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起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去同事小雨家串门儿的“故事”。

小雨家是一座小四合院,黑漆大门,灰砖灰瓦,两个擦得发亮的黄铜门环特别耀眼。院中小坪,东边是白里透红的海棠花,西边是红褐叶片的榆叶梅,树边泥土都用鹅卵石压着,树座外码了两圈青砖。踏进院门,顿觉清爽,同来的男士忍不住瞎改京剧《武家坡》的唱词:“一马来到清凉界,不由人一阵阵神清气爽。”引得大家哈哈大笑。

小雨的妈妈在客厅迎接我们。老太太七十多岁,灰白头发盘在脑后,白净的脸上没多少皱纹,着一件藏蓝对襟衫,既精致又精神。沏茶,聊天。捧着茶杯,茉莉花香直沁心脾。

我不由欣赏起小客厅及其摆设。阳光在掉了漆的窗台移动,没一丝灰尘;红木靠椅和茶几如同刚打过蜡一般,放着光亮。地面青砖平整端正,其中的小砖块竟然反射阳光……忽然发现,条案上“开着”一朵红艳的牡丹花。我走近细看,是红丝绸手工缝制的,中间还“吐露”着黄色花蕊呢。小雨介绍说:有一天,妈妈不停地在几间小屋转来转去,像是找什么东西。得知妈妈找的是自己的老花镜,小雨笑得前仰后合:“亲爱的妈妈,摸摸您自己脑袋……”眼镜就在头顶。妈妈也忍不住笑了!从此,妈妈就用碎绸缝出几朵红牡丹,摆在每个房间的显眼处,标识眼镜所放的位置。那以后,戴着眼镜找眼镜的“事故”再没发生……边听边笑中,我对窗明几净、井井有条的小雨家,有了新的认知:寻常的幸福,都是点滴用心的结果呀!

小雨说,她爸也总手脚不停歇,似乎闲着太奢侈。院坪角落有把大笤帚,见到脏东西就扫除;房间门后有小一号的扫把和簸箕,哪怕一丝头发,也要立即扫进簸箕;院里树上发现残枝败叶,立马除掉;花围砖石松动了,毫不拖延就手扶正……“爸妈都年过古稀了,但依然用心把家收整得风清水顺,一人家住着特别舒适。老人勤勉,晚辈自然也学样,五岁的小侄子还争着倒垃圾呢。”小雨笑言。

在我们谈兴正浓时,旁边四合院的一位奶奶前来归还餐盘,一再“谢”个不停。小雨说,老人家的孩子都不在身边,三四年回不来一两次。“我妈常去看望这奶奶,家里做了好吃的也忘不了送她一份。”小雨说,家里祖辈曾经开过糕点铺,每逢年节都要用红纸包了糕点送给周围街坊,邻里之间非常和睦。“有一次,我爸突然头晕,是邻居大爷立刻用三轮车送去医院急诊。别看这小巷里一座座独立的四合院,家家户户的心可是紧紧连着呢!”小雨不无自豪地说。

在单位,小雨的工位也总是井井有条,书本文具各归其位,小雨的宿舍也干净整齐,细细碎碎都分门别类,装入收纳盒,搁在柜子里。有一次我俩出差返京先到她宿舍,打开门,眼前一片“蓝天白云”——沙发、桌椅、床铺,全都用“蓝天白云”花布罩罩着呢。我说:“佩服,洁癖啊!”她笑:“布头便宜,师傅手工费也不贵。花几个钱换来自己的轻松、方便。”

小雨告诉我,她家几代守在四合院里;四合院装载了祖祖辈辈“清洁、整齐、和睦”的好家风。我喜欢她家的四合院,更赞赏她家的好家风。

由此,我又想起我的一位99岁高龄的亲戚。她头脑灵活,能用电脑、微信与人进行沟通联络;她爱听爱说好人好事,对消极的、烦心的事情,听见有人议论,她绝对掉头就走。她说,生命倒计时了,我为什么还要被一些“阴沟里的东西”浪费时间呢?!其实她经历过很多的苦难,暗夜里,靠着与丈夫始终互相体贴、关怀、鼓励,他们抗过了苦难——每次,他们通信里的最后一句都是“心存光明,明早太阳升起!”终于熬到亲人陆续回京,一家八口,一人一张行军床,住在塑料布搭建、隔断的防震棚里,加上一个煤气罐、几根竹竿木棍、简单的锅碗瓢盆、几张折叠桌椅,就是全部家当,但也被归置得井然有序,连行军床上的被子都叠成方方正正的豆腐块,没有一丝凌乱。艰难岁月里,她们一家用特有的浪漫、诙谐、自律,深深打动我、影响我……

这样的人家,赶上改革开放好时代,日子当然芝麻开花节节高。

老人九九大寿时,我去了她家。还是那么窗明几净、整齐利索。家里二十多口人从各处赶来,“挤”在三居室里,四世同堂,暖洋洋,喜洋洋,欢快又和谐。儿媳给老人穿上红缎坎肩;孙女给奶奶稀疏的眉毛描黑,再给嘴唇抹点口红,老人笑得:“我变年轻啦!”开宴时大家一齐举杯,连小不点曾孙子也举着“养乐多”高喊“祝太奶奶寿比南山!”那个瞬间,我心中涌起了热浪……

无论小雨家还是我这亲戚家,都让我真切感悟到,寻常人家的幸福,都是用寻常日子里持续的用心和努力,一点一滴积攒而成的。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窗外树林里的绿叶波光粼粼,在微风中闪着细碎的金光。母亲在阳台上认真地剃着父亲的头发,我发现父亲鬓角的白发比去年又多了些。这些年看到父亲,我才知道原来长白发真的会从鬓角开始,...

夏天的晚上,晚霞温柔,风起的刹那,我仿佛看见星光笼罩着整片原野。我站在窗前,沉醉在夜色温柔里,灯光在树荫里闪烁,一阵阵清风吹过,没有出门,但让人感觉好像置身于夏天。我意识到...

七岁的安依旧瘦瘦小小的,可能是饿的。那些年妈妈把安丢给姥姥就没有再管过她,家里太穷,饭都吃不饱,姥姥家最起码还有一顿饱饭。饱饭也只是饱饭,不是好饭。玉米饼子颗粒大,强行吞咽...

在小平故里,我想到一串稻穗的饱满(外二章) 镰刀,游走多年,在乡村的旷野,燃起秋天金黄的火焰。 阳光抵达丰收的根部,它比我更懂得节气、泥土和烟火。 这个季节生产惊雷般的喜悦,烙...

手艺人 村里没有手艺人,大到建屋盖房,小到背的花篮,用的水缸、劁猪匠、红白喜事上的唢呐帮子都得从外村请,如果真要认真论起来,村里人到底会做什么?能做好什么?那么可以很直接的回...

我家院子里有两棵栀子树,年年开花,满院芬芳,幽香袅袅羡煞人。每当花季过后,还真有点甘棠遗爱的感觉。 院子里还种了樱树、杏树、桔树、柚树、桂树,最早送香的要数杏花,依次便是樱花...

乡村的风情 乡村那地道的景致,不用刻意地聚焦,随地是斑驳陆离,五彩缤纷,精美独特的映射。乡村那浓郁的风情,无需过多的点缀,到处都是悠然宜人,如诗似画,还有忽高忽低,忽近忽远的...

春天,带着阳光和花朵,再次光临我的驻站区。不远处的迎春花,远看,如浩瀚夜空的星星,闪闪亮亮;近看,小太阳花的模样,在阳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随着气温上升,地铁口多了老人的身...

在旧都生活久的人,是很容易生出思古之情的。二十多年前我在北京日报社上班,办公大楼就在元大都南城墙的旧址,报社的老员工,偶尔念及于此,还说过不少的故事。身边有几位朋友,热心收...

一 白露之后一周,是个飘雨的早晨,我头一回在7点15分置身于地铁,前往成都东站,坐火车去岳阳。 车厢人之多,即便不拉住栏杆、吊环,也不用担心摇晃或摔倒。但有位少妇相当坚韧,在人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