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不小心,接触会变成伤害,如同刀锋和伤口的接触一样。贪欲和贪欲接触,恶和恶接触,生活紧张,关系也紧张。人与人如此,国与国之间也是如此。比如,战争是武器和弹药的接触。显然,这种特殊的接触,也过于残忍了。

天地间,一切奥秘无不取决于接触的技巧。

接触,产生了世界,创造出宇宙间的万千气象——风雨交加,雷鸣电闪,山呼海啸,陨石飞落……无一不是大自然家族成员中相互接触的结果。不接触,就没有火,没有光,没有水,世界也不会有运动和变化。

火车的价值,要依赖车轮和铁轨的接触;汽车的速度,来自轮带和地面的接触;滑冰运动员的成败,取决于冰鞋与冰面的接触;足球,则仰仗了脚与球的接触;篮球,属于手和球的接触;拳击,则是拳头和皮肉的接触;还有钓鱼,离不开钓钩跟鱼唇的接触……显然,一切运动都离不开接触。

创造,更是接触的艺术。绘画写字,是笔墨和纸张接触的学问;雕刻,是刀与金石等对应物的接触;乐器发出声音,是接触的结果;演员感动观众,属于情感接触的结果。

亲吻是接触,拥抱是接触,人类最高的快乐产生于男女的接触之中。这种接触,让人类知道什么是爱情,并子子孙孙,繁衍不息。地球上的一切生物,都靠接触而维持生存。

人生,同样沉湎于接触。接触的成败,往往能决定或改变一个人的命运。比如,一次偶然的接触,交了一个朋友,或邂逅了爱情;一次意想不到的接触,使自己获得了千载难逢的机会,在各种各样的接触中增加了知识、积累了经验、历练了人生。人们常说的运气好、碰巧了、瞎猫撞上了死耗子,都不是与世隔绝的产物,“运”“碰”“撞”,是接触。先有接触,后有奇遇。而幸运者的一生,往往依靠那么几次奇遇。

接触多,认识的人就多,机会就多。置身开放的社会,“脱离接触”就什么事都难于干成,活着的学问,变成了接触的学问。现代人又讲究社交了,越是有钱有身份的人,越重视社交,社交就是接触。各大公司都设有公共关系部,“公关学”就是“接触学”。越是大商人,越懂得广交朋友、和气生财的道理,他们的接触原则是:多个朋友多条路,少个敌人拆堵墙。每接触一个人,即便不能为自己开辟一条新的道路,也绝不愿给自己竖起一堵墙。倒是那些看上去“气粗”的人,却未必“财大”,吆三喝四,见利忘义,用人朝前,不用人朝后,很难接触到更高的境界。

其实,接触的方式多种多样,毕竟,每个人对生活的切入点不一样。有的喜欢用脑跟社会接触,有的喜欢用嘴,有的喜欢用肢体……商品社会喜欢用物质接触的人越来越多,比如,请吃请喝是通过嘴接触对方的心;送礼和行贿,则通过钞票与物质接触人。

在所有接触中,最难的、最无法回避的就是人跟人的接触。轻了,不行;重了,不行;深了,不行;浅了,依旧不行。由于每个人的苦乐不均,品格不同,修养不一,地位不等,再加上感情的起伏跌宕,外部环境的瞬息万变,每人都是“君”,“伴君如伴虎”。接触,不再是万无一失的了。一不小心,接触会变成伤害,如同刀锋和伤口的接触一样。贪欲和贪欲接触,恶和恶接触,生活紧张,关系也紧张。人与人如此,国与国之间也是如此。比如,战争是武器和弹药的接触。显然,这种特殊的接触,也过于残忍了。

现代社会,接触的确变成了一种小心翼翼的艺术。最起码,人们应该设立一种提防,究竟应该怎么活,才能心胸豁达、与时共进?到底应该遵循哪些信念,才可以抛弃名利、不烦不躁呢?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在嘉绒藏语中,“达”指美丽、漂亮,“古”指深沟,“达古”一词就是美丽的深谷之意。那些遍布高地的深壑,宛如通达上苍的滑梯,当圣洁之泉奔涌而来时,我是否能凭此抵达那远古的深梦呢...

老黄牛死了。这头老黄牛叫“号里娃”。生产队里的每头牛都有名字,诸如:扁担犄角、牛司令、白眼圈,等等。号里娃最有力气,最乖觉,能在牛群中领头的一头牛,所以,我们都把它叫号里娃...

仙山岭 武夷山山脉延绵千里,如苍龙腾海,高耸的山系在闽赣交界之处冲天而起,如万丈座钟。黄岗山、独竖尖、仙山岭、七星山、五府岗、铜钹山是其主要山系,是华东内陆最庞大的山系,其中...

春天的桂林,多雨。烟雨中的山水最为迷人。 清晨,微风细雨中乘着一条小船游漓江,细雨落在身上,分不清是雨还是雾,空气清新如甘泉。青山如黛,江水如蓝。山都不高,也不陡峭,有的如小...

新林不病,遽然离世。我无论有着怎样非同寻常的想象力,都不可能预料到,自己竟然会在这么早的时候,就得写下这样一篇怀念挚友的文字。如果从最早结识的1983年算起,到2021年的那个秋冬之...

没有刘三姐、阿诗玛这些情歌代言人的张扬,三峡情歌没有山水桂林的山歌水唱,没有彩云之南的飘逸婉转,没有黄土高坡的信天游地,但是连绵起伏的高山、陡峭险峻的高峡、奔流咆哮的大江、...

七岁的安依旧瘦瘦小小的,可能是饿的。那些年妈妈把安丢给姥姥就没有再管过她,家里太穷,饭都吃不饱,姥姥家最起码还有一顿饱饭。饱饭也只是饱饭,不是好饭。玉米饼子颗粒大,强行吞咽...

在南方,榕树是与人最亲近又令人敬畏的树。这种常绿大乔木,树冠巨大,郁郁葱葱,遮天蔽日,外形粗壮独特,气根垂地、盘根错节,独木成林,千百年不枯不衰,生命力非常顽强旺盛 ,让人感...

手艺人 村里没有手艺人,大到建屋盖房,小到背的花篮,用的水缸、劁猪匠、红白喜事上的唢呐帮子都得从外村请,如果真要认真论起来,村里人到底会做什么?能做好什么?那么可以很直接的回...

儿时记忆里,散布在村子里的每一块稻田,都像家里的孩子一样,有自己的名字。村里人的心思似乎都扑在稻田里,唤起孩子的名字,一贯粗嗓门,而说到稻田呢,开口闭口则是“俺家的长丰大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