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州市城北二十里有濉河,河南有一高台,台上树木茂盛,野草丛生,人称“白堆”。当地人说是唐朝大诗人白居易故居——东林草堂遗址(东林草堂所在村唐朝称毓村,现在称东菜园)。

白居易,字乐天,号香山居士,祖籍山西太原,唐朝最伟大的诗人之一。主张“文章合为时而著,诗歌合为事而作”,深受百姓们的爱戴。公元722年,白居易生于河南新郑县东郭宅。公元781年,因父白季庚升任徐州别驾兼徐泗观察判官而迁居符离县,幼年的白居易便住进了东林草堂。公元787年,年仅16岁的白居易在“濉南古园”,写下了流传千古的五律《赋得古园草送别》,“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远芳侵古道,晴翠接荒城。又送王孙去,萋萋满别情。”白居易抱着“名人推荐入仕宦之途”的想法,协作品入长安,进谒权贵。通过熟人介绍,他见到了名人顾旷。《归田诗话》卷上云:“白乐天少时以诗谒顾旷。旷见其名,戏曰:‘长安米贵,居大不易。’及阅其诗,有‘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曰:‘有才如此,居也不难。’”果因其诗而名扬四海。但因多种原因,白居易取仕未果,又回到符离,在东林草堂笃学,同符离名士张彻、贾握中相互勉励。“昼课赋,夜课书,间又课诗”。或同挈友吟于草堂之内,或伴僧侣游于高山之上,或驾小舟荡于陴湖之中。在《醉后走笔酬刘五主薄长句之赚兼简张大、贾二十四先辈昆季》中写到:“秋灯夜写连句诗,春雪朝倾暖寒酒。陴湖绿爱白鸥飞,濉水清怜红鲤肥。”公元794年,父亲病逝,白居易失去了经济来源,不得不于公元799年再次赴长安求职。公元800年,白居易中进士,公元802年,授秘书省校书郎,公元803年,回符离搬家,辞别生活二十多年的东林草堂。

白居易在东林草堂生活了22年,幼年读书时,同刘五、张仲素、张美退、贾握中、贾沅犀,并称符离五子。他们经常泛陴湖,留恋流沟寺,登五里山。流沟寺写下了“惟有流沟天下寺,门前依旧白云多”,五里山写下了“五里村花落复开,流沟山色应如故”。公元788年,他从襄阳葬父回符离,看到东林草堂时,触景生情,写下了《重到毓村宅有感》,“欲入中门泪满巾,庭花无主两回春。轩窗帘幕皆依旧,只是堂前欠一人。”

白居易一生颠沛流离,做过校书郎、翰林学士、江州司马、杭州刺史、苏州刺史、刑部尚书。但他始终没有忘记符离及东林草堂。在他53岁时,除太子左庶子分司东都,途经汴河路宿州墉桥时,写下了《墉桥旧业》,“别业墉城北,抛来二十春。改移新经路,交换旧村邻。有税田畴薄,无官弟侄贫。田园何用问,强半属他人。”对他女友湘灵,感情颇深,写诗寄给她,“泪眼凌空陈不流,每经高处必回头。遥知别处西楼上,夜凭阑干独自愁。”在《潜离别》中为湘灵写到“深笼野锁独栖鸟,利剑春断连理枝。河水虽浊有清日,乌头虽黑有白时。惟有潜离与暗别,彼此甘心天后期。”他从符离迁移小弟幼文坟墓到山西渭河,在安葬祭中文写到“昔权葬尔,濉古南原。今改葬尔,渭北新阡。”在祭符离六兄写到“春草之中,画为墓田。濉水南岸,符离东偏。其地则尔,其别终天。”可见他一生对符离及东林草堂的眷恋。

如今,符离犹在,东林草堂遗址犹存,濉水长流,唐河卧波,只是少了白居易的足迹及笑容。但多了白居易的诗歌,在符离、东林草堂,到处都能听到他那不朽的诗篇——“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几千平方米的水泥地面上,正摊晒着上万斤小麦,铺天盖地都是金灿灿的,而周围还有一些高层写字楼。已近天命之年的我,是第一次见到这样壮观的场面。 这不是晋南故乡的打麦场,这是北京的...

1 我的老家,位于长江中游的湖北黄州。当我考上南京一所大学,担忧就袭上了家人心头。湖北人把下游的人称为下江人,湖北的普遍舆论是,下江人“心机”最盛。 临行前,奶奶百般叮嘱我:“...

位于山东南部黄海之滨的日照,因“日出初光先照”而得名,阳光照耀下的植被张扬着无限生机与活力,蓝天、碧海、金色沙滩的特色尽显风情万种,被誉为“东方太阳城”。没去日照之前,早就...

清晨起来,出门,一头撞进一片浓郁的花香里。每年5月下旬,是新疆沙枣花开的时候。小区院内有几棵不起眼的沙枣树,此时整个小区角角落落无不弥漫着馥郁的伴随我走过童年、少年时代直至今...

盛慧,1978年生于江苏宜兴,一级作家,佛山市作家协会副主席,佛山市艺术创作院副院长。著有长篇小说《风叩门环》《白茫》《闯广东》、中短篇小说集《水缸里的月亮》、散文集《外婆家》《...

王干,作家、学者、书法家,文学创作一级。现任中国作协小说委员会委员、中国书法篆刻研究所教授、扬州大学文学院教授。著有《王蒙王干对话录》、《汪曾祺十二讲》、《王干文集》(十一...

很小的时候,记得的一个字就是“饿”。 隔天,菜场里挂出一块牌子“明早供应雪花菜(豆渣)”。供应雪花菜的那几天,天上飘了点雪粒子,被风卷起来扑打着窗子。但是,买雪花菜的队伍排到...

文 / 陆相华 土地是有情感的,就像人与人之间的嫌隙,如若不生长亲爱也会生长仇恨,生命本身的存在就是你以外的其他生命的存在,其间充斥着各种变量,就像存在必须呼吸,地脉亲和之地一定...

夜如同一张漫无边际的丝网,罩在工厂的上空,寒星似乎是嵌在网格上的眸子,时而挤挤眼,时而有露露娇小的虎牙,把笑晕涂抹在寂寞的苍穹。 灯光一明一暗,犹如远方飘渺的梵婀铃。月轮如钩...

入夏时节的早晨是有些期盼的,白天的阳光下还是感到有些潮热了。虽然不像盛夏的烈日微微露出峥嵘,就将你逼入门窗紧闭的房间内。入夏时节最不缺的便是那一场接一场雨。天空彷佛孩童的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