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适合由十几二十岁的年轻人大声地喊出来,不适合四十多岁的人来大谈。

年轻人先得把理想当一件漂亮的外套穿在身上,他可以让所有人看见他的理想,他可以告诉大家他将通过努力去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哪怕那个时候,他离这个理想尚路远迢迢。我大约从二十岁时开始,一直致力于把自己变成理想的样子。我穿上理想这件外套,穿上后便一直暗示自己,我要成为自己应该的样子,为此我一直努力着。扮演一个人和成为一个人,这之间有道鸿沟。有时候,演着演着,他就是他演的那个人了,这是最好的结果。然而,成为什么样的人,却不是努力了就一定会梦想成真的。即便如此,一个人如果会成为一个自己完全不愿成为的陌生人,那却是一场颠覆人生的事故。没有思考过的生活不值得去过,迎接不想成为的自己那是被迫营业。

一晃儿,我到了四十多岁,没有变成自己想成为的人。人到四十多岁,该下的功夫下过了,孜孜不倦二十多年,夤夜苦读,学思不辍,走过许多路,尝过各种滋味,理想却没能实现。我不便再谈年轻时的那个理想。那个年轻时的理想已破灭了吗?没有。以前,理想是一件外套,大家都看得见;现在,这件外套穿着穿着,被我穿成了一件内衣。只是,再让我把它亮给大家看,是件难为情的事情。人到四十岁后,谈理想,谈尚未发生的事,像夸夸其谈,像在吹牛。到了这个年龄,成功者的回忆,会因成功是既成事实,具有说服力。作为一个未能实现理想的人,只能默默地为理想续航,如此方能保全一个中年人的体面。

人到“奔五”阶段,如果心里守着理想,他怎么也该是个值得大家尊重的人。那不是因为他在谈理想,而是因为他在为理想储支自己的余生。他已愿意成为自己理想的一个失败者,准备以人生为之作出偿付。如果不愿付出这个代价,一份理想对一个人而言,又何言可贵?可以变的是目标,不能变的才是理想。一个人四十多岁,仍逐梦而行,理想已不仅是他作为失败者的遮羞布,那还是他不再肯示人的隐秘荣耀。这种显性失败与隐秘荣耀,于他都是如此体贴。那么,四十岁以后,我们还可以再谈一谈自己的理想吗?也不是不可以。我们不仅会遇上可以来看内衣的人,也会遇到可以把心捧出来共商的人。理想会为我们,带来可贵的亲密关系。

四十岁后,可以谈理想,但只能谈给配听它的人听。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几千平方米的水泥地面上,正摊晒着上万斤小麦,铺天盖地都是金灿灿的,而周围还有一些高层写字楼。已近天命之年的我,是第一次见到这样壮观的场面。 这不是晋南故乡的打麦场,这是北京的...

1 我的老家,位于长江中游的湖北黄州。当我考上南京一所大学,担忧就袭上了家人心头。湖北人把下游的人称为下江人,湖北的普遍舆论是,下江人“心机”最盛。 临行前,奶奶百般叮嘱我:“...

位于山东南部黄海之滨的日照,因“日出初光先照”而得名,阳光照耀下的植被张扬着无限生机与活力,蓝天、碧海、金色沙滩的特色尽显风情万种,被誉为“东方太阳城”。没去日照之前,早就...

清晨起来,出门,一头撞进一片浓郁的花香里。每年5月下旬,是新疆沙枣花开的时候。小区院内有几棵不起眼的沙枣树,此时整个小区角角落落无不弥漫着馥郁的伴随我走过童年、少年时代直至今...

盛慧,1978年生于江苏宜兴,一级作家,佛山市作家协会副主席,佛山市艺术创作院副院长。著有长篇小说《风叩门环》《白茫》《闯广东》、中短篇小说集《水缸里的月亮》、散文集《外婆家》《...

王干,作家、学者、书法家,文学创作一级。现任中国作协小说委员会委员、中国书法篆刻研究所教授、扬州大学文学院教授。著有《王蒙王干对话录》、《汪曾祺十二讲》、《王干文集》(十一...

很小的时候,记得的一个字就是“饿”。 隔天,菜场里挂出一块牌子“明早供应雪花菜(豆渣)”。供应雪花菜的那几天,天上飘了点雪粒子,被风卷起来扑打着窗子。但是,买雪花菜的队伍排到...

文 / 陆相华 土地是有情感的,就像人与人之间的嫌隙,如若不生长亲爱也会生长仇恨,生命本身的存在就是你以外的其他生命的存在,其间充斥着各种变量,就像存在必须呼吸,地脉亲和之地一定...

夜如同一张漫无边际的丝网,罩在工厂的上空,寒星似乎是嵌在网格上的眸子,时而挤挤眼,时而有露露娇小的虎牙,把笑晕涂抹在寂寞的苍穹。 灯光一明一暗,犹如远方飘渺的梵婀铃。月轮如钩...

入夏时节的早晨是有些期盼的,白天的阳光下还是感到有些潮热了。虽然不像盛夏的烈日微微露出峥嵘,就将你逼入门窗紧闭的房间内。入夏时节最不缺的便是那一场接一场雨。天空彷佛孩童的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