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学语文课本里的“脚著谢公屐,身登青云梯”,我至今印象深刻,曾幻想能够走遍祖国山山水水。少年心躁,总想往远处走,走得越远越好,走得远才是顶天立地,走得远才能发现美景,就连做梦都是跋山涉水。不觉间已是耳顺之年,却发现近在咫尺也能“素手把芙蓉,虚步蹑太清”。在家乡眺望吟诵,也能找到李白吟诵自然风光的畅远心境。

我出生在天津,居住在天津, 教科书上“沿海城市天津”的说法,却没有给我留下“水的丰沛”的相关记忆。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一条胡同只有一个水龙头,无论春夏秋冬,男女老幼排队打水的画面,犹如黑白木刻画深刻在我少年记忆中。之后的“引滦入津”和“引黄水源”以及“南水北调”,依旧没有让我感到水的富足,“九河下梢”以及“河海要冲”的说法,犹如挂在耄耋老人唇边上的久远传说。

近些年天津大为改观,大力实施的“871工程”——保护修复875平方公里湿地、全力建成736平方公里绿色生态屏障、综合治理153公里渤海海岸线——让天津的生态面貌、特别是湿地建设和保护发生改变,让天津人开始恢复关于水的想象,百姓的精神深处慢慢有了水的滋润。

坐落在武清区的大黄堡湿地,前身有很多自然形成的水系,但无人管理。有人在这里自行下网捕鱼,环境脏乱差,到了夏季,这片地方异味冲天……但是经过政府多年精心治理,如今这里已经成为华北地区闻名的湿地自然保护区,同时也成为我国北方地区原始地貌保存最好的芦苇湿地。如今在这里能看到几千只、上万只鸟儿在天空集聚飞翔;还能看到大群的鸬鹚在水边栖息游玩;早晨或是黄昏,还会有野兔、刺猬、獾出没。这样的自然景观武清区过去想都不敢想。

在大城市中进行湿地建设,特别是在极为缺水的、寸土寸金的天津,有着无法想象的艰难险阻,心中要是没有“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坚定信念,根本完成不了这样的规划。没有把土地拿去做房地产,而是开发建设湿地,大黄堡湿地所在地武清区这些年做了许多艰苦工作。比如在保护区内开展芦苇沼泽湿地修复、搬迁区复绿、道路复绿和河流生态整治工程;比如利用北运河、龙凤河、青龙湾减河及雨洪资源,为保护区实施生态补水工程;比如累计拆除建筑超过30万平方米,大力实施水系连通、鸟类栖息地营建、芦苇浅滩建设及植被恢复工程;比如翠金湖项目整改土地实现全部复绿,恢复了燕王湖水天苍茫、鱼翔浅底的湿地景观。

如何在湿地建设中彻底恢复区域生态环境,武清区有着独特经验,他们借助湿地改造建设,根治了农药厂等企业环境污染问题,还有66家生产型企业,也全部予以“两断三清”。在短短的几年时间里,相继完成了湿地核心区、缓冲区共计70.47平方公里的土地流转,拆除鱼池看护房1946间,让4万平方米的土地豁然开朗,回归自然面貌;还拆除增氧机、投料台等附属设施1万多个,推动了土地“退渔还湿”和核心区封闭管理的一系列工作。现在除了夏季自然水源补充之外,每年还向湿地补水8000万立方米,使得位于北京、天津之间的大黄堡湿地,始终保持着水天一色的浩渺状态,从湿地散发出来的湿润的空气,润泽了京津上空。

七里海湿地比大黄堡湿地名气更大,京津冀一带知道的人也更多一些。七里海湿地10多年前我就去过,那时还不是保护区。当时我和几个写作的朋友在七里海游玩了一天。我们乘坐一艘小木船,向着纵深地带驶去,像是回到了少年时代看雁翎队打日本鬼子的连环画中。小木船在芦苇荡中慢慢穿行,芦苇深处特别闷热,到了黄昏时分,蚊子开始聚集,我们在笑声中手舞足蹈地扑打蚊子,把水里的鱼儿惊扰得蹦出水面。

七里海为什么能在缺水的北方成为一片湿地,而且终年不会干涸,只因它有着天然的优势,因为这里海拔很低,1.7到2.4米,属于常年性蓄水洼淀。还有一点也很重要,三条河流——潮白河、蓟运河、永定河——分别从七里海的中间部位和东西两侧逶迤而过,同时三条二级河道在这片将近6万亩的湿地上纵横交错,因此七里海拥有独特的自然水源优势。

七里海地貌形成有着悠久的历史,它是万年以前海退过程中残留在平原上的众多泻湖之一,又经过万年地壳演变,才逐渐形成淡水沼泽。七里海最初地貌形态还是属于沼泽湿地。根据清代光绪年间宁河县志记载,得知“七里海夏秋雨多水汇,沧波浩渺,七里海极目无涯,汪洋如海,故以海名”。

历史上的七里海分成三段,七里海、前七里海、曲里海。其中前七里海才是现在七里海的前身。可惜的是,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因为填水造田,七里海和曲里海已经不复存在。即使这样,现在七里海湖泊、沼泽的湿地景观也有3000多年历史,至今还有着近岸地带形成的牡蛎滩,作为研究渤海湾西岸古海岸带变迁的遗迹而闻名于世。

因为保护区的缘故,现在已经无法深入七里海纵深地带,只能在潮白河大堤上,围着七里海慢慢行走、慢慢观望。远看,是无边无际的青翠欲滴的芦苇,与蓝天白云彼此呼应;低头,在低洼区生长的香蒲、水葱、荆三棱和水蓼,形成一团团的面积很大的近景。

漫步在潮白河大堤上,还能看见叫不上名字的鸟儿在头上飞。当地人告诉我,七里海有国家一级保护鸟类白鹳、金雕、白肩雕、玉带海雕,还有二级保护鸟类天鹅、小鸥、灰鹤等。这些珍贵的鸟类,除了我们熟悉的天鹅和金雕,其他种类即使从我们眼前飞过去也很难辨认出来。可是它们与我们近在咫尺,成为友好相处的亲戚,我们会慢慢熟悉起来的。

七里海还有极为丰富的鱼类品种,中华绒鳌蟹以及虾、蟹、贝类,这片地区早就有“三宗宝”的美誉——银鱼、紫蟹、芦苇草。明清时的“银鱼紫蟹”还成为宫廷贡品。我小时候经常听到胡同里的大人们说到鱼产品时,总会在后面加上一句,“这是七里海的”。

七里海还有三大景观,除了牡蛎滩外,还有贝壳堤和古泄河湿地。它们的历史距今已经有几千年,规模之壮观、密集程度之高、序列之清晰、保存之完整,在世界上也是罕见。其中贝壳堤是世界三大著名贝壳堤之一。

七里海自然风貌正在逐渐恢复,宁河区政府为此下了大力气,他们近些年在七里海湿地上,拆除了大量违建设施,实施土地流转;另外还实施了引水调蓄、苇海修复、生物链恢复等十大系统性工程。据说今年飞临七里海湿地的候鸟,比去年同期多了6000多只,其中白尾海雕、白鹤、针尾鸭、白秋沙鸭都是首次“到访”七里海。

湿地不仅能改善空气质量,还能调节区域小气候,如今天津“871”重大生态工程建设正在全面推进。七里海、大黄堡、团泊和北大港四大湿地构筑的“京津绿肺”已经全面升级保护,如今总面积已经达到875平方公里。

我从新闻中得知,今年天津还将启动“十环十一园”建设,形成环绕中心城区的绿色屏障。城区公园、城市水系、外环生态绿带和环外六座郊野公园相连相接,天津的城市生态空间将会进一步扩大。

水与人类生活紧密相连:因为水不仅可以养育人类,还能为人类解除困境,为人类带来丰富的美妙想象。辛弃疾在建康(今南京市)写下“楚天千里清秋,水随天去秋无际”的诗句。无论是神话传说,还是诗人笔下的自然天地,都是代表着人们对田园生活、生态环境的永远向往与持久追求,因为这完全符合人类对美好自然的描绘——“各种各样的花朵、色彩、声音、沁人心脾的和风、海洋的宽阔、树林的喧闹”。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几千平方米的水泥地面上,正摊晒着上万斤小麦,铺天盖地都是金灿灿的,而周围还有一些高层写字楼。已近天命之年的我,是第一次见到这样壮观的场面。 这不是晋南故乡的打麦场,这是北京的...

1 我的老家,位于长江中游的湖北黄州。当我考上南京一所大学,担忧就袭上了家人心头。湖北人把下游的人称为下江人,湖北的普遍舆论是,下江人“心机”最盛。 临行前,奶奶百般叮嘱我:“...

位于山东南部黄海之滨的日照,因“日出初光先照”而得名,阳光照耀下的植被张扬着无限生机与活力,蓝天、碧海、金色沙滩的特色尽显风情万种,被誉为“东方太阳城”。没去日照之前,早就...

清晨起来,出门,一头撞进一片浓郁的花香里。每年5月下旬,是新疆沙枣花开的时候。小区院内有几棵不起眼的沙枣树,此时整个小区角角落落无不弥漫着馥郁的伴随我走过童年、少年时代直至今...

盛慧,1978年生于江苏宜兴,一级作家,佛山市作家协会副主席,佛山市艺术创作院副院长。著有长篇小说《风叩门环》《白茫》《闯广东》、中短篇小说集《水缸里的月亮》、散文集《外婆家》《...

王干,作家、学者、书法家,文学创作一级。现任中国作协小说委员会委员、中国书法篆刻研究所教授、扬州大学文学院教授。著有《王蒙王干对话录》、《汪曾祺十二讲》、《王干文集》(十一...

很小的时候,记得的一个字就是“饿”。 隔天,菜场里挂出一块牌子“明早供应雪花菜(豆渣)”。供应雪花菜的那几天,天上飘了点雪粒子,被风卷起来扑打着窗子。但是,买雪花菜的队伍排到...

文 / 陆相华 土地是有情感的,就像人与人之间的嫌隙,如若不生长亲爱也会生长仇恨,生命本身的存在就是你以外的其他生命的存在,其间充斥着各种变量,就像存在必须呼吸,地脉亲和之地一定...

夜如同一张漫无边际的丝网,罩在工厂的上空,寒星似乎是嵌在网格上的眸子,时而挤挤眼,时而有露露娇小的虎牙,把笑晕涂抹在寂寞的苍穹。 灯光一明一暗,犹如远方飘渺的梵婀铃。月轮如钩...

入夏时节的早晨是有些期盼的,白天的阳光下还是感到有些潮热了。虽然不像盛夏的烈日微微露出峥嵘,就将你逼入门窗紧闭的房间内。入夏时节最不缺的便是那一场接一场雨。天空彷佛孩童的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