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流爱奔跑,爱操心。河流生来就是奔跑和操心的命。从前的事,现在的事,今后的事,它都要操心。河流一直在赶路,白天黑夜都不休息,哗啦啦,哗啦啦,它总觉得前面有什么事情在等它处理,它必须赶赴现场。

它要把远古巨峰打磨成一粒粒细沙。它雕刻了一张张石头的脸。它忙着为各种倒影拍照——植物的倒影、动物的倒影、人的倒影、星月的倒影、宇宙的倒影,天上的地上的各种倒影。它一路杰作无数,但都顾不得收藏。它护送候鸟移居春天。它爱怜地捧起羊的瘦脸饮下清澈的河水。它培训每一条鱼的游泳技艺。一些鱼儿要产卵,它还要陪它们洄游一程。

河里河外的事情太多了,河流停不下来。无论是静还是动,它都在操心。父亲俯身用一把水瓢舀起它,请它上岸歇一歇,聊一聊,聊今春的农事和老去的心境。母亲的洗衣石守在水边,而河流也在反复搓洗着两岸的山色,它还要帮助母亲洗亮因被家事烦扰而暗淡的心。一个中学生练习写诗,他沿着春天的河岸行走,边走边揣摩诗的意境和韵律。河流为他耐心讲解古代诗人如何炼字炼句,写诗重在炼意炼神,而押韵倒在其次。诗如河水,无须刻意押韵,自成天籁。

一个失业者在河边独行叹息,河水淙淙起伏,并未讲述水族们的励志故事,而是以流水的低吟,回应他的叹息。跟随河流绕过一座山,一个云雾和晴空交叠的画面展开了,数点鸟影翻飞剪水,也剪辑、抚慰着他明暗交织的内心。一个失恋者徘徊岸边,要趁着夜色进入更深的夜色,水底的银河立即举起密集的灯盏,宇宙打开了全部照明设备,要劝说这个痴情的女孩,照亮她迷途的心灵。

一个诗人跪在河边喝水,他忽然想到河流也是个旅行者,而且是旅行者的鼻祖,于是要跟着河流去漫游。为诗人带路,是河流乐意做的事——诗人不该只做文字的搬运工,只关注修辞和辞藻,不该守着几句陈词滥调打转转,诗人要开辟新境,熔铸华章,诗人就该去远方。漫游的河流领着远行的诗人,来到陆地的边缘,他们终于看见了——海。

面对大海,诗人哭了,诗人战栗了。诗人发现自己以前除了在语言的池塘里沉迷和徘徊,其实一事无成,现在,他终于看见了海,看见了辽阔和浩瀚。

天黑了下来,他看见了海的上空那无穷的星辰,也看见了自己内心无穷的星辰。

在河流消逝的地方,在大海的身旁,他看见了永恒与无限。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窗外树林里的绿叶波光粼粼,在微风中闪着细碎的金光。母亲在阳台上认真地剃着父亲的头发,我发现父亲鬓角的白发比去年又多了些。这些年看到父亲,我才知道原来长白发真的会从鬓角开始,...

夏天的晚上,晚霞温柔,风起的刹那,我仿佛看见星光笼罩着整片原野。我站在窗前,沉醉在夜色温柔里,灯光在树荫里闪烁,一阵阵清风吹过,没有出门,但让人感觉好像置身于夏天。我意识到...

七岁的安依旧瘦瘦小小的,可能是饿的。那些年妈妈把安丢给姥姥就没有再管过她,家里太穷,饭都吃不饱,姥姥家最起码还有一顿饱饭。饱饭也只是饱饭,不是好饭。玉米饼子颗粒大,强行吞咽...

在小平故里,我想到一串稻穗的饱满(外二章) 镰刀,游走多年,在乡村的旷野,燃起秋天金黄的火焰。 阳光抵达丰收的根部,它比我更懂得节气、泥土和烟火。 这个季节生产惊雷般的喜悦,烙...

手艺人 村里没有手艺人,大到建屋盖房,小到背的花篮,用的水缸、劁猪匠、红白喜事上的唢呐帮子都得从外村请,如果真要认真论起来,村里人到底会做什么?能做好什么?那么可以很直接的回...

我家院子里有两棵栀子树,年年开花,满院芬芳,幽香袅袅羡煞人。每当花季过后,还真有点甘棠遗爱的感觉。 院子里还种了樱树、杏树、桔树、柚树、桂树,最早送香的要数杏花,依次便是樱花...

乡村的风情 乡村那地道的景致,不用刻意地聚焦,随地是斑驳陆离,五彩缤纷,精美独特的映射。乡村那浓郁的风情,无需过多的点缀,到处都是悠然宜人,如诗似画,还有忽高忽低,忽近忽远的...

春天,带着阳光和花朵,再次光临我的驻站区。不远处的迎春花,远看,如浩瀚夜空的星星,闪闪亮亮;近看,小太阳花的模样,在阳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随着气温上升,地铁口多了老人的身...

在旧都生活久的人,是很容易生出思古之情的。二十多年前我在北京日报社上班,办公大楼就在元大都南城墙的旧址,报社的老员工,偶尔念及于此,还说过不少的故事。身边有几位朋友,热心收...

一 白露之后一周,是个飘雨的早晨,我头一回在7点15分置身于地铁,前往成都东站,坐火车去岳阳。 车厢人之多,即便不拉住栏杆、吊环,也不用担心摇晃或摔倒。但有位少妇相当坚韧,在人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