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州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三棵树,一棵是漂洋过海来到泉州的刺桐,一棵是开元寺内的古桑,一棵是长在石头上的千年榕树。

白岩松曾说,泉州是你一生有机会至少要去一次的城市,泉州别名刺桐,刺桐这两个字,深深烙在泉州人的日子里——泉州有刺桐港、刺桐路、刺桐公园、刺桐阁。泉州人喜爱刺桐,因此刺桐是泉州城市树,刺桐花为市花。

刺桐原产于印度和马来西亚,也叫海桐、山芙蓉、空桐树、木本象牙红等,是泉州人出海做买卖带来的树种,可到底谁是第一个带回刺桐树的人,已无从查考。但是,成就泉州为刺桐美名的人,历史上记载的很清楚,他叫留从效。

留从效,五代时期永春人,幼年丧父,好读书,尤其好读兵书。他很勤俭,穿布衣。曾被被任命很多官职,其中一个为清源军节度使,做过泉州刺史,后来封晋江王。他扩建了泉州城,下令将士在泉州环城四周栽下刺桐。夏初时节,刺桐花开,泉州城里城外花红似火,风景如画。他治理泉州十七年,凡不利于民者皆除去,很受人尊敬,家乡建有家庙纪念他。

我到泉州后,格外留意刺桐,却得知沿海多台风,刺桐枝子脆弱易折,近几年搞绿化就用其他树种代替了。但听人讲,在泉州市惠安县山霞镇山腰村,有位老党员名叫杨永诚,他用退休金买来刺桐树苗,种植在村道两旁。三十多间,他前后一共种了5000多棵刺桐树,如今成活的3000多棵刺桐成为当地防风固土的一条风景廊道。

对于刺桐,我是陌生的。我知道油桐,它的种子可以榨取工业用油。刺桐还和泡桐一样吗?我从小就熟悉泡桐,它是北方平原上的伟丈夫。每天,我都要在梧桐树林里穿行。三四月份,我喜欢扬起小脸仰望那些在微风中摇曳、氤氲的紫粉色喇叭花。

经过了解才知道,鲜艳欲滴的大红色是刺桐花的特征。刺桐花盛开的时候,如天边燃烧的云霞。泉州有个亦商亦文的学者陈潇风,人称潇风先生。他对我说:“当年外国商人将泉州出产的丝绸、陶瓷、茶叶都叫作刺桐。”随他走在泉州这片古老的土地之上,我突然觉得,那些古建筑就像刺桐的花蕾,蕴藏着令人欣喜的生机。

在鲤城区南门万寿路132号,我被一束目光看穿了心事。这束目光来自小院中一座古铜色的半身雕像,他是明代杰出的思想家、文学家和史学家李贽。这位泰州学派的一代宗师,主张文学创作要从“童心”出发,表达真情。他还主张男女平,反对重农抑商,反对假道学,他认为老百姓有值得尊重的地方,贵人也有粗鄙之处……

在南安市柳城镇祥堂村的李贽陈列馆和李贽纪念祠,我看到了李贽的全身雕像,建在一个小山包上。他目光如炬,望着远方。山脚下,一树一树的三角梅正在怒放,使我产生了一种错觉,把它们当作了火红的刺桐花。听罢当地文化学者的介绍,我由衷感觉李贽的光辉思想正是是这块土地的赠予,所以它才根深叶茂、源远流长,还带着心系人民的烟火气息,难道不是“人民就是生活,生活就是人民”最好的诠释吗?

而泉州,就像一朵绚烂开放的刺桐花,泉州的每一个景点,每一处建筑,每一条河,每一座山,都是不可或缺的一只花瓣。当地人讲,在刺桐花开的时候,台湾很多的闽籍台胞,就像蜜蜂一样飞回泉州,来故乡寻根,寻找属于自己的那瓣刺桐花……

我心系刺桐,时刻盼望着与刺桐相遇,尤其关注出现在我视野里的大树。在泉州开元寺,我看到了一棵该寺的镇寺之宝——距今1300多年的古桑。这棵历尽沧桑的古树,因盛开过白莲花,闻名遐迩,开元寺的“桑莲古迹”也由此而来。

开元寺原来就叫莲花寺,建于唐686年。寺内共有8棵古树被列为泉州市第一、二批古树名木,我独对这棵古桑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看上去,这棵桑树和我小时候摘桑葚的桑树并没有多大区别。可走近看,它整体共有三大枝,一枝匍匐在地,用花岗岩托着;另外两枝的树干,也是黑黢黢的。它们各自独立,向着三个方向伸展,形状犹如三瓣莲花。林林总总的叶子,略向下垂,色如积淀的翠墨,一阵风来,顿生“落木萧萧下”的感觉。可再看,发现每一个树梢上,树芽萌动,富有生机,仿佛孕育着一个个新鲜的生命。

这棵古桑之所以这个样子,是因为它曾承受了巨大的磨难。据介绍,在1925年,它在遭到雷击之后,粗大的树身由此一分为三,但它至今仍郁郁葱葱,彰显着生命的不屈与可贵。

开元寺内尊胜院,陈列有我国新文化运动先驱之一、近代高僧弘一法师(李叔同)一生中最后14年在泉州生活的史料、照片、著作和墨宝。在我心里,弘一法师就是开在桑树上的一朵洁白的莲花。我曾为他“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一壶浊酒尽余欢,今宵别梦寒。”惆怅不已,也曾为他的“悲欣交集”感慨万分。开元寺大殿那幅朱熹的楹联,为李叔同所书:“此地古称佛国,满街都是圣人。”此中故事非常多,但我格外关注的还是树木,也许是国家林草局加入自然资源部这个大家庭的缘故。

北宋书法家蔡襄两次出任泉州知府,不但喜欢植树,还著有《荔枝谱》《茶录》二书。

泉州有座洛阳桥,曾用名“万安桥”,是中国福建省泉州市境内连接台商投资区和洛江区的一座桥梁,位于洛阳江水道之上,也是著名的跨海梁式大石桥,素有“海内第一桥”之誉,是古代“四大名桥”之一。

洛阳江、洛阳桥,从名字上都能看出明显的地域印记。唐初,中原地区因为战乱,很多河南人迁徙到了泉州,因此,泉州乃至整个闽南地区所用的语系称为河洛语,也就是闽南语,这些中原人士,他们带来了中原先进、发达的农业技术和经验,引导当地人们开垦、发展。他们看到泉州的地貌很像家乡洛阳的,怀着对家乡的思念,就把这里很多地方取名为和洛阳一样的地名。

蔡襄来到泉州做官后,看到江水浩瀚,百姓出行不便,常常还有溺水亡命的事情发生,便决定在江上修桥。为了修桥,蔡襄不停奔走,组织募捐,用了六年时间才募集到建桥的资金。他利用涨潮落潮的原理,垒石头组成堤坝,在石头上养殖牡蛎,牡蛎生长迅速、繁殖力强、胶凝性好,利用这个特性来巩固堤坝,是世界上第一个把生物学和建筑学有机结合的典范。为了防治有人桥下挖牡蛎,蔡襄还专门立法,若有人胆敢去采挖洛阳桥下的牡蛎,要受到流放的刑罚……如今,洛阳桥头不但筑有蔡襄的塑像,还有一块“海内第一桥”的匾额。洛阳桥的建成,不但促进了海上贸易的发展,还为我国石桥建筑提供了宝贵的经验。

蔡襄不但带领百姓修建了洛阳桥,还让人在洛阳桥两边沿途广植松树,自福州到漳州,松树绵延七百多里,造福了赶路之人,免受太阳的暴晒……听着这个传说,我耳边似乎传来“夹道松、夹道松,问谁栽之我蔡公。行人六月不知署,千古万古摇清风。”的歌谣,它们如阵阵松风,荡漾着我的心田。

遥望南武当山的山门,它裹在一片浓郁的绿里。那绿,如翻涌的一堆绿云。走近了,那是一棵古榕树。它那庞大的树冠、粗壮的枝丫上下左右地展开,覆盖着大半个院子。听人说,榕树独木即可成林,果不其然啊。

它的脚下看不见一点儿土壤,净是石头。一块石头紧挨着一块石头,大榕树的根就扎在石头缝里。它庞大的身躯立于石头之上,高约二十多米,垂下无数条气根,直达地面。黑色的树干分出的千万条树枝,披着浓绿的外衣,一截一截地延伸,就像大自然里一场毫无声息却充满活力的接力赛。

它们不停分叉,扩大着自己的生存空间,一直延伸到路上。十几米的半径,看上去不就像是绿云翻滚吗?榕树叶子碎小、油绿,它们团结在一起,遮天蔽日的,又像大地涌出的郁郁葱葱的浓雾——山门附近,共有七棵千年古榕树,它们守着山门,望着大海。

我有点固执,总感觉榕树是南方的象征。以至于很多小叶子树,我都当作榕树。在我心里,榕树就像朴实的老农。它们四季常青,不挑剔土壤肥沃还是贫瘠,在贫瘠的沙地里也能生长,泼辣而长寿。它是福建省的省树,也是福州、赣州的市树,因而福州也叫榕城。

藏在石头山上绿云里的这座庙宇叫真武庙,可当地人叫这里作南武当山。庙宇建筑为闽南风格,飞檐挑角,雕梁画栋,供奉着真武大帝,宋代时是泉州人出海前的祭海之地,现今这里遗存有不少的文物古迹。

潇风先生说,在过去,由于广东福建一带地少人多,为了生活,很多人背井离乡出去闯荡。见有商人的航船,当地农民自愿或者被迫签订了卖身契,被塞进去北美、南洋船舱里,去做工或去开荒。在大海上颠簸一两个月,侥幸活着的人或被带到北美去淘金、挖煤,或在皮鞭的淫威下做着各种苦力……这些人,在异国他乡顽强地活了下来,就像根在石头上的榕树一样,活了下来。可是,他们中间绝大多数的人再也没能回到祖国和家乡,子孙后代流落在异国他乡的土地上。回到祖国,回到家乡,成了他们的梦想。如今好了,在政策的吸引下,那些幸存的人和他们的后代,有的回来寻根,有的回来投资。

在泉州南安丰州镇的九日山上,有座延福寺。九日山并不高,是当地人们重阳节登高的地方;延福寺也是人们出海之前,前来祈福的地方。

寺院里有些很古老的龙眼树,又引起了我的注意。

其中一棵,主干需要几个人合围,积淀着沧桑岁月的痕迹。碧绿而粗大的枝干离地很近,形状好像一匹马,温顺地卧在地上,等人来骑。潇风先生说,龙眼果活血补气,过去只有妇女坐月子时才能吃到。而现在,尽管树上果实累累,别说吃,就算卖钱也没人愿意花工夫来摘它了。这说明了什么?日子好了呗。

而在天后宫,也有几棵大榕树。天后宫供奉的是第三代海神妈祖,传说她来自民间。我对她并不陌生,因为我的老家就在渤海岸边。

妈祖本名林默,清源军莆田县人,生于宋太祖建隆元年3月23日,父亲林帷悫、母亲王氏,是一对品德高尚的人,四十多岁才生了林默。

林默聪明富有智慧,终身未嫁,专心研究医理,不但义务为百姓防病消灾,还想方设法为百姓排忧解难。公元987年的重阳节,她的父兄出海遇险,她舍身救起父亲,自己最终葬身大海。当地人感念她的孝道和平日的恩德,便修建了庙宇,来祭祀和怀念她。渐渐地,演化为民间全能的保护神。

在我家乡,也有一座妈祖庙,从小我就听惯了她的故事,感觉她就像千千万万个母亲一样,有着博爱的胸怀,扶贫怜弱的美德,不畏艰险的精神。妈祖信俗,是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正式列入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也成为全国首个信俗类世界遗产和全人类共同精神财富。

临走遥望天后宫那棵蓬勃的榕树,我想无论是人还是树,都需要雨露阳光的关爱。人性之光的温度,就是人间真情的温度。一个人,无论身处何地,只要保持着坚韧不拔,保持着善良仁爱,就像榕树一样努力地生长,就会处处生机,处处绿意盎然。

【作者简介:周习,中国作协会员,中国自然资源作协副主席兼秘书长。出版长篇小说《少男少女》《婚姻危机》《天干地支》等;出版《鲁院纪事》《北川纪事》《行走乌蒙》等多部纪实文学。获泰山文艺奖 、冰心儿童图书奖、冰心散文奖、泉城文艺奖、宝石文学奖等。】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在嘉绒藏语中,“达”指美丽、漂亮,“古”指深沟,“达古”一词就是美丽的深谷之意。那些遍布高地的深壑,宛如通达上苍的滑梯,当圣洁之泉奔涌而来时,我是否能凭此抵达那远古的深梦呢...

老黄牛死了。这头老黄牛叫“号里娃”。生产队里的每头牛都有名字,诸如:扁担犄角、牛司令、白眼圈,等等。号里娃最有力气,最乖觉,能在牛群中领头的一头牛,所以,我们都把它叫号里娃...

仙山岭 武夷山山脉延绵千里,如苍龙腾海,高耸的山系在闽赣交界之处冲天而起,如万丈座钟。黄岗山、独竖尖、仙山岭、七星山、五府岗、铜钹山是其主要山系,是华东内陆最庞大的山系,其中...

春天的桂林,多雨。烟雨中的山水最为迷人。 清晨,微风细雨中乘着一条小船游漓江,细雨落在身上,分不清是雨还是雾,空气清新如甘泉。青山如黛,江水如蓝。山都不高,也不陡峭,有的如小...

新林不病,遽然离世。我无论有着怎样非同寻常的想象力,都不可能预料到,自己竟然会在这么早的时候,就得写下这样一篇怀念挚友的文字。如果从最早结识的1983年算起,到2021年的那个秋冬之...

没有刘三姐、阿诗玛这些情歌代言人的张扬,三峡情歌没有山水桂林的山歌水唱,没有彩云之南的飘逸婉转,没有黄土高坡的信天游地,但是连绵起伏的高山、陡峭险峻的高峡、奔流咆哮的大江、...

七岁的安依旧瘦瘦小小的,可能是饿的。那些年妈妈把安丢给姥姥就没有再管过她,家里太穷,饭都吃不饱,姥姥家最起码还有一顿饱饭。饱饭也只是饱饭,不是好饭。玉米饼子颗粒大,强行吞咽...

在南方,榕树是与人最亲近又令人敬畏的树。这种常绿大乔木,树冠巨大,郁郁葱葱,遮天蔽日,外形粗壮独特,气根垂地、盘根错节,独木成林,千百年不枯不衰,生命力非常顽强旺盛 ,让人感...

手艺人 村里没有手艺人,大到建屋盖房,小到背的花篮,用的水缸、劁猪匠、红白喜事上的唢呐帮子都得从外村请,如果真要认真论起来,村里人到底会做什么?能做好什么?那么可以很直接的回...

儿时记忆里,散布在村子里的每一块稻田,都像家里的孩子一样,有自己的名字。村里人的心思似乎都扑在稻田里,唤起孩子的名字,一贯粗嗓门,而说到稻田呢,开口闭口则是“俺家的长丰大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