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一张张致谢海报中,一条条熟悉的马路,浙江中路、南京东路、福建中路……听着周深心语般动人的吟唱,“那些梦来日可望,那些梦闪烁着光亮,采一缕清风携手同往……”以如此的创意与真挚表达对援沪抗疫的各地医护致敬与感谢,令人动容,是他们白衣执甲,日夜兼程,奔赴抗疫一线,为了如常的上海早日回归。

终于上海的新增病例持续下降,各省医护胜利完成任务后顺利返程;终于复工复产复商有序推进,快递物流加速重启,公共交通逐渐恢复;终于春已去,夏已立,我站在阳台上,望着日渐青翠的香樟,呼吸着小满后湿润的空气,2个多月没有走出小区的我,想象着如何与日常的上海重逢;不再是从手机小小的屏幕上看着让人心疼的空寂清癯的条条马路,而是走进我熟悉的通畅有序生气盎然风姿绰约的上海。

我期待着尽早听到亲切的报站声,体验大上海血液的畅通。我想走出小区,从闵行到徐汇,以足够的运气和努力给高三的儿子,找到合适的房子,要靠近学校,可步行前往。让他返校上课时,学得好,吃得好,睡得好,踏踏实实地走在迎接高考的路上。在家上网课,成为这阶段上海学生的学习方式。上海秋季高考时间延期为 7月7日至9日,以尽可能给高考、中考的学生留出到校学习的必要时间。18岁的儿子经历着特殊时期的复习迎考,无论中考和高考,都考验了学生的自律和学习的主动性,面对疫情封控这场大考,我们都是不同年龄的考生,更好的鼓励是共同度过,更好的陪伴,是一起建设心理韧性。

“安心,安心”,这是中山医院普外科张磊医生对我说过的话,他是为我儿子做阑尾炎急症手术的主刀医生。因为他的医术精和责任心,及时沟通和及时处置,在儿子不同病程与恢复状态中说过的“安心”,很能安慰一颗母亲的心。当我们出院时,他正在做手术,心里想着等上海复苏后,一定要向他当面致谢。

今天终于拿着“出入证”,走出了小区大门,不少熟悉的商铺还等候着开启,从有限流动到有序放开,更期待着如常的上海迎面走来。作家刘醒龙告诉我,武汉解封后的第一时间,全家一起去了江汉关,他说:“两江四岸的武汉三镇,过去是生活与存在,现在是生死之交。”

除了与相约已久的朋友相聚,我还要访问千帆历尽的特殊老友。“听风起潮落勾勒沧海,目光所至浦江澎湃,奔赴东海流淌在血脉……”听着周深的新歌,情不自禁地改写着歌词。从曾经工作多年的解放日报大厦的办公室,可以远远地望见外滩的身影,浦江的面容。当我在工作的疲惫中抬起头,望着窗外晚霞中的浦江,还有什么忧伤和劳累不能安慰……在我的心里浦江犹如世事洞明的老友。当可以跨区出行,我会穿过西藏中路,沿着南京东路向前,来到在他的身边,让湿润的江风传递心语。我们在居家隔离的日子里,也认识了很多共度时艰的人与事,个人的“自救”,邻里间的互助,各地医护的有力驰援,上海志愿者的同心守沪,为虹桥火车站外的旅客送上热腾腾的泡面……这段艰难跋涉的旅程中,那些甘苦与悲欢,希冀与忧伤,疲惫中的微笑,坚强中的沧桑,百感交集的泪水,我们正在经历、体验着的一切已汇入我们的生命中,构成了记忆的山脉。

我们是上海生活的亲历者,感受着上海的心跳,浦江以不息的奔流回应着我的诉说,江声浩荡,从心里升起,愿我们有科学、法律、人性之光同行,愿浦江升起的霞光是对所有亲历者的祝福。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几千平方米的水泥地面上,正摊晒着上万斤小麦,铺天盖地都是金灿灿的,而周围还有一些高层写字楼。已近天命之年的我,是第一次见到这样壮观的场面。 这不是晋南故乡的打麦场,这是北京的...

1 我的老家,位于长江中游的湖北黄州。当我考上南京一所大学,担忧就袭上了家人心头。湖北人把下游的人称为下江人,湖北的普遍舆论是,下江人“心机”最盛。 临行前,奶奶百般叮嘱我:“...

位于山东南部黄海之滨的日照,因“日出初光先照”而得名,阳光照耀下的植被张扬着无限生机与活力,蓝天、碧海、金色沙滩的特色尽显风情万种,被誉为“东方太阳城”。没去日照之前,早就...

清晨起来,出门,一头撞进一片浓郁的花香里。每年5月下旬,是新疆沙枣花开的时候。小区院内有几棵不起眼的沙枣树,此时整个小区角角落落无不弥漫着馥郁的伴随我走过童年、少年时代直至今...

盛慧,1978年生于江苏宜兴,一级作家,佛山市作家协会副主席,佛山市艺术创作院副院长。著有长篇小说《风叩门环》《白茫》《闯广东》、中短篇小说集《水缸里的月亮》、散文集《外婆家》《...

王干,作家、学者、书法家,文学创作一级。现任中国作协小说委员会委员、中国书法篆刻研究所教授、扬州大学文学院教授。著有《王蒙王干对话录》、《汪曾祺十二讲》、《王干文集》(十一...

很小的时候,记得的一个字就是“饿”。 隔天,菜场里挂出一块牌子“明早供应雪花菜(豆渣)”。供应雪花菜的那几天,天上飘了点雪粒子,被风卷起来扑打着窗子。但是,买雪花菜的队伍排到...

文 / 陆相华 土地是有情感的,就像人与人之间的嫌隙,如若不生长亲爱也会生长仇恨,生命本身的存在就是你以外的其他生命的存在,其间充斥着各种变量,就像存在必须呼吸,地脉亲和之地一定...

夜如同一张漫无边际的丝网,罩在工厂的上空,寒星似乎是嵌在网格上的眸子,时而挤挤眼,时而有露露娇小的虎牙,把笑晕涂抹在寂寞的苍穹。 灯光一明一暗,犹如远方飘渺的梵婀铃。月轮如钩...

入夏时节的早晨是有些期盼的,白天的阳光下还是感到有些潮热了。虽然不像盛夏的烈日微微露出峥嵘,就将你逼入门窗紧闭的房间内。入夏时节最不缺的便是那一场接一场雨。天空彷佛孩童的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