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如一首绿意渐浓的乐曲,从参差浅翠到郁郁葱葱,从悠扬婉转到声势浩大。看草木葳蕤,自然到乡下最宜。

乡下多泡桐,树冠如盖似伞,是乘凉的好去处。泡桐叶大,一般清风对它有点“尾大不掉”的无奈,因而它显得格外沉静。泡桐树干笔直流畅,叶子散发出一丝淡淡的苦味,这里没有小虫扎营,只有聒噪的喜鹊上下蹿跃,树下极少落鸟粪。村里人夏天喜欢端着碗在门口吃饭,一棵巨大的泡桐,足可为三四家门口铺下荫凉。

到了夜晚,杨树又成了主角。孩子们喜欢在门口铺一张大凉席,三两个躺在一起,仰望星空。这时风吹叶响,大杨树就会“呱嗒呱嗒”唱起歌来,成为夏天草木中最为“外向”的树。蝉也最喜欢在杨树上待着,也许因为杨树高大,让它们可以尽情呼吸高处的空气,安全又拉风。任它怎么长鸣短啸,人类奈何?月亮升起,树影婆娑,老人用故事装点着孩子们的童年,蒲扇一下一下地扇着,这场景仿佛一幅剪纸小画。

5月,怎么可能没有槐树呢?槐荫向来秀气,是国画中最好看的芥子园。槐花白灿灿地挂在枝叶间,香风丝丝缕缕缠缠绕绕,将夏天装扮成最甜润的季节。好似从前的槐花格外洁净,人们不管不顾地撸一把填进嘴里,那是贫寒岁月里最幸福的味道。奶奶会做槐花酿,母亲擅做槐花饼,那唇齿间的香醇,每每想起仍忍不住咂舌舔唇。乡下的槐树泼辣稠密,只是刺儿也格外坚硬。在竹竿上绑一把镰刀,够高处的槐花,是半大小子们的一大乐事。采槐花送邻居,无论生吃还是做成饭食,都是“赠人以槐,手有余香”,满满的淳朴邻里情。

柳树最是多情,常常在鱼塘周边,与池水悠悠地呢喃着,像是多年的老友。水底的世界,自然也是葳蕤的。水波在夏日泛蓝,水草汲足了染料一般,色泽饱满,游鱼穿梭在袅娜荡漾的藻荇中,微波里浮动着云的白、天的蓝。

夏天的故事悠长而精彩,汲着沥沥的透雨,携着滚滚的闷雷,是元曲里的“骤雨打新荷”,亦是宋词里的“清风半夜鸣蝉”……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几千平方米的水泥地面上,正摊晒着上万斤小麦,铺天盖地都是金灿灿的,而周围还有一些高层写字楼。已近天命之年的我,是第一次见到这样壮观的场面。 这不是晋南故乡的打麦场,这是北京的...

1 我的老家,位于长江中游的湖北黄州。当我考上南京一所大学,担忧就袭上了家人心头。湖北人把下游的人称为下江人,湖北的普遍舆论是,下江人“心机”最盛。 临行前,奶奶百般叮嘱我:“...

位于山东南部黄海之滨的日照,因“日出初光先照”而得名,阳光照耀下的植被张扬着无限生机与活力,蓝天、碧海、金色沙滩的特色尽显风情万种,被誉为“东方太阳城”。没去日照之前,早就...

清晨起来,出门,一头撞进一片浓郁的花香里。每年5月下旬,是新疆沙枣花开的时候。小区院内有几棵不起眼的沙枣树,此时整个小区角角落落无不弥漫着馥郁的伴随我走过童年、少年时代直至今...

盛慧,1978年生于江苏宜兴,一级作家,佛山市作家协会副主席,佛山市艺术创作院副院长。著有长篇小说《风叩门环》《白茫》《闯广东》、中短篇小说集《水缸里的月亮》、散文集《外婆家》《...

王干,作家、学者、书法家,文学创作一级。现任中国作协小说委员会委员、中国书法篆刻研究所教授、扬州大学文学院教授。著有《王蒙王干对话录》、《汪曾祺十二讲》、《王干文集》(十一...

很小的时候,记得的一个字就是“饿”。 隔天,菜场里挂出一块牌子“明早供应雪花菜(豆渣)”。供应雪花菜的那几天,天上飘了点雪粒子,被风卷起来扑打着窗子。但是,买雪花菜的队伍排到...

文 / 陆相华 土地是有情感的,就像人与人之间的嫌隙,如若不生长亲爱也会生长仇恨,生命本身的存在就是你以外的其他生命的存在,其间充斥着各种变量,就像存在必须呼吸,地脉亲和之地一定...

夜如同一张漫无边际的丝网,罩在工厂的上空,寒星似乎是嵌在网格上的眸子,时而挤挤眼,时而有露露娇小的虎牙,把笑晕涂抹在寂寞的苍穹。 灯光一明一暗,犹如远方飘渺的梵婀铃。月轮如钩...

入夏时节的早晨是有些期盼的,白天的阳光下还是感到有些潮热了。虽然不像盛夏的烈日微微露出峥嵘,就将你逼入门窗紧闭的房间内。入夏时节最不缺的便是那一场接一场雨。天空彷佛孩童的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