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纪越长,朋友却越来越少,圈子也在缩小。手机里存了好多电话号码,有些不愿再拔,有些拔号要考虑再三,有些打来的也不想接听。能往来的也就那几个老熟人。虽然一生中同学,同乡,同事不少,可几十年后各人境况各异,物是人非,彼此都陌生了。多数人仅是擦肩而过,既没交情也没友谊,再见也许连名字都想不起来。人情淡莫,有的地方己出现断亲冷席场面。现今的人都忙,打工挣钱,杂务琐事,都各忙各事。

要人爱得有资本。比如有权,便有人爱。拍马的,逢迎的,行贿的,卖乖的,连亲戚也走动亲热;比如有钱,也有人爱。借钱的,邀请入股的,混吃喝的人来不断。平凡之人,就是岁月不摧人老,口吐莲花,智慧超群,风韵犹存等,別人顶多礼貌客气,谈不上人见人爰的。世俗中人多势利,很片看人上菜。能友善和气相待己很有修养了。时代变了,年长者宜与时俱进,不可依传统习惯处世,更不得以老卖老强求別人的礼遇。人见人爱

做为普通人,并非要求人见人爱,做好自己便好。人生如同坐公交车,不时有人下车,两旁的景也随时间后去。若能在相处中保持友善己经很好,前行的车上人越来越少也属自然。没有长久的热闹,没有恒远的友好,-切都在变着。顺其自然,別太计较別人的冷热嘴脸,以平常心待之,不指望人见人爱。

多数时候,人见人爱还有可能。你得认真听话干活,领导爱你;不与人争,见名见利便让,同事爱你;朋友相会,主动买单,财散人聚;亲戚走动,乐于吃亏,情便更浓;多干家务,多挣少花,家人乐意。处处克已,多多付出,也许会人见人爱的。善意的待人,真诚的帮人,也让人喜爱的。权力是一时的,也有局限,人爱也有时限。钱虽硬通,可世上的事并非钱都能搞定。只有良好的人格魅力和良善作为,始终人见人爱。

生活中常有人见人恨,那是做事阴损缺德所致。不求人见人爱,也许无益于人,也不会讨厌烦。功利势利人的爱,看的是利用价值。如果自己平凡,便没必要在意別人的态度了。自古狗咬穿烂衣人欺没势人。枯叶知秋风,海水知天寒。大千世界,众生芸芸,有人心善有人心恶,有人谋利有人怀仁,脾性各异,难能人见人爱。既使没人待见,也宜畏天敬人,善待別人,见人爱人不失为一种修为。世长势短不应以势处世,人多仁少更该以仁待人。

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我们会帮您宣传推荐。

相关文章

黎采 我越来越喜欢和草木待在一起。 我就是那个在人群里常常感到无所适从的家伙。 我甚至觉得,我就是不小心混进人群里的草木。有时候,在一些场合,需要我说句话,我连半个字都说不出。...

在云和县的白银谷,我听到自然界的音乐,有蝉鸣,有蟋蟀声,有风声,有泉水声,有竹叶落叶声,有树叶飘零声。一切自然之音在山涧之中悦耳、秀雅、委婉、明快、圆润、舒缓、抒情、优美,...

向发芝和李红菊 董祖斌 为了这篇文章的名字我纠结了很久,这似乎有些大逆不道,有直呼其名的鲁莽与悖忤——因为这是我母亲的名字。 最重要的是这两个名字都是她的。 但是,思考了很久以后...

归州的夏日是很炎热的,尤其是在已很久远的葛洲坝蓄水前的那个年代。 那时的归州,古城墙虽然早已成了残垣,但葫芦城却还是依然地延续了古城的小巧模式,主体蜷缩在古城墙之内。没有耸立...

武汉与上海是两座大城市。 前者是九省通衢之地,后者是中国的经济和金融中心。 相对上海,武汉格外阔大。武汉本应是三座城市,因为长江与汉江而被扭结在一起,那样宽阔的河流不舍昼夜地...

我可真是糊涂,不知为什么以前一直妥妥地以为,陶渊明的“南山”是在陕西境内,秦岭一带。直到不久前走江西,在九江市柴桑区参观中华贤母园,眼见得“陶母园”内拾级而上的长长青条石高...

人类生活的精神状态应当是平静的,愉快的。周遭的事物,呈现出一种不被我们的生活染指的自发状态。太阳照常升起,可以为每一天的日出而感动。这也是我一再往高原走的理由。 没有太阳如何...

2015年,我在马来西亚婆罗洲沙巴地区见到过一种奇特的蕨类,它的叶子从中间裂开,成为两片扇形叶,然后又完美地拼合回来,在空中形成一个圆形。仔细看这圆形,越看越惊讶,它的叶子外缘会...

编辑推荐语 1999年末,当时还未成为著名作家的陈河,带着一个货物样品箱,一头扎入多伦多的央街,开始了在加拿大的经商生活。在这条街上,陈河从事了十余年进出口商品生意,完成了自我救...

老顾也是修自行车的。 他是我光顾最多的自行车摊。老顾的修车点在他的家前面,骥江路和渔婆路的交叉口。 老顾有一口灿烂的牙齿,还有一双煤炭工人般的黑手,所以,他常常说自己是“黑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