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家叫叶集,前些日子,我应邀到家乡参加《韦素园传》新书发布暨叶集文化建设研讨会,激起我心头的阵阵涟漪。

“巴掌大”的地方,很美

在鄂豫皖三省交界的大别山腹地,那层层叠叠、七上八下的溪流,唱着、跳着汇聚成一条清澈的河流——史河。在史河岸边湿润的土地上,有一个古镇,或许是早年叶氏商人经商生意红火、商铺林立、人丁兴旺,古镇就叫叶家集,后改为叶集。在叶集附近还有周集、孟集、徐集、刘集等。

叶集过去属于安徽省霍邱县,20世纪90年代与霍邱县分离,成为六安市下辖的县级改革发展实验区。2015年10月成为六安市叶集区。叶集区占地面积568平方公里,人口28万,不过是巴掌大的地方,却是一块风水宝地——身处豫皖界,东望长三角,西接中原地,南枕大别山,北连淮河水,素有“大别山门户”和“安徽西大门”之美誉。

叶集被美丽的景色簇拥环抱着。南边有“红军故乡、将军摇篮”的六安金寨,“峰峦叠青翠,林深山溪腾。树高虫鸟叫,花香百里红。”在身边酣睡的梅山水库和响洪甸水库,如镶嵌在青山翠谷里的两颗璀璨明珠,楚楚动人,每到春季和秋季,水库周围那绵延的杜鹃花和山茶树、橡栗树,红的似红飘带,翠的似绿地毯,橙的似黄金谷。12岁那年我曾和几个同学“夜里走路、天亮到库”,那是我第一次爬上梅山水库库顶,那情景一直留在我的记忆中。

叶集的丘陵独特,野花野草不高不矮地扎根在一片连一片的漫丘遍陵上,野性韵味构成起伏的风姿。而平地上的土十分湿润,一锹挖下去就是一汪清澈的水,植物一年四季都在赤橙黄绿青蓝紫的颜色里变幻着。那遍地的梨青、桃红、杏黄和一眼望不到边的金灿灿的油菜花,招惹来蜜蜂的吟唱。

这里水系发达,迈步就是河,举目就是水。时常看到史河岸边三三两两的村姑在洗衣服,伴着嬉水的歌声和笑声。如女人发卡般的未名湖,很大很清,可以看到鱼儿在水草里嬉戏,成群结队的飞鸟在岸边叽叽喳喳地鸣叫。

那道绿、那片红、那处黄、那个翠,就是叶集人的金山银山。叶集,我魂牵梦绕的这片热土是那样清纯与芬芳。

“土得掉渣”的地方,很有文化

叶集有着深厚的文化底蕴。这里明清时期是商业重镇,抗战时期是国民党将领的指挥场地,解放战争时期是支前的地方,这里还有著名的“未名文化”。受五四运动感召,20世纪20年代上半叶,中国大地雨后春笋般涌现了许多进步青年创办的新文学社团,其中就有鲁迅领导的未名社,成员有鲁迅、韦素园、台静农、李霁野、韦丛芜、曹靖华。除鲁迅、曹靖华,其余四人都是叶集土生土长的文化人,被家乡人称为“未名四杰”。

未名社生命虽只有短暂的六七年,但其文化影响不可小觑。未名社出版了两套丛书,一套是翻译作品“未名丛刊”,有鲁迅译的《出了象牙之塔》《小约翰》,韦素园译的《外套》《黄花集》等;另一套是创作作品“未名新集”,有鲁迅的《朝花夕拾》、韦丛芜的《君山》《冰块》、台静农的《地之子》《建塔者》、李霁野的《影》等。

“未名四杰”中,为首的是出生在叶家集北大街忠义堂旁一个小商人之家的韦素园。未名社最初的地址是在北京大学一院对过沙滩新开路五号韦素园居住的一间陋室,鲁迅称之为“破寨”,而韦素园是守寨的人,主持寨子里的日常事务。1929年冬,韦素园拖着病体在寨子里写下了《痕六篇》,包括六个抒情短章:《影的辞行》《“窄狭”》《端午节的邀请》《小猫的拜访》《蜘蛛的网》《焚化》,作者写道:“现在我们站在新旧时代的交口上了,我们是仍旧怀疑,还是走上新的坚信的路呢?应该判决的时候到了。”真是弃旧扬新的时代弄潮儿。

在北京香山脚下的万安公墓,韦素园的墓碑上镌刻着鲁迅的碑文:“呜呼,宏才远志,厄于短年。文苑失英,明者永悼。”

叶集除了“未名四杰”,还有蒋光慈、张目寒、赵赤坪等文化大家和革命家,他们是叶集的骄傲。

叶集文化氛围浓厚,还涌现了军旅作家徐贵祥,百姓文友、诗人史红雨,现代文学教授黄开发,乡土散文作家黄圣凤等一群带有未名泥土芳香的著名作家、学者,他们的大作《历史的天空》《周作人的精神肖像》《韦素园传》、“六安民间文学丛书”等,无疑是对“未名文化”的诠释和发展。

如今叶集正在打造“未名文化”,未名湖、未名广场、未名路,未名讲堂、未名娱乐会所、未名青年志愿服务队、未名演艺传媒、《未名文艺》等,已成为叶集的一张张闪亮的文化名片。

“老少边穷”的地方,换了新颜

改革开放的强劲东风催生了这块土地,叶集这颗镶嵌在大别山下、史河岸边的明珠,焕发出旺盛的活力。如今,叶集按照“抓叶集、促崛起、聚特色、塑产城”的发展思路,打造皖豫边界中部崛起示范区和省际毗邻地区生态优先绿色发展合作示范区。链入合肥都市圈,承接长三角、珠三角产业转移,引进培育专精特新企业,正努力使之成为名副其实的“商家云集之地、商品集散之都”。

叶集紧抓特色不放松,建立“2+N”产业链专班推进机制,实施“积树成林”工程,利用“中国板材之乡、华东四大木材集散地、安徽林产业十强县”的林木经济优势,带动叶集黄梨、羊肉、稻虾综养等特色产业快速发展。

叶集看准“拥河发展”,与河南固始县共建“一河两岸一座城”,推进城市更新改造、巩固脱贫攻坚成果、实施“妈妈式”服务、筑牢绿色低碳发展底色,打造“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叶集升级版。

叶集正在富民路上快跑,水路,史河、汲河环绕;铁路,沪陕高速、合武高速、沪汉蓉高速交会于此;“天”路,去合肥新桥国际机场,驱车一小时即可到达。叶集已成为东进西出的咽喉和贯穿南北的节点。

叶集,我可爱的故乡,这汪水、这片山、这处林、这些人,这里的一切似乎都带有古典的历史文化韵律,带有新时代的美好梦想!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在嘉绒藏语中,“达”指美丽、漂亮,“古”指深沟,“达古”一词就是美丽的深谷之意。那些遍布高地的深壑,宛如通达上苍的滑梯,当圣洁之泉奔涌而来时,我是否能凭此抵达那远古的深梦呢...

老黄牛死了。这头老黄牛叫“号里娃”。生产队里的每头牛都有名字,诸如:扁担犄角、牛司令、白眼圈,等等。号里娃最有力气,最乖觉,能在牛群中领头的一头牛,所以,我们都把它叫号里娃...

仙山岭 武夷山山脉延绵千里,如苍龙腾海,高耸的山系在闽赣交界之处冲天而起,如万丈座钟。黄岗山、独竖尖、仙山岭、七星山、五府岗、铜钹山是其主要山系,是华东内陆最庞大的山系,其中...

春天的桂林,多雨。烟雨中的山水最为迷人。 清晨,微风细雨中乘着一条小船游漓江,细雨落在身上,分不清是雨还是雾,空气清新如甘泉。青山如黛,江水如蓝。山都不高,也不陡峭,有的如小...

新林不病,遽然离世。我无论有着怎样非同寻常的想象力,都不可能预料到,自己竟然会在这么早的时候,就得写下这样一篇怀念挚友的文字。如果从最早结识的1983年算起,到2021年的那个秋冬之...

没有刘三姐、阿诗玛这些情歌代言人的张扬,三峡情歌没有山水桂林的山歌水唱,没有彩云之南的飘逸婉转,没有黄土高坡的信天游地,但是连绵起伏的高山、陡峭险峻的高峡、奔流咆哮的大江、...

七岁的安依旧瘦瘦小小的,可能是饿的。那些年妈妈把安丢给姥姥就没有再管过她,家里太穷,饭都吃不饱,姥姥家最起码还有一顿饱饭。饱饭也只是饱饭,不是好饭。玉米饼子颗粒大,强行吞咽...

在南方,榕树是与人最亲近又令人敬畏的树。这种常绿大乔木,树冠巨大,郁郁葱葱,遮天蔽日,外形粗壮独特,气根垂地、盘根错节,独木成林,千百年不枯不衰,生命力非常顽强旺盛 ,让人感...

手艺人 村里没有手艺人,大到建屋盖房,小到背的花篮,用的水缸、劁猪匠、红白喜事上的唢呐帮子都得从外村请,如果真要认真论起来,村里人到底会做什么?能做好什么?那么可以很直接的回...

儿时记忆里,散布在村子里的每一块稻田,都像家里的孩子一样,有自己的名字。村里人的心思似乎都扑在稻田里,唤起孩子的名字,一贯粗嗓门,而说到稻田呢,开口闭口则是“俺家的长丰大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