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8年立秋之际,去苏州公干,任务有两:一是送17个学徒工到苏州南端的古镇盛泽培训,二是考察丝绸企业的经营管理与丝绸市场行情。风尘仆仆到了盛泽二丝厂处理完具体事务,东方丝绸市场走马观花两天,一周时间就过去了。8月我13日从盛泽镇乘客运汽车,沿着京杭大运河过吴江县城松陵镇,返回姑苏城里。

出了人民桥北堍的长途汽车站,已是午后了。草草填饱肚子,就近找了家旅馆住下——第二天早晨才有一班开往铜陵的火车,下午要先去火车站买票。

旅馆院内一排自行车前,竖立一“出租自行车”的牌子。买火车票,要去城北。既然旅馆有自行车出租,我何不租辆自行车,先去买火车票,然后再骑车到闻名遐迩的留园、拙政园、沧浪亭几处逛逛,省时又省力。能方便,岂不方便?忙里偷闲,也不虚姑苏之行。交了押金与身份证,我选了一辆“28凤凰”,翩腿骑了就走。

受苏东坡“ 到苏州而不游虎丘,乃是憾事 ”这句话的影响,买了火车票,就直奔虎丘而去。

对生活在九华山北麓的我来说,虎丘那片的景色,实在不咋样,不过是略有起伏的一处岗阜也;耸立的古塔残破,在阳光下显得那么苍老。

千人石上冥思了一阵“ 道生说法,顽石点头”之景况,俯视了岩壁下吴王夫差的剑池,就转身离开了虎丘。骑车顺着山塘街去寻访“ 五人墓 ”——十年浩劫前,我就从姐姐高中语文书上读到过《五人墓碑记》。

骑车沿着小河北岸的小街,缓缓而去。自行车右边闪烁着涟漪的小河,就是白居易任苏州刺史时开凿的山塘河。而自行车轮子一圈圈輾过的小街,就是山塘街。

唐敬宗宝历三年(825年),白居易发动民众清淤排涝,筑堤成街,又在堤上栽桃种柳, 将原先崎岖的虎丘寺路,开辟成了风光旑旎的七里山塘街。

山塘街西头连着虎丘,东头则连接着繁华商业区阊门。所以,山塘街自唐代以来一直是吴越各类商品的集散之地。清乾隆年间,著名画家徐扬创作的《盛世滋生图》长卷(也称《姑苏繁华图卷》),画了当时苏州的一村、一镇、一城、一街,其中一街画的就是山塘街,展现出“居货山积,行云流水,列肆招牌,灿若云锦”的繁华市井景象。《红楼梦》第一回,也把山塘称为“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

骑过一座桥,街北里面现出一石坊,上刻"义风千古"四字。我将自行车锁在石坊立柱旁,缓步走过天井,出享堂,五人墓出现在眼前。

这儿本来是明代大宦官魏忠贤生祠。明朝天启年间,魏忠贤亲信巡抚毛一鹭,勾结织造太监李实,仗势欺压姑苏民众,并抓捕周顺昌等东林学社人。平常文雅的姑苏百姓不干了,他们拥进官衙痛打缇骑,抗议加派捐税。魏忠贤派兵镇压,颜佩韦等五人挺身投案,痛骂逆贼,慷慨赴义。

魏忠贤倒台后,为纪念这五位义士,苏州百姓拆除了魏阉的生祠,营葬颜佩韦五位义士于此,复社领袖张溥撰写《五人墓碑记》——称赞五位义士蹈死不顾的气节。

五人墓西侧是葛贤墓。葛贤本名葛成,是一位苏州织工,因仰慕五位义士,自愿结庐墓旁,为他们守灵。葛成去世,姑苏父老将他葬于五位义士旁,尊称他为"葛贤"。

姑苏,这块被吴侬软语和荷香清流浸泡的士地,总给人桃红柳绿、月白风清的印象;生活在那儿的人们,多数时候衣食无忧,因此他们做事不急不躁,说话细声细气,连吵架也常常被北方人讥作如唱歌;他们喜欢读书、绘画、吟诗、属对,他们不喜欢怒发冲冠、拔刀相向,更不会“ 说走咱就走,路见不平一声吼”。

苏州在世人眼中,历来如同一个温文尔雅的女子。然而到明朝天启年间,温文尔雅的苏州人一反常态,颜佩韦等人挺身而出,表现得那么勇于担当,那么勇于大义懔然。

落日映红了波光粼粼的山塘河。推着自行车的我,不由想起李清照,心头浮出“生当做人杰,死亦为鬼雄,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的诗句。

易安是个温婉多情女子,但心灵也洋溢着男子汉的豪气。骑车离开山塘街,我想,娟秀温柔靓女似的苏州,倒蛮像宋代才女李清照,也颇俱男子汉禀赋。

姑苏这块土地,洋溢着天地正气。姑苏的正气,香飘九州。几百年来,受正气熏染的,何止姑苏儿女 □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几千平方米的水泥地面上,正摊晒着上万斤小麦,铺天盖地都是金灿灿的,而周围还有一些高层写字楼。已近天命之年的我,是第一次见到这样壮观的场面。 这不是晋南故乡的打麦场,这是北京的...

1 我的老家,位于长江中游的湖北黄州。当我考上南京一所大学,担忧就袭上了家人心头。湖北人把下游的人称为下江人,湖北的普遍舆论是,下江人“心机”最盛。 临行前,奶奶百般叮嘱我:“...

位于山东南部黄海之滨的日照,因“日出初光先照”而得名,阳光照耀下的植被张扬着无限生机与活力,蓝天、碧海、金色沙滩的特色尽显风情万种,被誉为“东方太阳城”。没去日照之前,早就...

清晨起来,出门,一头撞进一片浓郁的花香里。每年5月下旬,是新疆沙枣花开的时候。小区院内有几棵不起眼的沙枣树,此时整个小区角角落落无不弥漫着馥郁的伴随我走过童年、少年时代直至今...

盛慧,1978年生于江苏宜兴,一级作家,佛山市作家协会副主席,佛山市艺术创作院副院长。著有长篇小说《风叩门环》《白茫》《闯广东》、中短篇小说集《水缸里的月亮》、散文集《外婆家》《...

王干,作家、学者、书法家,文学创作一级。现任中国作协小说委员会委员、中国书法篆刻研究所教授、扬州大学文学院教授。著有《王蒙王干对话录》、《汪曾祺十二讲》、《王干文集》(十一...

很小的时候,记得的一个字就是“饿”。 隔天,菜场里挂出一块牌子“明早供应雪花菜(豆渣)”。供应雪花菜的那几天,天上飘了点雪粒子,被风卷起来扑打着窗子。但是,买雪花菜的队伍排到...

文 / 陆相华 土地是有情感的,就像人与人之间的嫌隙,如若不生长亲爱也会生长仇恨,生命本身的存在就是你以外的其他生命的存在,其间充斥着各种变量,就像存在必须呼吸,地脉亲和之地一定...

夜如同一张漫无边际的丝网,罩在工厂的上空,寒星似乎是嵌在网格上的眸子,时而挤挤眼,时而有露露娇小的虎牙,把笑晕涂抹在寂寞的苍穹。 灯光一明一暗,犹如远方飘渺的梵婀铃。月轮如钩...

入夏时节的早晨是有些期盼的,白天的阳光下还是感到有些潮热了。虽然不像盛夏的烈日微微露出峥嵘,就将你逼入门窗紧闭的房间内。入夏时节最不缺的便是那一场接一场雨。天空彷佛孩童的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