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家路上,手机响了,是弟妹。“姐,你啥时回来?妈刚摔一跟头,摔得挺重……”

我立刻联系离家最近的卫生院。刚要拨号又猛醒:赶回家,送妈妈去医院,刻不容缓!

母亲已经91岁了。一路上,她老人家的身影在我眼前一直晃动,晃动……

母亲自幼好学,聪慧精明。仅读过三年私塾的她,至今还能熟练背诵《三字经》《百家姓》,甚至整段背诵冰心散文。她有高超的缝纫技术,也有相当的领导才能。年轻时曾在顺义某工厂任职,后因照顾孩子和老人才辞职回家。最让我敬仰的,是母亲拥有一颗善良的心,她对老人尽孝,对远在河北大厂回族自治县工作的父亲忠贞、关爱。母亲父亲珠联璧合,打造了幸福家庭,培养出四个努力学习又努力工作的子女。母亲生命无价,必须救她!我叫了120。

十几分钟后,母亲被送进了医院急诊科,检查,化验,输液,服药……病情渐趋稳定。

我的心情也渐趋平静。望着病床上的母亲,她闭着眼,我也闭上眼。思绪飘飞,我驾驶岁月之车,转头,再转身,转回到遥远的上世纪六七十年代……

很小的时候,母亲就告诫我们:只有读书,才能获取知识和文化;有了知识和文化,才能成人,成才,才能为己为家为国作贡献。

所以我自幼酷爱读书。小学三年级时,在姥姥家发现了一本很奇怪的书,里边全是发黄的竖排版的繁体字。我如获至宝,小心翼翼将书包好,收好。后来才知道,那是读大学的舅舅找到并看完了的一套民国时期的《顺义县志》。从此这套《顺义县志》简直成了我身体的一部分,跟随我上小学、念中学……直到参加工作。

母亲鼓励我多读书:不仅要爱书、藏书,更主要的是读书!

犹记得上世纪八十年代,一场大雨浇坏了我们家房屋,淋湿了好多东西。唯有我的一柜子书毫发无损!因为柜子上母亲放了一个胆瓶,漏雨不偏不倚都流进了胆瓶,当胆瓶里的水即将溢出,天公作美雨停了。《顺义县志》犹如大难不死捡了条命。我激动地冲着天空连拜几次,谢天谢地谢胆瓶谢母亲。

我初中时赶上停课,无学可上,无书可读。母亲对我说:别的事咱管不了,但自己管自己总能做到。没有教材,你可以去借,可以自学。买不到书,可以读咱自己家里那些书。你爸的,你舅的,你姨的,他们都是大学生。你不缺老师,可以向他们请教。从母亲的目光里,我看到了希望,也得到了力量。

因为不间断地读书学习,我成了村里唯一的队派教师,得以在讲台上绽放青春光彩。也因为读书学习,我逐渐迷上了写作,从诗歌到小说到散文,再到报告文学,逐渐有所成就。我被文化馆选中,进了文学组,编辑加创作。

恢复高考之后,出版业兴旺发达起来,犹如久旱逢甘霖,我见书就买,近乎疯狂。可爸爸每月工资仅五十多元。一家人要糊口,爷爷奶奶加上我们,钱是按分计算的。有一次,母亲给我15元,让我进城买生活用品。我骑上自行车直奔县城,路上无意一瞥,见新华书店大门敞开,我就停下不想走了……《红楼梦》《水浒》《三国演义》《西游记》;莎士比亚、巴尔扎克、狄更斯……我完全忘了我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我将母亲给的15元钱和自己兜里的零钱全部花光用尽,驮了一自行车的书回家,进门还兴冲冲喊了一声“妈”。看到自行车上的书,母亲怒了:“我让你买的明天家里必须要用的东西呢?”从不打骂孩子的母亲甚至扬起了巴掌……但仅仅几秒钟,母亲的神情就由愤怒变成了无奈,再几秒钟又变成了宽恕……最后变成了理解支持。望着母亲转身回屋的背影,我哭得昏天黑地。心颤抖着,我朝向屋里,朝向母亲的身影,连鞠几个躬。

我曾有几年特别的艰难困苦——教了几年书,又回到地里劳动——失望彷徨中,也是母亲的力量,让我振奋中从头再来。

我一如既往地读书、买书,甚至动了写书的念头。母亲清理出家中唯一一个正房的套间小西屋,给我学习用,但去套间屋必须从爷爷住的屋子穿过,给独居一室的爷爷带来干扰。爷爷一时想不通。母亲一方面跟爷爷讲读书的必要,一方面严肃教育我,从爷爷屋穿过时放轻脚步不出声……我在小西屋“躲进小楼成一统”,静心学习,效率极高。时常是母亲悄悄进来,一碗热粥放在桌上,一个鸡蛋摆在眼前……

母亲养育了四个孩子,她付出了多少艰辛!她那么尽职尽责!

我的两个弟弟,继承了父亲的音乐基因。大弟弟中学时,母亲就鼓励他跟随音乐老师学吹笛,让他不要浪费自己的天资,并克服重重困难为大弟弟创造条件,走出家门,去学,去拼,去闯!小弟弟很小就开始练习竹笛演奏,后来去顺义少年宫学,再后来拜师中国音乐学院马宝山老师。母亲一路支持,一路鼓励。我唯一的妹妹,从小学、中学、中专,到留校任教,到走上领导岗位,她所走过的每一步,都离不开母亲的支持和指引。记得,妹妹上中学时,母亲多次和我商谈,要给妹妹转到县城中学去读书,并嘱咐我照顾好妹妹的生活,关注她的学习……

不能回忆更多了。

病床上的母亲睁开眼,神情好了许多,我心里踏实多了。一周后,母亲基本痊愈,神志清醒了,脚步明显轻松了。

母亲说:我老了,糊涂了……我对母亲说:老是自然规律,谁也逃不掉。您不是常说老小孩儿小小孩儿么,您现在就是老小孩儿……

的确,年轻时谦虚平和的母亲,进入晚年多出不少“毛病”——说话重复,爱发脾气,甚至炫耀吹牛……我时常头疼,甚至忍不住想发火。直到某天窗外飘来一首歌:阿爸阿妈,给我温暖的家,太阳一样一样的爱啊,阿爸阿妈……我像被勾了魂魄,隔窗循声而望,一个小姑娘正捧着手机呆呆听歌,眼泪已经流到了手机上。我心里翻江倒海。

找到这首歌,连听好几遍。我仿佛得到一剂良方,一剂善待年迈父母的良方。被歌曲“脱胎换骨”的我走到老母亲身边,破天荒地,照着她的脸用力“啃”了一口……那以后,这首歌每天都会被我循环播放。

我的灵魂完成了一场重大革命——临近“忍无可忍”时我会扪心自问:你把老母亲当太阳了吗?你把老母亲当月亮了吗?她的养育之恩,你牢记在心了吗?!

母亲,我91岁的老母亲,母亲节之际,我把我心中最美的赞歌唱给您。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金风,拂过偃师的面庞 柳 杨 多情的秋雨,用自己温婉的手臂,轻柔地拂过蓝天的面颊。蓝天宛如身着西装的帅气小伙,让娇羞的白云姑娘倾慕不已……蓝天心仪白云的风雅,白云钟爱蓝天的豪壮...

聋婆不是真的聋。 许是因为半辈子时间都在和震天的纺机声打交道,外加上了年纪,聋婆的耳朵不灵了。现在说话基本都要扯着嗓门 ——自己听不清,生怕听的人也听不清。 年轻时,聋婆跟着几...

□ 徐秉君 题记: 时间首先是一个哲学概念。奥古斯丁在《忏悔录》对时间是这样描述的: “时间分过去的现在、现在的现在和将来的现在三类。”他认为,过去是回忆,现在是看视,将来是期望...

1 天目溪,古名桐溪、学溪,流经桐庐分水境内,称之为“分水江”,溯源于天目山系,经昌化、於潜、阔滩、乐平、七坑、桐庐县境内五里亭水库,绕毕浦、瑶琳、横村至桐庐县城北注入富春江...

黎采 近黄昏。 天边,晚霞正在夕阳的余晖里上演魔幻般的瑰丽。纷纷的诗句,从晚霞里飞出来,迷惑着大地上一双双望眼。 我此刻没有被迷惑。我那副看似痴迷晚霞的样子,不过是用来掩饰我身...

1 窗外,一隅,有一棵树,是樱花。 每年春天,都有一场盛大的花事,树冠绯红,那一咕噜一咕噜的鲜花,深深浅浅几多重,如大朵红云,压着微斜的树干,路过的人无不驻足赏叹。微雨的日子,...

最近,地球上祸乱不断、疫情汹汹,但人间和天上的交流却比较频繁。中国的三位宇航员在外太空逗留了半年后,刚返回地球。美国的“星链”主人马斯克,又以5000万美元的票价,把6位富翁送上...

当你打开这本书时,实际是在与一个人交谈。 ——惠特曼 1 卡尔维诺一九八四年,在布宜诺斯艾利斯“图书博览会”的一次演讲中,对未来书籍和阅读方式的改变——那由文字处理软件,带来的电...

“山上的花都快开了,你们什么时候再来?” 小叶发来微信,顺带附上杜鹃花的重重花影——有的大红,有的淡紫,夹杂在如海的春山中,如云似锦,如夕霞如浪花,还有纯白的花丛如纱幔,在山...

百姓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迎一缕山风,煮一壶热茶,仔细品一口,是多么惬意。 我的故乡山东沂蒙山区,乡亲们有早晨喝茶的习惯,尤其上了年纪的人,这是必须的。“寒夜客来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