船头劈开碧波,前方便是洞庭湖入长江口。湖面烟波浩渺,荡漾着碎银似的粼粼波光,湖风一阵阵扑面而来。这正是一年中大湖最温暖惬意的时节。远方的高楼鳞次栉比,岳阳楼、君山岛隐约可见。大江大湖,水天一色,阔远而又壮观。

湖水无垠,白鹭翔集,油菜花开,桃红梨白。船上的乘客们,个个兴奋不已,举起相机、手机,定格眼前的美丽风光。

船过洞庭湖大桥。“快看!那是什么?”不知谁喊了一声。顺着他的手望去,只见船右边的湖面上,似乎有什么在不停地耸动,一拱一拱的,恰似小猪的脊背,圆润油亮。忽然,水花中跃出一个椭圆形灰色的头,小眼睛闪闪的,上翘的嘴巴像是在微笑。圆滚滚的肚子,流线型的短尾,一只、五只、九只……蹿出水面十几厘米高,转而又调皮地钻入水中,如此循环往复,激起浪花翻滚,宛若海豚戏水,仅仅是个头儿小了许多。

“江豚!是江豚!快停船,让摄影师们抓拍!”站在一旁的船长老徐,一边对着驾驶室呼喊,一边身体前倾抓住船舷:“这回你们真的是运气好!就算我们这些天天行船的人,好几年了,这么多的江豚也是第一次见!”说着他也掏出手机,弯下腰,对着欢腾的江豚拍个不停。

这些可爱的小家伙欢快地和我们的船同向而游。对面驶来的大船小舟,纷纷调整船头避让它们,大船还鸣响汽笛,和它们打招呼。船上的人们拍个不停,湖上回荡着此起彼伏的惊呼声。

有人兴奋地喊:“这就是传说中的水中大熊猫啊!不虚此行!”老徐应道:“海有海豚,江有江豚,咱这大湖近水楼台先得月,长江里的江豚喜欢咱们洞庭湖,是镇湖之宝!”他古铜色的脸上满是自豪。

这时,近百只雪片似的白鹭也飞过来“凑热闹”,一边鸣叫一边贴着江豚低空盘旋。一只胆大的白鹭,几次试图将爪儿踩到江豚的背上去。江豚们也很顽皮,在水里翻滚,让白鹭一次次落了空,只得悻悻飞走。此时,老徐忽然想到了什么,用手机拨通视频通话。他将手机摄像头对准水中欢快的江豚,说:“你快看看,好多可爱的江豚哟,又肥又壮,跟着我们的船游啊!”边说边将手机移来移去:“三弟,当年你为了保护江豚,伤了一条腿。看看眼前这一切,三弟,你可以放心了!”

等老徐放下手机,我按捺不住好奇心,上前向他问起他三弟的事。老徐笑笑,和我坐在船头,道出缘由。几年前,他的三弟在当地从事水生野生动物救护工作。一天傍晚,他们的执勤快艇在巡逻时,发现了一条偷捕江豚的小船。那几个偷捕者先是想说些好话蒙混过关,见三弟他们不依不饶,便下令开船,想要溜之大吉。三弟一把抓住他们船的舵把,争抢之中,腿上挨了好几下重击,但他忍痛抓住舵把,就是不松手,直到水上派出所的干警们赶到,将偷捕者全部抓获。但三弟的右腿骨折,从此落下了病根。

老徐站起来,迎风而立:“现在三弟已经转岗,不上船巡逻了。他特别喜欢收集江豚的资料,进社区,到学校,上街道,宣讲保护水生野生动物的意义,孩子们都叫他江豚叔叔。他见面就提醒我,如果在湖上看见江豚,一定要马上和他视频通话。今天,三弟该是心满意足了!”

船继续前行。放眼望去,岸上一层层的防浪林间,隐约能看到一群梅花鹿一样的动物在嬉戏奔跑,还不时朝着我们的方向张望。“船长,那边又是什么动物?你们洞庭湖宝贝真多啊!”有摄影师好奇地问。“是麋鹿!这又是咱们湖中君山岛的大宝贝啊!”老徐说道。摄影师们忙掉转手中镜头,对着岛上的麋鹿拍了起来。麋鹿淡定悠闲,慢声哼叫着信步林中。

船舷下“哗哗哗”的水声不停,间或有许多银光闪闪的鱼儿,箭一样冲出水面,画出一道道优美的弧线,又钻入清波。一个身着“环境保护志愿者”红马甲的小伙子走过来,给我们每个人分发了一份《保护青山绿水、打造金山银山的倡议书》。自从长江、洞庭湖和周边的黄盖湖、冶湖等水域实施禁捕政策以来,渔民上岸,多种经营,安居乐业。现在,天蓝了,水碧了,珍稀动物纷纷回归,繁衍生息。昔日湖光山色、生机盎然的景象重现大江大湖,正是一幅“沙鸥翔集,锦鳞游泳,岸芷汀兰,郁郁青青”的大好风光!

一名女摄影师笑道:“老徐,今天可让我们看到了洞庭湖生态保护的‘海陆空’大展示啊,岳阳人真的有福了!”老徐笑了笑,指着远方说:“走,我们的船再往前开,上了岸,去江豚湾和新建的展陈馆参观!”

湖风拂面,波声阵阵。我的脑海中不禁浮现韩愈的诗句:“江豚时出戏,惊波忽荡漾。”极目远眺,一碧万顷,江豚嬉戏,麋鹿欢奔,春花绽放,鱼翔浅底,好一个“八百里洞庭美如画”!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几千平方米的水泥地面上,正摊晒着上万斤小麦,铺天盖地都是金灿灿的,而周围还有一些高层写字楼。已近天命之年的我,是第一次见到这样壮观的场面。 这不是晋南故乡的打麦场,这是北京的...

1 我的老家,位于长江中游的湖北黄州。当我考上南京一所大学,担忧就袭上了家人心头。湖北人把下游的人称为下江人,湖北的普遍舆论是,下江人“心机”最盛。 临行前,奶奶百般叮嘱我:“...

位于山东南部黄海之滨的日照,因“日出初光先照”而得名,阳光照耀下的植被张扬着无限生机与活力,蓝天、碧海、金色沙滩的特色尽显风情万种,被誉为“东方太阳城”。没去日照之前,早就...

清晨起来,出门,一头撞进一片浓郁的花香里。每年5月下旬,是新疆沙枣花开的时候。小区院内有几棵不起眼的沙枣树,此时整个小区角角落落无不弥漫着馥郁的伴随我走过童年、少年时代直至今...

盛慧,1978年生于江苏宜兴,一级作家,佛山市作家协会副主席,佛山市艺术创作院副院长。著有长篇小说《风叩门环》《白茫》《闯广东》、中短篇小说集《水缸里的月亮》、散文集《外婆家》《...

王干,作家、学者、书法家,文学创作一级。现任中国作协小说委员会委员、中国书法篆刻研究所教授、扬州大学文学院教授。著有《王蒙王干对话录》、《汪曾祺十二讲》、《王干文集》(十一...

很小的时候,记得的一个字就是“饿”。 隔天,菜场里挂出一块牌子“明早供应雪花菜(豆渣)”。供应雪花菜的那几天,天上飘了点雪粒子,被风卷起来扑打着窗子。但是,买雪花菜的队伍排到...

文 / 陆相华 土地是有情感的,就像人与人之间的嫌隙,如若不生长亲爱也会生长仇恨,生命本身的存在就是你以外的其他生命的存在,其间充斥着各种变量,就像存在必须呼吸,地脉亲和之地一定...

夜如同一张漫无边际的丝网,罩在工厂的上空,寒星似乎是嵌在网格上的眸子,时而挤挤眼,时而有露露娇小的虎牙,把笑晕涂抹在寂寞的苍穹。 灯光一明一暗,犹如远方飘渺的梵婀铃。月轮如钩...

入夏时节的早晨是有些期盼的,白天的阳光下还是感到有些潮热了。虽然不像盛夏的烈日微微露出峥嵘,就将你逼入门窗紧闭的房间内。入夏时节最不缺的便是那一场接一场雨。天空彷佛孩童的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