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在老家居住,整理储藏室时发现我最熟悉的那架色彩斑驳的纺车,它静静地躺在墙角边的八仙桌上,上面落满了一层厚厚的灰尘。一看到它,我便不由自主地想起自己的童年,想起母亲无数个夜晚坐在煤油灯下纺线的情景。

这架纺车是最常见的卧式纺车,由木架、轮轴、摇柄、锭子、底座等构成。主动轮的辐条是六块中间带圆孔的条状薄木板,用线绳攀紧后,张开时呈伞骨状,上面挂着传动绳。纺车的锭子在左,绳轮和手柄在右,中间用绳弦传动。

每次纺线之前,母亲用秫秸秆做芯,把经过弹花弓弹过的棉瓤子搓成一个个七寸左右的圆筒状,然后抽出秫秸秆,这时的棉瓤子俗称花布节儿。纺线时,母亲左手持花布节儿,先从中捻出线头绕在纺车锭子上,然后右手摇手柄转动绳轮,绳轮上的绳弦带动锭子快速转动,左手随着锭子的转动徐徐抻拉。听母亲说,此时双手要相互配合好,左手一拉一收,右手要把纺车摇得快慢适当,这样抽扯出的棉线才能粗细均匀,连绵不断地缠绕在锭子上。

那时,母亲白天除了参加生产队里的集体劳动外,回来还要洗衣、做饭、喂猪……似乎有操持不完的家务活。只有到了晚上,她才能坐在昏暗的煤油灯下,摇动纺车开始纺线。

那些漫长而又寒冷的冬夜,当我从温暖的被窝里一觉醒来,只听冷风吹着窗棂上的塑料布,发出“呜呜”的声响,偶尔传过来几声散乱的狗叫,摇曳的灯光把母亲瘦弱的身影映在斑斑驳驳的泥巴墙上。母亲聚精会神地端坐在纺车前纺着棉线,“嗡嗡”的纺车声像一条流淌的小河,带走一段段沧桑岁月。

鸡叫头遍正是子时,再一次醒来的我看见母亲还在忙着,就劝她早些休息。母亲总是微笑着对我说,你睡吧,我不累。直到又纺成一个线穗,母亲给纺车滴点油,把身边的杂物收拾停当,然后才上床睡觉。

映在泥巴墙上的永远是母亲黑色的剪影,但母亲的满头青丝却渐渐花白,后来,像她纺出的棉线一样雪白。

母亲正是用这辆纺车纺出的棉线织成布,做出一身又一身的新棉衣,为我们兄弟姐妹抵御那寒冷的冬季。春节到来时,母亲看着全家人都穿上了暖和的新棉袄与新棉裤,她的脸上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在那些艰难的岁月里,母亲硬是凭着她的勤劳能干和纺线织布的好手艺,把儿女们一个一个抚养长大。后来生活越来越好时,母亲却真的老了,她蹒跚的脚步才刚刚踏上幸福路,却因病永远地告别了这个美好的世界。

多年之后,妻子还小心地保存着两匹母亲纺制的横格竖条的老棉布,它摸起来虽然有点粗糙,但做成衣服穿在身上让人感觉特别柔软舒适。尤其是我们床上铺的那条粗布床单,每当我躺在上面,就会想起母亲在夜晚手摇纺车纺线的情景,那横竖交织细密的经纬线啊,不知承载了母亲多少辛苦与劳累,还有她对儿女们付出的伟大而无私的母爱。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几千平方米的水泥地面上,正摊晒着上万斤小麦,铺天盖地都是金灿灿的,而周围还有一些高层写字楼。已近天命之年的我,是第一次见到这样壮观的场面。 这不是晋南故乡的打麦场,这是北京的...

1 我的老家,位于长江中游的湖北黄州。当我考上南京一所大学,担忧就袭上了家人心头。湖北人把下游的人称为下江人,湖北的普遍舆论是,下江人“心机”最盛。 临行前,奶奶百般叮嘱我:“...

位于山东南部黄海之滨的日照,因“日出初光先照”而得名,阳光照耀下的植被张扬着无限生机与活力,蓝天、碧海、金色沙滩的特色尽显风情万种,被誉为“东方太阳城”。没去日照之前,早就...

清晨起来,出门,一头撞进一片浓郁的花香里。每年5月下旬,是新疆沙枣花开的时候。小区院内有几棵不起眼的沙枣树,此时整个小区角角落落无不弥漫着馥郁的伴随我走过童年、少年时代直至今...

盛慧,1978年生于江苏宜兴,一级作家,佛山市作家协会副主席,佛山市艺术创作院副院长。著有长篇小说《风叩门环》《白茫》《闯广东》、中短篇小说集《水缸里的月亮》、散文集《外婆家》《...

王干,作家、学者、书法家,文学创作一级。现任中国作协小说委员会委员、中国书法篆刻研究所教授、扬州大学文学院教授。著有《王蒙王干对话录》、《汪曾祺十二讲》、《王干文集》(十一...

很小的时候,记得的一个字就是“饿”。 隔天,菜场里挂出一块牌子“明早供应雪花菜(豆渣)”。供应雪花菜的那几天,天上飘了点雪粒子,被风卷起来扑打着窗子。但是,买雪花菜的队伍排到...

文 / 陆相华 土地是有情感的,就像人与人之间的嫌隙,如若不生长亲爱也会生长仇恨,生命本身的存在就是你以外的其他生命的存在,其间充斥着各种变量,就像存在必须呼吸,地脉亲和之地一定...

夜如同一张漫无边际的丝网,罩在工厂的上空,寒星似乎是嵌在网格上的眸子,时而挤挤眼,时而有露露娇小的虎牙,把笑晕涂抹在寂寞的苍穹。 灯光一明一暗,犹如远方飘渺的梵婀铃。月轮如钩...

入夏时节的早晨是有些期盼的,白天的阳光下还是感到有些潮热了。虽然不像盛夏的烈日微微露出峥嵘,就将你逼入门窗紧闭的房间内。入夏时节最不缺的便是那一场接一场雨。天空彷佛孩童的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