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的春节,我走了一趟皖南,去了西递和宏村。之后念念不忘。有人对我说,西递和宏村已经是景点了,没啥意思。

我也不喜欢逛人多的景点。但换个角度来说,之所以成为景点,之所以人多,也是共识所致。如果时间和行程所限,要归纳提要一个地方的风貌特征,估计还得是景点才行。

现在说的皖南这个概念,其实就是古徽州这个概念。宋徽宗宣和三年(1121年),改歙州为徽州,从此历经宋元明清四代,其辖境为歙县、黟县、休宁、婺源、绩溪、祁门,也就是今天的安徽黄山市的三区四县、安徽宣城市的绩溪以及江西的婺源。

探访古徽州是我长久的一个愿望,之前看过太多关于它的影像和文字的资料,还听过好些去过的朋友的赞不绝口,如此耳濡目染,它就成了一个念想。一般来说,实地走一趟,是目的地念想的某种终结方式,但是,我发现,皖南行于我却是这种念想的开启之门,希望以后能够有机会多去几趟,争取把古徽州给探访得相对完整和深入一些。

西递位于黄山市所辖的黟县。一般来说,旅游目的地的照片和实景之间总是有差异的,但是,当我第一眼在西递村口看见牌坊和它后面的村落时,我发现它的实景比照片更美。那种质感,不是平面的影像能够呈现的。这种感受在宏村又同样经历了一回。

西递村口的牌坊叫做“胡文光牌坊”。胡文光为明嘉靖进士,先任江西万载知县,后任胶州刺史,被授予四品朝列大夫;经皇帝恩准敕造的这个牌楼,建于明万历六年(1578年),高12.3米,宽9.95米,通体采用“黟县青”大理石打造,上有浮雕、透雕和圆雕等各种石雕技法雕出的图案,精致考究。西递村是一个以胡姓宗族血缘关系聚族而居的村落,整个村落源于公元11世纪,发展且鼎盛于14至19世纪。此地为盛年时期在外发达的徽官徽商晚年的归隐之地,因地处山区,交通不便,多年来基本上没有受到战乱的侵袭;该村牌坊本来有十几座,都是历代胡姓达官贵人的建功标志,后来几乎全部被毁,惟余“胡文光牌坊”这一座;西递村至今有900多年的历史,村里现保存明、清古民居124幢,祠堂3幢,加上村口的这一座牌坊,才使得我们今天能够饱此眼福。

西递民居多以“黟县青”之名的黑色大理石建造(这在一定程度上说明了它历经几百年依然保存完好的原因),胡姓宗族聚居于此,两条清泉在村中环绕,99条巷子串起相互沟通的各家高墙深宅,每个宅子里有精巧的庭院、雕花的门窗,还有色彩绚丽的彩绘和壁画,所谓“布局之工、结构之巧、装饰之美、营造之精”,一方面体现了历代徽商雄厚的经济实力,另一方面也体现了皖南人家深厚的美学底蕴。

行家说,西递看房,宏村看水。同为黟县的徽派古民居村落,宏村以村口的一泓既浩大又秀美的南湖,倒映着白墙、青瓦、婆娑树影的徽派民居建筑,让人惊艳不已。宏村背枕雷岗,面对南湖,村中各户皆有水道相连,清泉流经各家门口,整个村落以面对“月沼”的宗祠为中心,处处见水,天光、水光、楼影、树影,上下交融,润澈清透。其实,如果就看宏村的建筑已经是很好的了。全村始建于南宋绍兴年间,距今也有900年的历史了,现完好保存有明清民居140多幢。

我一直觉得,徽派民居是中国最具美感的建筑形式。它以民居、祠堂和牌坊构成其三个重要元素,民居紧凑精美,祠堂庄重雍容,牌坊秀挺典雅,其中,女儿墙是点睛之笔。

女儿墙,又称雉堞或雉垛,是建筑物屋顶外围的一溜矮墙,起抵御外敌的掩体作用,又具栏杆的防护作用,因其如女性身形的娇小,作比取名。宋《营造法式》说女儿墙,是城墙上方升起的部分,“言其卑小,比之于城若女子之于丈夫”。刘禹锡有诗云,“淮水东边旧时月,夜深还过女墙来。”就像是专门写给皖南民居的颂诗。

女儿墙在徽派民居里的美和出彩,真有一种美丽的妙龄女子那种难以言说的味道,静默且俏丽;烟雨江南,山水之间自有一派氤氲的气度,这中间,徽派民居黑灰白三色相间,既富丽又素雅,由女儿墙挑出一缕逶迤蔓延的温柔。此情此景,怎么看怎么拍,都是一幅绝美的中国山水画。

2017年3月,我去景德镇的时候也去了婺源的古源头村(也是景点)。那是油菜花开的季节,跟成都平原金黄色的油菜花不太一样的是,婺源的油菜花是奶黄色的,远处,黛山逶迤,灰云蜷曲,加上白墙青瓦的民居和温存柔和的油菜花田,从色彩搭配上讲,不那么突兀对撞,显得相当和谐。我在古徽州的探访行程上又打了一个卡。当代行政区域划分,自古以来同属一个区域但后来分属不同省份的例子,不只江西的婺源之于古徽州的分离,典型的例子还有陕西汉中之于四川、江苏徐州之于山东,等等。时间久了,行政地理的分隔当然也会造成原属地域心理以及风土人情的种种变化。现在的婺源,跟古徽州的联结还有多少,还能有多少,也是需要仔细探究的问题。

我很想说,从东方美学层面上讲,徽州是中国最美的地方,但我毕竟没有把中国走全了(还差得远呢),而且,我也不愿意显得武断,但如果在最字后面加上一个之一,我又觉得对于徽州来说是委屈了。那就还是武断吧——徽州,中国最美的地方。汤显祖诗云,“一生痴绝处,无梦到徽州。”这句诗特别适合徽州这个梦圆之地。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在嘉绒藏语中,“达”指美丽、漂亮,“古”指深沟,“达古”一词就是美丽的深谷之意。那些遍布高地的深壑,宛如通达上苍的滑梯,当圣洁之泉奔涌而来时,我是否能凭此抵达那远古的深梦呢...

老黄牛死了。这头老黄牛叫“号里娃”。生产队里的每头牛都有名字,诸如:扁担犄角、牛司令、白眼圈,等等。号里娃最有力气,最乖觉,能在牛群中领头的一头牛,所以,我们都把它叫号里娃...

仙山岭 武夷山山脉延绵千里,如苍龙腾海,高耸的山系在闽赣交界之处冲天而起,如万丈座钟。黄岗山、独竖尖、仙山岭、七星山、五府岗、铜钹山是其主要山系,是华东内陆最庞大的山系,其中...

春天的桂林,多雨。烟雨中的山水最为迷人。 清晨,微风细雨中乘着一条小船游漓江,细雨落在身上,分不清是雨还是雾,空气清新如甘泉。青山如黛,江水如蓝。山都不高,也不陡峭,有的如小...

新林不病,遽然离世。我无论有着怎样非同寻常的想象力,都不可能预料到,自己竟然会在这么早的时候,就得写下这样一篇怀念挚友的文字。如果从最早结识的1983年算起,到2021年的那个秋冬之...

没有刘三姐、阿诗玛这些情歌代言人的张扬,三峡情歌没有山水桂林的山歌水唱,没有彩云之南的飘逸婉转,没有黄土高坡的信天游地,但是连绵起伏的高山、陡峭险峻的高峡、奔流咆哮的大江、...

七岁的安依旧瘦瘦小小的,可能是饿的。那些年妈妈把安丢给姥姥就没有再管过她,家里太穷,饭都吃不饱,姥姥家最起码还有一顿饱饭。饱饭也只是饱饭,不是好饭。玉米饼子颗粒大,强行吞咽...

在南方,榕树是与人最亲近又令人敬畏的树。这种常绿大乔木,树冠巨大,郁郁葱葱,遮天蔽日,外形粗壮独特,气根垂地、盘根错节,独木成林,千百年不枯不衰,生命力非常顽强旺盛 ,让人感...

手艺人 村里没有手艺人,大到建屋盖房,小到背的花篮,用的水缸、劁猪匠、红白喜事上的唢呐帮子都得从外村请,如果真要认真论起来,村里人到底会做什么?能做好什么?那么可以很直接的回...

儿时记忆里,散布在村子里的每一块稻田,都像家里的孩子一样,有自己的名字。村里人的心思似乎都扑在稻田里,唤起孩子的名字,一贯粗嗓门,而说到稻田呢,开口闭口则是“俺家的长丰大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