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是春风帮了忙。我到的时候,阿珠湖精心梳妆打扮了一番,像撩起红盖头的新娘,发髻是新的,衣裳是新的,簪钗环佩是新的,害羞地在客人面前抬颜见礼,窈窕温婉,楚楚动人。

阿珠湖是贵州省乌江上游三岔河流域“阿珠水电站”形成的库区,水域面积不大,却给龙河镇龙场大河点上了“龙眼”。龙眼吐故纳新,盛着毓秀,散着灵气,育着乡民,让山区小镇成了乌蒙水乡。

往黔中码头去,怀着激动的心情赏览湖光山色。摇下车窗,湖面渐宽,春阳融融,水波漪漪。游目骋怀,两岸山林吐新,或红或褐的荒叶败草经过冬天数月“煎熬”,深吸一口春风,开始褪黄撒绿。

野生梅花、桃花率先得了信,争先恐后展颜迎春,樱花、李花也不落后,你想象不到,光秃秃直愣愣的枝条,忽然一夜白头,为山髻插上珍珠步摇。

迎春花、油菜花摇摆弯腰,唱跳着欢迎曲,绿黄的外衣被裁剪成大山裙摆的底衬。远处山水间有薄雾缭绕,几户农家掩映,几只白鸟低飞,几处青绿接续。

一排柳树在码头迎风吐芽,隔着船窗看湖,阿珠湖更宽更大了。船到湖心,碧浪翻花,清影空濛,半岛山居是水墨江南的流水人家,白墙黛瓦是蒙德里安的格子余韵,陡峰苍岩是山水长卷的艺术留白。

浅滩处几声水鸟清鸣,缓了岸边钓叟遛鱼切线的破空急响,湖湾心几抹翻鱼残影,乱了野鸭觅食的悠哉双蹼。斜刺里一条高架渠骑山跨湖飞跃,黔中水利引水沟渠打破了背景的单调。风中有淡淡鱼腥味,夹着丝丝野花香,五官来回洗刷,心神愈加清亮。

从湖另一边码头上岸,乌江上游支流三岔河、迴龙溪、木贡河在这里交汇,为阿珠湖源源不断注入生机。龙河镇将阿珠湖当作饮用水源地保护,像呵护眼睛一样护佑一方绿水青山。阿珠湖亦不辜负,用一池春水,擦亮了龙河镇“乌蒙水乡,毓秀龙河”这张名片。

谁曾想亿万年前的海底海沟,成了今日宜业宜居的发展福地。沧海桑田,文明赓续,阿珠湖饱蘸春水,诚邀客来住厦,山巅有苍鹰盘旋,似在等谁乘风。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在嘉绒藏语中,“达”指美丽、漂亮,“古”指深沟,“达古”一词就是美丽的深谷之意。那些遍布高地的深壑,宛如通达上苍的滑梯,当圣洁之泉奔涌而来时,我是否能凭此抵达那远古的深梦呢...

老黄牛死了。这头老黄牛叫“号里娃”。生产队里的每头牛都有名字,诸如:扁担犄角、牛司令、白眼圈,等等。号里娃最有力气,最乖觉,能在牛群中领头的一头牛,所以,我们都把它叫号里娃...

仙山岭 武夷山山脉延绵千里,如苍龙腾海,高耸的山系在闽赣交界之处冲天而起,如万丈座钟。黄岗山、独竖尖、仙山岭、七星山、五府岗、铜钹山是其主要山系,是华东内陆最庞大的山系,其中...

春天的桂林,多雨。烟雨中的山水最为迷人。 清晨,微风细雨中乘着一条小船游漓江,细雨落在身上,分不清是雨还是雾,空气清新如甘泉。青山如黛,江水如蓝。山都不高,也不陡峭,有的如小...

新林不病,遽然离世。我无论有着怎样非同寻常的想象力,都不可能预料到,自己竟然会在这么早的时候,就得写下这样一篇怀念挚友的文字。如果从最早结识的1983年算起,到2021年的那个秋冬之...

没有刘三姐、阿诗玛这些情歌代言人的张扬,三峡情歌没有山水桂林的山歌水唱,没有彩云之南的飘逸婉转,没有黄土高坡的信天游地,但是连绵起伏的高山、陡峭险峻的高峡、奔流咆哮的大江、...

七岁的安依旧瘦瘦小小的,可能是饿的。那些年妈妈把安丢给姥姥就没有再管过她,家里太穷,饭都吃不饱,姥姥家最起码还有一顿饱饭。饱饭也只是饱饭,不是好饭。玉米饼子颗粒大,强行吞咽...

在南方,榕树是与人最亲近又令人敬畏的树。这种常绿大乔木,树冠巨大,郁郁葱葱,遮天蔽日,外形粗壮独特,气根垂地、盘根错节,独木成林,千百年不枯不衰,生命力非常顽强旺盛 ,让人感...

手艺人 村里没有手艺人,大到建屋盖房,小到背的花篮,用的水缸、劁猪匠、红白喜事上的唢呐帮子都得从外村请,如果真要认真论起来,村里人到底会做什么?能做好什么?那么可以很直接的回...

儿时记忆里,散布在村子里的每一块稻田,都像家里的孩子一样,有自己的名字。村里人的心思似乎都扑在稻田里,唤起孩子的名字,一贯粗嗓门,而说到稻田呢,开口闭口则是“俺家的长丰大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