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后的空气特别清新,淡淡的林木香随风溢满房间。“哞——哞——哞——”的叫声吸引我看过去。晨光下,那五头水鹿又从茅草丛中钻了出来。它们一边走,一边晃着头前后左右地望着,仿佛在观赏这美妙的风光。它们经过护林棚,仿佛友好地向我们打着招呼。“哞——哞——哞——”,我也用手做成喇叭状,爬在窗口,模仿鹿叫声回应着这些野生水鹿。

刘老慢慢走过去,轻轻地抚摸走在前面的鹿的头,那鹿低着头好像很享受他的抚摸。刘老招招手,水鹿慢慢向前走去。刘老回过头对我说:“在前面开道的是母鹿,中间是三只幼鹿,有着长角断后的是公鹿。”刘老指着溪谷旁一片茂密的竹林说:“你看,这些水鹿是奔着那些刚长出的竹笋去的。”我用望远镜慢慢扫向那片竹林。果然,水鹿们在竹林里停了下来,它们慢慢地用嘴将竹笋卷起,然后连皮吞进嘴里,嘴唇一张一合,细细地咬。

“它们吃得太香了。”我感叹道。一头体型较小的水鹿可能吃饱了,跳进那个溪水汇聚的绿色溪塘,悠闲地在塘中慢慢游了起来,接着另外两只幼鹿也跳了下去。溪塘里顿时荡起阵阵波浪,波浪涌向岸边的水草和黑黑的泥土,平静的溪塘顿时沸腾起来。

“真会享受。”我一边看,一边高兴地嘀咕着,仿佛是自己在溪塘里游一样。

就这么看着,天色渐渐暗淡下来。月色中,山静悄悄的,这山仿佛也困了累了,开始沉睡,天地间空旷寂静。在亮堂堂的月光照射下,漆黑的山坡泛着幽暗的亮光。月光下,弯弯曲曲的山路仿佛一条乳白色的溪流,在狮子口山周围绕来转去。

大山位于湘、粤、赣三省交界处的湖南郴州,连接3个县区,35万亩原始森林,7万多亩草山,有着丰富的动植物资源,是中国南方一个重要的遗传基因库,也是极其重要的一道生态屏障。刘真茂老人在这座大山坚守了30多年,他说他的身体与灵魂巳融入这些大山。大山曾经到处是枪声,陷阱、兽夹,水鹿这样的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已成为传说。

月光下,刘老慢慢地说着往事:“那天,有一群人上了山,说要打几头野水鹿。我当时心里‘咯噔’了一下,心想,今天还看到水鹿在溪塘里游水,说不定此时它们还在溪塘呢,得去给它们报个信。我让那伙人先住下来休息。那晚的月亮像是到太阳那里借来了火,像团小火球似的,亮堂堂的,照得黑夜看上去像白昼一样。感谢月亮,我当时心里想,这月亮也好像知道我和阿黄的心事,亮堂堂地来给我们照路呢。阿黄是我的狗,我拍拍它说,走起,老伙子,看你的了。‘汪——汪汪——汪——汪汪!’阿黄有节奏地叫着,仿佛在向大山中的生灵呼喊、警示,仿佛在喊:‘危险、快跑,危险、快跑。’阿黄甩动它漂亮的白尾巴,一蹦一跳,朝北面山坡走去。我和阿黄沙沙的脚步声不时惊起路边的小松鼠和四脚蛇东奔西躲。银白色的月光洒在我和阿黄的身上,斑斑驳驳。阿黄好像变成了一条花毛狗。我呢,好像也穿上了现在年轻人流行的破洞衣裤。”

“就是前面那个山坡。”刘老手指着前方说。我顺着刘老的手指方向看去,前面是一片树林。月光照进树林,时明时暗,时动时静。忽而暗影袭来,眼前一片漆黑,树影变得恍恍惚惚,若有若无。随即又突然一亮,亮过后又是一片黑暗。仿佛月光老人在有意与我们捉着迷藏。我们往前走,进入山谷了,月光洒在山谷上,洒在灌木丛上,洒在刘老身上,与潺潺的流水声混在一起,月色如水,恍惚使人分不清哪是月光、哪是水、哪是山林。刘老也仿佛与月光、山林、绿水融为一体了。

“当时阿黄就在这里站住了。它对着山谷,又像是对着月亮,‘汪——汪汪、汪——汪汪’地叫着。我听到山谷中有了响动,灌木丛在晃动。我知道,那是水鹿走了,水鹿朝北走了。阿黄一直追着水鹿‘汪汪’地叫喊着,直到将水鹿送出很远,才荡着尾巴回到我身边。”

“30多年了, 我有22个春节是在山上过的。”刘老抬头看了一眼月亮,左右扫了扫山林,仿佛这些时光印刻在月亮和山林上面。

他微微低头沉思着说:“我对这座山、这山上的动植物、这些山道、这些水源,再熟悉不过了,熟悉得超过自己的家人。这山上有种子植物1517种,其中有保护植物16种,包括国家一级重点保护植物南方红豆杉和伯乐树;已发现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21种,包括黄腹角雉、白颈长尾雉、虎纹蛙、小灵猫、水鹿等。”

“就说那水鹿吧。那天巡山,我正在用望远镜朝山坡下望,‘哗啦啦’,从山上滚下个大东西来,把我吓得往后跳出有两米远,细看却是头水鹿。水鹿一动不动,横躺在山道上,仿佛睡着了似的。我想,这水鹿身子大,肯定是走山道时没站稳,才摔了下来。可现在怎么办呢?水鹿昏睡在山道上,我试探着搬了搬,它一动不动,水鹿的体重大约有100多公斤,远远超过我的体重。我只有坐在水鹿旁等。这是头雄水鹿,深褐色鬃毛,大大的耳朵。头上长出六根长长的角,像树杈一样伸向天空。我等了两个多钟头了,水鹿还是一动不动,怎么办呢?我想起水鹿的名称来,水鹿不就是要水吗。我将水壶里的水倒进水鹿嘴里。水鹿的嘴动了动。我当时笑了,心想这办法有效,就跑到山坡下的小溪边打了一壶水,倒进水鹿嘴里。这下水鹿醒了,像睡了一觉醒来似的,抬抬脚,摇摇尾,爬了起来。临走,还忘不了回头,向我‘哞’了一声,大概是表示感谢吧。”

说到这里,刘老脸上有了得意的笑,他深情看着月色斑驳的山道说:“后来我每天巡山,定要经过水鹿常出没的地方。那天傍晚,我巡山归来,走在山道上,突然就想起那些水鹿来了。这些天,天气变化大,有一段时间没看到水鹿了,它们还好吧?我这么想着的时候,就牵着马,带着狗,向那溪塘走去。溪塘在山谷处,由那些山上的小溪汇聚而成。在山与山之间,山谷的植被特别茂盛,由于水源的缘故,这里是动物们喜爱的地方。但这路特别难走。刚下过暴雨,路特别滑。我记得前些天才用镰刀砍过的小道,现在又长满了灌木。我不得不一边找路,一边砍灌木。我听着那欢快的流水声愈来愈近了。我心想这些野家伙说不定此时正在水塘里戏水呢。果然,水塘里传来‘呼切呼切’的弄水声和‘哞——哞——’的欢叫声。”

讲着、讲着,刘老咧开嘴看着我哈哈笑了起来,笑声刚停,他又严肃起来。

“那天,我发现山下的小道上,来了一伙人,这些人有的背着猎枪。他们要干什么?我来不及细想,迎着那伙人,向山坡下冲了下去。”

“站住!你们要干什么?”我喊道。

那伙人显然是没想到我会这么快出现。他们站在那小道上进也不是、退也不是。走在前面带路的小个子就回头向后喊了一声:“大哥,怎么搞?”那戴着墨镜、走在后边的胖子就骂骂咧咧冲到前面来。那是个高大的胖子,肩上扛着把油光发亮的双筒猎枪。那胖子用手指着我说:“走开,老头,我们打两头水鹿,不关你的事。”

“我是这山上的护林队长,进了这大山,就关我的事。”

“滚开!死老头!你要不要命?”胖子一边怒吼,一边将油光发亮的双管猎枪对准我。

我的血一下向脑门涌来。我一把扯开迷彩服,露出瘦骨嶙峋的胸脯,对着胖子喊道:“小子,来吧!我是死过一回的人了!我在这山上坟墓都找好了!有种就过来!”

胖子原想吓唬吓唬我,全然没想到我会为了几头水鹿不要命。他左右看了看,可能觉得就这么退了,身后兄弟们看着有失脸面,可能在想今天如果就这么败在这小老头身上,今后还怎么在道上混吧。胖子退后一步,将枪口往边上移了移,对着我的杏红马“轰”的开了一枪。枪声在山谷中回荡着,那马长长的嘶鸣了一声,慢慢地倒了下去。我当时撕心裂肺地吼道:“狗崽子们,有种冲我来,打我的马算什么!”

刘老往前走了几步,指着一个小山包说:“你看,杏红马就埋在这里,这旁边有棵树,将来我死了也葬在这里。”刘老用脚踩了踩那块地。

是啊,如今,枪声与陷阱已成为历史,大山和水鹿已成为刘老最亲近的朋友,成为他生命中的一部分。大山也成了水鹿们的天堂。

“一段时间,我不大会讲话了,因为山里没人和我讲。时间久了以后,我发现山是会讲话的。山上的水鹿,还有许许多多的动植物都会讲话。其实这些山林、天空,不只属于我们人类,也属于这些水鹿、这些动植物。”我看到刘老的眼睛里有了闪闪的光。月光下,我望着他,这个七十多岁的老人,已有些木讷。他脸上的皱纹如山上的老树一般,他瘦弱的身体,犹如这山上老树的根,已深深扎进这片大山。

第二天早上,水鹿再一次来到竹林,吃饱喝足了,回过头,对着我们“哞哞”地叫着。刘老向水鹿挥挥手,说道:“去吧,去吧。”水鹿一步一回头地走了,后面的公鹿长角上,还站着两只画眉鸟。我呆呆地看着这迷人的风景,看着水鹿的身影慢慢融入山色中,成为大山的一部分。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几千平方米的水泥地面上,正摊晒着上万斤小麦,铺天盖地都是金灿灿的,而周围还有一些高层写字楼。已近天命之年的我,是第一次见到这样壮观的场面。 这不是晋南故乡的打麦场,这是北京的...

1 我的老家,位于长江中游的湖北黄州。当我考上南京一所大学,担忧就袭上了家人心头。湖北人把下游的人称为下江人,湖北的普遍舆论是,下江人“心机”最盛。 临行前,奶奶百般叮嘱我:“...

位于山东南部黄海之滨的日照,因“日出初光先照”而得名,阳光照耀下的植被张扬着无限生机与活力,蓝天、碧海、金色沙滩的特色尽显风情万种,被誉为“东方太阳城”。没去日照之前,早就...

清晨起来,出门,一头撞进一片浓郁的花香里。每年5月下旬,是新疆沙枣花开的时候。小区院内有几棵不起眼的沙枣树,此时整个小区角角落落无不弥漫着馥郁的伴随我走过童年、少年时代直至今...

盛慧,1978年生于江苏宜兴,一级作家,佛山市作家协会副主席,佛山市艺术创作院副院长。著有长篇小说《风叩门环》《白茫》《闯广东》、中短篇小说集《水缸里的月亮》、散文集《外婆家》《...

王干,作家、学者、书法家,文学创作一级。现任中国作协小说委员会委员、中国书法篆刻研究所教授、扬州大学文学院教授。著有《王蒙王干对话录》、《汪曾祺十二讲》、《王干文集》(十一...

很小的时候,记得的一个字就是“饿”。 隔天,菜场里挂出一块牌子“明早供应雪花菜(豆渣)”。供应雪花菜的那几天,天上飘了点雪粒子,被风卷起来扑打着窗子。但是,买雪花菜的队伍排到...

文 / 陆相华 土地是有情感的,就像人与人之间的嫌隙,如若不生长亲爱也会生长仇恨,生命本身的存在就是你以外的其他生命的存在,其间充斥着各种变量,就像存在必须呼吸,地脉亲和之地一定...

夜如同一张漫无边际的丝网,罩在工厂的上空,寒星似乎是嵌在网格上的眸子,时而挤挤眼,时而有露露娇小的虎牙,把笑晕涂抹在寂寞的苍穹。 灯光一明一暗,犹如远方飘渺的梵婀铃。月轮如钩...

入夏时节的早晨是有些期盼的,白天的阳光下还是感到有些潮热了。虽然不像盛夏的烈日微微露出峥嵘,就将你逼入门窗紧闭的房间内。入夏时节最不缺的便是那一场接一场雨。天空彷佛孩童的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