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年轻那阵相当厉害——手持渔枪,脚蹬鸭蹼,是凭一口气量潜进波涛之下的“海碰子”,在凶险却富有的暗礁之间捕捉海参鲍鱼。那个物质匮乏的年月里,享受着难以置信的“幸福”生活,所以我们就高唱“海碰子”们编的歌曲:“我们都是穷光蛋,口袋里没有一分钱。我们都是阔大爷,海参鲍鱼就干饭!”

为此在邻居们的眼里,我威武雄壮,能在汹涌的大海里腾波踏浪,大家都认定我这个小伙子了不得。一天,邻居一个老太太来求我,要我抓一条二三斤重的鳝鱼。因为她的儿媳妇刚生孩子,没有奶水,偏方说喝了鳝鱼汤,奶水就能“哗哗”的。坦率地说,我一下子怔住了。虽然我敢于在凶险的海底暗礁丛中拼杀,那些珍贵的海参鲍鱼,我绝对手到擒来,但从来没捕捉过鳝鱼。老“海碰子”经常说,北方海里的鳝鱼大多是狼牙鳝。也就是说有着恶狼一样的尖牙,而且毒性强烈。我也看到被狼牙鳝咬破手指的渔人,指头肿胀得发黑,如果肿得太厉害,溃烂了,就要去医院动手术割掉,说明狼牙鳝不是好惹的。别看狼牙鳝这么凶恶,价钱却远卖不过海参和鲍鱼,为此,“海碰子”们从来就没有捕捉过这家伙。

然而,我绝不能在邻居面前失去“英雄豪杰”的形象,于是毫不犹豫地拍胸脯,说区区一条鱼,小菜一碟!其实我敢这么吹牛也有点底气,因为海湾里有许多破盆烂罐的垃圾,里面往往藏匿着一条蛇一样的狼牙鳝。这家伙不怕人,即使你用渔枪去拨弄,它也只是慢腾腾地探出半个身子,似乎埋怨你为什么打扰它,绝不像那些黄鱼、牙鲆鱼,“嗖”的一下就逃得没影了。我当时愿意看书,从书本上看到狼牙鳝视力极差,感觉迟钝,所以危险来临时,动作就缓慢,令人误以为它沉着冷静有胆量。

但下海之前,我还是不敢掉以轻心,找老“海碰子”虚心请教。老“海碰子”说:“打狼牙鳝要像打毒蛇一样打七寸,也就是打脑袋下面的脖颈处,这样它就无法扭过头来咬你。”

在一个阳光明丽的早晨,我一头扎进波涛里,开始寻找狼牙鳝。因为狼牙鳝是鱼类中的凶恶之徒,不喜欢充满阳光的礁石,总是藏匿在肮脏的淤泥里,所以我就朝黑暗的水域前进。

我小心翼翼地拍动鸭蹼,贴着海底无声地滑行。因为只要动作有点急,鸭蹼就会扇起淤泥,造成水下一片黑雾,你就什么也看不见了。令我高兴地是,我很快就发现淤泥中有几个破陶罐。果然,我只用渔枪稍稍挑动一下,里面就探出一个蛇一样的脑袋,瞪着冷漠的小眼睛,那就是狼牙鳝。但这都是个头小的,不足二斤,所以我就继续潜入更深的水底。

突然,我发现淤泥里半埋着一个很大的破铁桶,甚至觉得我的渔枪还没触到铁桶,就有一条粗壮的大鳝鱼游出来。正如前面说的,这条鳝鱼不但见我不惊慌,而且那蛇一样冷漠的眼睛还有点藐视我。我又惊又喜,又有点心悸,但这家伙的蔑视令我愤怒,也就勇气大增。我尽量将渔枪的枪尖接近它的头部,百分之百地瞄准它的要害——突然来了一枪,锋利的枪刺就穿透了鳝鱼的脖颈。

被击中的狼牙鳝大梦初醒,一阵剧烈的扭动,使我感觉到挣扎的力度,我便更狠劲将渔枪用力往下刺,将它“钉”住。不妙的是,大鳝鱼搅动起黑黑的淤泥,立即一片黑云翻滚,伸手不见五指。我虽然有些慌,但还是能咬紧牙关死死地握紧渔枪。突然,我感觉憋得不行了,甚至憋得要喝下一口苦咸的海水——我真就喝了一口苦咸的海水,将口腔里那点空气压进肺部。我随即拼命拍打鸭蹼,也像鳝鱼挣扎那样,不顾一切地蹿出水面。

当我“呼”地一下腾出水面时,却发现整个世界是红色的,天是红色的,远处的小岛是红色的,连海面也红浪翻滚。我这才知道,自己的鼻子憋出血来,将水镜的玻璃染红了。但手中的渔枪却始终是沉甸甸的,在颤动——渔枪的枪尖上有倒钩刺,无论鳝鱼怎样挣扎,也跑不掉的。我知道胜利的果实到手了,大感兴奋。离开水面时,狼牙鳝长长的身子竟顺着渔枪缠绕到我的胳膊上,犹如一条大蛇,尾巴尖还“啪啪”地强力拍打我的肩头,犹如画中的一条小龙盘在柱子上,有些艺术感。

我就这样“威武”地游到岸边。到了岸上,我用海水冲掉水镜上和鼻孔里的血迹,望着这条又粗又长的鳝鱼,心里充满自豪感和收获感。我想,将来我要是有了媳妇,喝鳝鱼汤也不用愁了!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生活在局部里的人,总想用记忆打捞曾经的情怀与理想。也许,关于抵达的人生,不抵达,才深刻;关于承诺的故事,容忍反悔,才动人;关于记得的文字,接受遗忘,才坦然。 ——开栏语·作者...

小时候过年,正月里我最喜欢到姑母家拜年,那里不仅有玩伴,更重要的是能看到热闹非凡、妙趣横生的灯会。 姑母家住仙驾村一个叫新家塘的大屋,距我家也就大半天的路程。她是父亲的小姐姐...

由此可知,唐诗之所以繁荣,因为唐诗是可歌的。后来的诗,便不可歌了,于是,从此远不及唐,也就休想超越这座中国文学史上的诗歌巅峰。 那是一个冬天,天空中飘着不大不小的雪花。一千多...

地处塔里木盆地东南缘的且末,北部悬浮在塔克拉玛干沙漠之上,因为地理偏远,交通闭塞,即便对新疆人来说,且末也是遥远的陌生的存在。人们对它的认知长久停留在残缺的文字和符号里。...

自然的秩序 几乎所有中国人的诗歌启蒙都是从《唐诗三百首》开始的;但凡背过几首古诗的人都会吟咏“草木有本心,何求美人折”这句诗,特别是在现实境遇不如意之时,用以自况和自慰。但绝...

人声的吆喝与响器,在胡同里成了“广陵散”。 只写点我赶上的胡同货声吧。 北京老城区里施工的噪声从未停息,害得我养成把窗子关死的习惯。以前从不关窗子,能听到天上的鸽哨声、远处大...

高贵,对很多人来说,似乎是一个高不可攀却又是令人十分喜好而敬慕的字眼。人们常常将其与一个人的出类拔萃连在一起,抑或是把其与一物什的惊艳看相、昂贵价格等相关联。高贵,当然是好...

并非所有的往事,都会如烟散尽。有些人与事,在记忆的屏幕上,色泽常新,并不褪去,像一竿竿青竹,日里夜里摇曳着。 1978年的5月11日,《光明日报》发表本报特约评论员文章《实践是检验真...

2013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爱丽丝·门罗 不止一次在媒体上看到:“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玛格丽特·阿特伍德……”对加拿大文坛略有了解的人都知晓,写作者犯了一个常识性错误。 阿特伍德是加拿大...

丹顶鹤是一种吉祥鸟,在中国文化中它经常被称为仙鹤。丹顶鹤寿命很长,可达50—60年,在鸟类中属于长寿家族,因此中国人常用“松鹤延年”来祝愿人健康长寿。 丹顶鹤是鹤类中的一种大型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