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元958年,南通建城,史载濠河比城更早。南通最美在濠河,西濠河婉约,北濠河壮美,东濠河旖旎,南濠河秀丽。

我独爱南濠河,绕着南濠河,你可以随心所欲地走,南岸、北岸都行。若时间许可,可以按字母“H”样步行整整一圈。这里成了桥的世界:“H”的一横便是长桥,向东是简易的便桥、笔直的公园桥、秀美的怡桥,转弯向南又见波浪形的启秀桥、依傍文峰塔的三元桥,从长桥向西,是文化宫桥和桥园相接的南公园桥,再向北是有着水利功能的西被闸桥。这片不大的水域上桥梁多达9座。

桥,装点风景,畅通四方,也是时代的印记。上世纪初,桥沟通了城内外。长桥是中心,所在区域最为热闹。长桥有长长的故事,而濠河的历史更长,已有千载。明代名医陈实功筑桥便民的义举,家喻户晓。“游山不问径,历险自攀跻。憩足生危石,探奇走曲溪;鸟声村落外,树影夕阳西,席地兴长啸,烟霞满袖携。”陈实功的坐像雕塑凝望着人来人往、历史沧桑,岁月变迁,长桥不断拓宽,如今的宽度已超长度。

桥两端南、北岸的老建筑,多与张謇有关。昔日的濠南别业,如今是他所创办的中国第一座公共博物馆——南通博物苑重要的一部分。1895年,张謇从海门常乐镇乡下来到通吕运河边唐闸镇创办大生纱厂,近20年后,一家人才在南通城里有了稳定的居所。那是一幢外两层、内三层的英式建筑。濠南别业旁的濠南路,曾叫过“模范路”,可见其地位之高。张謇住在六桥之外,而其三兄张詧住在六桥之内的城南别业,今天成了群英馆的一部分——近代馆。濠南别业、城南别业,一北一南,隔河相望。

濠河到了五公园,一路向南前行,一路则向东形成濠河迷人的环绕,隔成两岸的濠南路、环城南路,两旁楼宇林立,与一众古建筑相映成趣。

五公园,兴建于上世纪20年代,是具有南通地域特色的园林景区,如玉珠般散落在水陆相间处,并以东西南北中方位冠名,堤桥相接,亭阁相连,湖光相眏。当时就有歌曰:“城濠积水浮融融,有园而五公复公,曰南北,曰西东,四方迥拱应乎中,四时佳日游人从……”

东公园、西公园现在成了绿地,北公园是新中国成立初建的劳动人民文化宫,南公园的建筑均已翻新改造,中公园在比较宽敞的水面上,居中央如小岛般。从空中鸟瞰5座公园,水岸相接,绿地、建筑散落于河畔,与水成为密切的伙伴儿。

如今,濠河边的亲水步道已全部打通,连接起一座座文博场馆。南濠河边有6座博物馆,其中3座是名人纪念馆。不管是市民,还是游客,走近南濠河,就走进了自然,也走进了历史,可以感受鱼翔浅底、花开花落的自然奥妙,也可以感受车来舟往、人事更迭的人间繁盛。

万里长江在南通入海,这是长江最为壮阔处,雄浑、壮丽,气势恢宏。生活在江海交汇处的南通人,有着特有的自豪。外拥长江,内抱濠河,河通江,江通海洋。一代代南通人,正是从濠河畔,向着江海,闯荡天下,这条河却始终萦绕在他们的心头。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窗外树林里的绿叶波光粼粼,在微风中闪着细碎的金光。母亲在阳台上认真地剃着父亲的头发,我发现父亲鬓角的白发比去年又多了些。这些年看到父亲,我才知道原来长白发真的会从鬓角开始,...

夏天的晚上,晚霞温柔,风起的刹那,我仿佛看见星光笼罩着整片原野。我站在窗前,沉醉在夜色温柔里,灯光在树荫里闪烁,一阵阵清风吹过,没有出门,但让人感觉好像置身于夏天。我意识到...

七岁的安依旧瘦瘦小小的,可能是饿的。那些年妈妈把安丢给姥姥就没有再管过她,家里太穷,饭都吃不饱,姥姥家最起码还有一顿饱饭。饱饭也只是饱饭,不是好饭。玉米饼子颗粒大,强行吞咽...

在小平故里,我想到一串稻穗的饱满(外二章) 镰刀,游走多年,在乡村的旷野,燃起秋天金黄的火焰。 阳光抵达丰收的根部,它比我更懂得节气、泥土和烟火。 这个季节生产惊雷般的喜悦,烙...

手艺人 村里没有手艺人,大到建屋盖房,小到背的花篮,用的水缸、劁猪匠、红白喜事上的唢呐帮子都得从外村请,如果真要认真论起来,村里人到底会做什么?能做好什么?那么可以很直接的回...

我家院子里有两棵栀子树,年年开花,满院芬芳,幽香袅袅羡煞人。每当花季过后,还真有点甘棠遗爱的感觉。 院子里还种了樱树、杏树、桔树、柚树、桂树,最早送香的要数杏花,依次便是樱花...

乡村的风情 乡村那地道的景致,不用刻意地聚焦,随地是斑驳陆离,五彩缤纷,精美独特的映射。乡村那浓郁的风情,无需过多的点缀,到处都是悠然宜人,如诗似画,还有忽高忽低,忽近忽远的...

春天,带着阳光和花朵,再次光临我的驻站区。不远处的迎春花,远看,如浩瀚夜空的星星,闪闪亮亮;近看,小太阳花的模样,在阳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随着气温上升,地铁口多了老人的身...

在旧都生活久的人,是很容易生出思古之情的。二十多年前我在北京日报社上班,办公大楼就在元大都南城墙的旧址,报社的老员工,偶尔念及于此,还说过不少的故事。身边有几位朋友,热心收...

一 白露之后一周,是个飘雨的早晨,我头一回在7点15分置身于地铁,前往成都东站,坐火车去岳阳。 车厢人之多,即便不拉住栏杆、吊环,也不用担心摇晃或摔倒。但有位少妇相当坚韧,在人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