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墨相赠是文人间的交往。此间没有应酬,更无勉强,皆一时的性情或兴致使然。一次,美林赠我两张小画,一牛一马,都是用粗头的马克笔画在一种仿旧的宣纸上。纸颇奇特,是一种仿古纸,颜色一如唐宋书画中常见的那种赤黄的老绢或老纸,上边布满斑驳的旧痕。美林画“马克笔画”拿手,用笔简括至极,雄劲老到,活力四射,独往开来,具有开天地的意味。这马这牛画得分外好,是精品。我笑道:“再有些题跋和图章就是唐人或宋人的画了。”

他说:“你再去随笔题吧。”

我遂题了。在《马》上题曰:“画动物者因何都是韩家人?韩干画马,韩滉画牛,画牛马者韩美林也。莫非前世都是当牛做马?你问我,我不知,还是要问美林。丁酉秋至。骥才。”

一日,兴趣忽至,复又题:“我身上有四马,姓中二马,名是一马,又属马,驷马难追是也。”

在另一幅《牛》上题曰:“美林画牛有唐人雄风,健硕威武,不输韩滉。用笔极简,须臾即成,此时年已八旬,犹具这般豪气,真奇迹也。丁酉夏日沽上心居主人。骥才。”

后再题曰:“牛有犟劲,狮虎无此性情也。”

美林的画太具个性,牛性强犟,马性奔放,韩美林天性奔放又强犟,故其最爱画牛马是也。

再一次,我去看他,他拿出两个装裱成同样的手卷,写的是狂草书法,从头到尾排山倒海,激情奔泻。他说这手卷要请我题跋,两卷同样内容,然后他一卷,我一卷。我拿回画室,放在画案上打开,一股雄风扑面而来,他的书法燃起我的诗情,随即题曰:

“书史不留鹦鹉客,

只记开天辟地人,

张颠素狂皆已矣,

谁能挥笔扫千军?

醉墨醒笔由心性,

呼风唤雨自为神。

翰墨一卷随手展,

千里云涌伴龙吟。

观美林狂草歌。骥才。”

题罢钤印,将两卷都拿给美林。他留下一卷,另一卷给我存藏与把玩。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在嘉绒藏语中,“达”指美丽、漂亮,“古”指深沟,“达古”一词就是美丽的深谷之意。那些遍布高地的深壑,宛如通达上苍的滑梯,当圣洁之泉奔涌而来时,我是否能凭此抵达那远古的深梦呢...

老黄牛死了。这头老黄牛叫“号里娃”。生产队里的每头牛都有名字,诸如:扁担犄角、牛司令、白眼圈,等等。号里娃最有力气,最乖觉,能在牛群中领头的一头牛,所以,我们都把它叫号里娃...

仙山岭 武夷山山脉延绵千里,如苍龙腾海,高耸的山系在闽赣交界之处冲天而起,如万丈座钟。黄岗山、独竖尖、仙山岭、七星山、五府岗、铜钹山是其主要山系,是华东内陆最庞大的山系,其中...

春天的桂林,多雨。烟雨中的山水最为迷人。 清晨,微风细雨中乘着一条小船游漓江,细雨落在身上,分不清是雨还是雾,空气清新如甘泉。青山如黛,江水如蓝。山都不高,也不陡峭,有的如小...

新林不病,遽然离世。我无论有着怎样非同寻常的想象力,都不可能预料到,自己竟然会在这么早的时候,就得写下这样一篇怀念挚友的文字。如果从最早结识的1983年算起,到2021年的那个秋冬之...

没有刘三姐、阿诗玛这些情歌代言人的张扬,三峡情歌没有山水桂林的山歌水唱,没有彩云之南的飘逸婉转,没有黄土高坡的信天游地,但是连绵起伏的高山、陡峭险峻的高峡、奔流咆哮的大江、...

七岁的安依旧瘦瘦小小的,可能是饿的。那些年妈妈把安丢给姥姥就没有再管过她,家里太穷,饭都吃不饱,姥姥家最起码还有一顿饱饭。饱饭也只是饱饭,不是好饭。玉米饼子颗粒大,强行吞咽...

在南方,榕树是与人最亲近又令人敬畏的树。这种常绿大乔木,树冠巨大,郁郁葱葱,遮天蔽日,外形粗壮独特,气根垂地、盘根错节,独木成林,千百年不枯不衰,生命力非常顽强旺盛 ,让人感...

手艺人 村里没有手艺人,大到建屋盖房,小到背的花篮,用的水缸、劁猪匠、红白喜事上的唢呐帮子都得从外村请,如果真要认真论起来,村里人到底会做什么?能做好什么?那么可以很直接的回...

儿时记忆里,散布在村子里的每一块稻田,都像家里的孩子一样,有自己的名字。村里人的心思似乎都扑在稻田里,唤起孩子的名字,一贯粗嗓门,而说到稻田呢,开口闭口则是“俺家的长丰大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