,这酷热难耐的美景,别处更没有。

离去前,杨教授一度长久地凝望火焰山,也许联想起了什么,只听他深有感触地说:“今天虽没有登山,但看到山下的绿洲,感觉人类的力量真是伟大。我相信,只要肯努力,这世上还真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啊!”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几千平方米的水泥地面上,正摊晒着上万斤小麦,铺天盖地都是金灿灿的,而周围还有一些高层写字楼。已近天命之年的我,是第一次见到这样壮观的场面。 这不是晋南故乡的打麦场,这是北京的...

1 我的老家,位于长江中游的湖北黄州。当我考上南京一所大学,担忧就袭上了家人心头。湖北人把下游的人称为下江人,湖北的普遍舆论是,下江人“心机”最盛。 临行前,奶奶百般叮嘱我:“...

位于山东南部黄海之滨的日照,因“日出初光先照”而得名,阳光照耀下的植被张扬着无限生机与活力,蓝天、碧海、金色沙滩的特色尽显风情万种,被誉为“东方太阳城”。没去日照之前,早就...

清晨起来,出门,一头撞进一片浓郁的花香里。每年5月下旬,是新疆沙枣花开的时候。小区院内有几棵不起眼的沙枣树,此时整个小区角角落落无不弥漫着馥郁的伴随我走过童年、少年时代直至今...

盛慧,1978年生于江苏宜兴,一级作家,佛山市作家协会副主席,佛山市艺术创作院副院长。著有长篇小说《风叩门环》《白茫》《闯广东》、中短篇小说集《水缸里的月亮》、散文集《外婆家》《...

王干,作家、学者、书法家,文学创作一级。现任中国作协小说委员会委员、中国书法篆刻研究所教授、扬州大学文学院教授。著有《王蒙王干对话录》、《汪曾祺十二讲》、《王干文集》(十一...

很小的时候,记得的一个字就是“饿”。 隔天,菜场里挂出一块牌子“明早供应雪花菜(豆渣)”。供应雪花菜的那几天,天上飘了点雪粒子,被风卷起来扑打着窗子。但是,买雪花菜的队伍排到...

文 / 陆相华 土地是有情感的,就像人与人之间的嫌隙,如若不生长亲爱也会生长仇恨,生命本身的存在就是你以外的其他生命的存在,其间充斥着各种变量,就像存在必须呼吸,地脉亲和之地一定...

夜如同一张漫无边际的丝网,罩在工厂的上空,寒星似乎是嵌在网格上的眸子,时而挤挤眼,时而有露露娇小的虎牙,把笑晕涂抹在寂寞的苍穹。 灯光一明一暗,犹如远方飘渺的梵婀铃。月轮如钩...

入夏时节的早晨是有些期盼的,白天的阳光下还是感到有些潮热了。虽然不像盛夏的烈日微微露出峥嵘,就将你逼入门窗紧闭的房间内。入夏时节最不缺的便是那一场接一场雨。天空彷佛孩童的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