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家路上,手机响了,是弟妹。“姐,你啥时回来?妈刚摔一跟头,摔得挺重……”

我立刻联系离家最近的卫生院。刚要拨号又猛醒:赶回家,送妈妈去医院,刻不容缓!

母亲已经91岁了。一路上,她老人家的身影在我眼前一直晃动,晃动……

母亲自幼好学,聪慧精明。仅读过三年私塾的她,至今还能熟练背诵《三字经》《百家姓》,甚至整段背诵冰心散文。她有高超的缝纫技术,也有相当的领导才能。年轻时曾在顺义某工厂任职,后因照顾孩子和老人才辞职回家。最让我敬仰的,是母亲拥有一颗善良的心,她对老人尽孝,对远在河北大厂回族自治县工作的父亲忠贞、关爱。母亲父亲珠联璧合,打造了幸福家庭,培养出四个努力学习又努力工作的子女。母亲生命无价,必须救她!我叫了120。

十几分钟后,母亲被送进了医院急诊科,检查,化验,输液,服药……病情渐趋稳定。

我的心情也渐趋平静。望着病床上的母亲,她闭着眼,我也闭上眼。思绪飘飞,我驾驶岁月之车,转头,再转身,转回到遥远的上世纪六七十年代……

很小的时候,母亲就告诫我们:只有读书,才能获取知识和文化;有了知识和文化,才能成人,成才,才能为己为家为国作贡献。

所以我自幼酷爱读书。小学三年级时,在姥姥家发现了一本很奇怪的书,里边全是发黄的竖排版的繁体字。我如获至宝,小心翼翼将书包好,收好。后来才知道,那是读大学的舅舅找到并看完了的一套民国时期的《顺义县志》。从此这套《顺义县志》简直成了我身体的一部分,跟随我上小学、念中学……直到参加工作。

母亲鼓励我多读书:不仅要爱书、藏书,更主要的是读书!

犹记得上世纪八十年代,一场大雨浇坏了我们家房屋,淋湿了好多东西。唯有我的一柜子书毫发无损!因为柜子上母亲放了一个胆瓶,漏雨不偏不倚都流进了胆瓶,当胆瓶里的水即将溢出,天公作美雨停了。《顺义县志》犹如大难不死捡了条命。我激动地冲着天空连拜几次,谢天谢地谢胆瓶谢母亲。

我初中时赶上停课,无学可上,无书可读。母亲对我说:别的事咱管不了,但自己管自己总能做到。没有教材,你可以去借,可以自学。买不到书,可以读咱自己家里那些书。你爸的,你舅的,你姨的,他们都是大学生。你不缺老师,可以向他们请教。从母亲的目光里,我看到了希望,也得到了力量。

因为不间断地读书学习,我成了村里唯一的队派教师,得以在讲台上绽放青春光彩。也因为读书学习,我逐渐迷上了写作,从诗歌到小说到散文,再到报告文学,逐渐有所成就。我被文化馆选中,进了文学组,编辑加创作。

恢复高考之后,出版业兴旺发达起来,犹如久旱逢甘霖,我见书就买,近乎疯狂。可爸爸每月工资仅五十多元。一家人要糊口,爷爷奶奶加上我们,钱是按分计算的。有一次,母亲给我15元,让我进城买生活用品。我骑上自行车直奔县城,路上无意一瞥,见新华书店大门敞开,我就停下不想走了……《红楼梦》《水浒》《三国演义》《西游记》;莎士比亚、巴尔扎克、狄更斯……我完全忘了我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我将母亲给的15元钱和自己兜里的零钱全部花光用尽,驮了一自行车的书回家,进门还兴冲冲喊了一声“妈”。看到自行车上的书,母亲怒了:“我让你买的明天家里必须要用的东西呢?”从不打骂孩子的母亲甚至扬起了巴掌……但仅仅几秒钟,母亲的神情就由愤怒变成了无奈,再几秒钟又变成了宽恕……最后变成了理解支持。望着母亲转身回屋的背影,我哭得昏天黑地。心颤抖着,我朝向屋里,朝向母亲的身影,连鞠几个躬。

我曾有几年特别的艰难困苦——教了几年书,又回到地里劳动——失望彷徨中,也是母亲的力量,让我振奋中从头再来。

我一如既往地读书、买书,甚至动了写书的念头。母亲清理出家中唯一一个正房的套间小西屋,给我学习用,但去套间屋必须从爷爷住的屋子穿过,给独居一室的爷爷带来干扰。爷爷一时想不通。母亲一方面跟爷爷讲读书的必要,一方面严肃教育我,从爷爷屋穿过时放轻脚步不出声……我在小西屋“躲进小楼成一统”,静心学习,效率极高。时常是母亲悄悄进来,一碗热粥放在桌上,一个鸡蛋摆在眼前……

母亲养育了四个孩子,她付出了多少艰辛!她那么尽职尽责!

我的两个弟弟,继承了父亲的音乐基因。大弟弟中学时,母亲就鼓励他跟随音乐老师学吹笛,让他不要浪费自己的天资,并克服重重困难为大弟弟创造条件,走出家门,去学,去拼,去闯!小弟弟很小就开始练习竹笛演奏,后来去顺义少年宫学,再后来拜师中国音乐学院马宝山老师。母亲一路支持,一路鼓励。我唯一的妹妹,从小学、中学、中专,到留校任教,到走上领导岗位,她所走过的每一步,都离不开母亲的支持和指引。记得,妹妹上中学时,母亲多次和我商谈,要给妹妹转到县城中学去读书,并嘱咐我照顾好妹妹的生活,关注她的学习……

不能回忆更多了。

病床上的母亲睁开眼,神情好了许多,我心里踏实多了。一周后,母亲基本痊愈,神志清醒了,脚步明显轻松了。

母亲说:我老了,糊涂了……我对母亲说:老是自然规律,谁也逃不掉。您不是常说老小孩儿小小孩儿么,您现在就是老小孩儿……

的确,年轻时谦虚平和的母亲,进入晚年多出不少“毛病”——说话重复,爱发脾气,甚至炫耀吹牛……我时常头疼,甚至忍不住想发火。直到某天窗外飘来一首歌:阿爸阿妈,给我温暖的家,太阳一样一样的爱啊,阿爸阿妈……我像被勾了魂魄,隔窗循声而望,一个小姑娘正捧着手机呆呆听歌,眼泪已经流到了手机上。我心里翻江倒海。

找到这首歌,连听好几遍。我仿佛得到一剂良方,一剂善待年迈父母的良方。被歌曲“脱胎换骨”的我走到老母亲身边,破天荒地,照着她的脸用力“啃”了一口……那以后,这首歌每天都会被我循环播放。

我的灵魂完成了一场重大革命——临近“忍无可忍”时我会扪心自问:你把老母亲当太阳了吗?你把老母亲当月亮了吗?她的养育之恩,你牢记在心了吗?!

母亲,我91岁的老母亲,母亲节之际,我把我心中最美的赞歌唱给您。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在嘉绒藏语中,“达”指美丽、漂亮,“古”指深沟,“达古”一词就是美丽的深谷之意。那些遍布高地的深壑,宛如通达上苍的滑梯,当圣洁之泉奔涌而来时,我是否能凭此抵达那远古的深梦呢...

老黄牛死了。这头老黄牛叫“号里娃”。生产队里的每头牛都有名字,诸如:扁担犄角、牛司令、白眼圈,等等。号里娃最有力气,最乖觉,能在牛群中领头的一头牛,所以,我们都把它叫号里娃...

仙山岭 武夷山山脉延绵千里,如苍龙腾海,高耸的山系在闽赣交界之处冲天而起,如万丈座钟。黄岗山、独竖尖、仙山岭、七星山、五府岗、铜钹山是其主要山系,是华东内陆最庞大的山系,其中...

春天的桂林,多雨。烟雨中的山水最为迷人。 清晨,微风细雨中乘着一条小船游漓江,细雨落在身上,分不清是雨还是雾,空气清新如甘泉。青山如黛,江水如蓝。山都不高,也不陡峭,有的如小...

新林不病,遽然离世。我无论有着怎样非同寻常的想象力,都不可能预料到,自己竟然会在这么早的时候,就得写下这样一篇怀念挚友的文字。如果从最早结识的1983年算起,到2021年的那个秋冬之...

没有刘三姐、阿诗玛这些情歌代言人的张扬,三峡情歌没有山水桂林的山歌水唱,没有彩云之南的飘逸婉转,没有黄土高坡的信天游地,但是连绵起伏的高山、陡峭险峻的高峡、奔流咆哮的大江、...

七岁的安依旧瘦瘦小小的,可能是饿的。那些年妈妈把安丢给姥姥就没有再管过她,家里太穷,饭都吃不饱,姥姥家最起码还有一顿饱饭。饱饭也只是饱饭,不是好饭。玉米饼子颗粒大,强行吞咽...

在南方,榕树是与人最亲近又令人敬畏的树。这种常绿大乔木,树冠巨大,郁郁葱葱,遮天蔽日,外形粗壮独特,气根垂地、盘根错节,独木成林,千百年不枯不衰,生命力非常顽强旺盛 ,让人感...

手艺人 村里没有手艺人,大到建屋盖房,小到背的花篮,用的水缸、劁猪匠、红白喜事上的唢呐帮子都得从外村请,如果真要认真论起来,村里人到底会做什么?能做好什么?那么可以很直接的回...

儿时记忆里,散布在村子里的每一块稻田,都像家里的孩子一样,有自己的名字。村里人的心思似乎都扑在稻田里,唤起孩子的名字,一贯粗嗓门,而说到稻田呢,开口闭口则是“俺家的长丰大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