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马山的主角是白马王子敖嘲风,这位帅哥乃是东海龙王爷的三太子,据说是一位有情有义的好男儿。然而,世人宁愿做白马山上的一棵小草一枚沙粒,也不愿做这个王子。

这当然是昨天的故事:相传有一天,敖嘲风捡到了张天阳的鲜花绣球,寻寻觅觅地归还给了她。张天阳的名字虽然很阳刚,其实是一位绝色美女,而且是玉皇大帝的第九位千金,生得花容月貌,赛过人间第一美女西施。那时天界的风气是很端肃的,虽身为婀娜娇女,又出自帝王之家,她也必须靠劳动吃饭——她的工作岗位是天宫仙草园园长,别名“青衣仙女”。敖嘲风与张天阳四目一对视,便钟情于她,从此常偷偷来找张园长谈心。他俩最快活的时分,便是敖太子化身白龙马,驮着青衣仙女在云雾缭绕的天庭奔腾驰骋,那时他们对生活充满了信心,相信两人的前方一定是插满鲜花的花轿,男耕女织的锦绣前程。

可惜乐极生悲,有一天两人飞腾得忘乎所以,竟然冲撞了王母娘娘的銮驾。那老太婆顿时恼怒起来,抓起手边的乌金天尺,狠狠打了过去,一下子就把二人打落到凡间,顿时化作两座相连的大山。老太婆更恼怒了,又恶毒地补上一尺,在两座大山之间划出一条汹涌的江水,叫他俩永世不得相会,那便是乌江。

我猜这王母娘娘恐怕不是张天阳的亲妈,原来神仙歹毒起来也尽显凡人的劣性,就连母仪天下的王母娘娘也不能免其恶。

然而,天下到底不能永远让坏人得逞,至少不可让他们太称心如意。就有性格刚烈的武隆百姓挺身而出,勇敢地接纳了敖嘲风和张天阳,陪着白马山和仙女山苦熬,看着他俩凝眸相对,日日厮守。虽然他俩的命运如此悲惨,但二人坚贞不屈,千年万年都不放弃。身隔江,心相依,始终高昂着对望的头颅,两情久长,朝朝暮暮……

我当然知道这是神话传说。我还知道,越是穷山恶水,就越会深藏着这些美丽的传说,活灵活现,让人信以为真。这其实是被锁在大山里的穷苦百姓的深深企盼,世世代代,日久经年,一直期冀着奇迹出现!在我国的古代典籍里,如《诗经》《楚辞》《山海经》……也都多有表达和记载。国外也一样,如《圣经》《竹取物语》等,全世界都是如此。

重庆武隆,曾经就是这样一方穷山恶水。层层叠叠的高峦巉岩,像一群魑魅魍魉哈哈狞笑着,用飞沙走石迎面击打着渺小的山民,瞬间,就把他们的命运“封”住了。林深苔滑,毒蛇猛兽,紧紧扼住了山民们的咽喉,叫你插翅难飞,连梦也不要做。一分薄地,两把苞谷,三五丛竹簇,这就是他们千百年来的人生。匆匆岁月,年年春草,再风流也被雨打风吹去……

沉重的大山,悲催的武隆,纵你拥有“天生三桥”“天坑”“地缝”等等天下第一等的绝景,奈何美不行世!更无奈,穷啊,揭不开锅,补丁摞补丁;困啊,没有路,出门就撞山;潦倒啊,一点希望也升腾不起来,就没什么活头儿、没什么心气儿,真正是活生生的穷、困、潦、倒——白马山,仙女山,就这么一直被封杀着……

好在,借着改革开放的万钧力道,属于当代中国的一代、二代、三代武隆人,终于把旧的一页掀过去了!

先是仙女山上演了一出奇剧,从亿万年的荒山秃岭,一跃长出了一座繁华的小城市,在高高的山顶上,竟然修建起有如外星人飞船造型的大厦,从此日日人流不绝,热闹得可以媲美大都市的繁华。现在,2019年,又轮到白马山了,春风吹过,春雨洒过,春花开过,春竹绿过,春水湍湍流过来,白马山的旅游搞起来了。

把天边的一片片彩云摘下,化作“白马天街”和“浪漫天街”,街上那一连串鳞次栉比的七彩小屋,绊得一对对情侣再也迈不开离去的步子。把大树上的一枚枚绿叶采撷下来,化作上万亩老茶园和新茶园的墨绿和翠绿,喜得游客们大呼小叫:

“老茶园是贡茶哦,从周代时就已进献朝廷了……”

“新茶园是开放的哦,不光有茶树可以采摘,还有驿站、马道、茶舍哦……”

“还有一条农家乐商业街,可以去买刚从地里摘回的玉米、小青菜、西红柿、柑子和橘子哦……”

哦,哦哦!

所有的鸟儿们欢唱着,所有的昆虫们起劲儿和鸣,所有的走兽们奔跑跳跃,所有的生灵,加上所有的游客们,全都加入进来了——做什么?一起拉开大山的幕布,一起奏起交响乐,齐声呼唤白马王子敖嘲风:

“快出来呀,这回,也许你俩的苦日子到头了,你真的要和青衣仙女会面了!”

天青青兮欲雨,水澹澹兮生烟。随着对面仙女山上张天阳的一声嘶喊,整个白马山,不,整个武隆的心脏都绷紧了,所有的血脉贲张如春潮,鼓胀成一条条宽阔、平坦、光滑、结实的道路。武隆人和来自全国各地还有五大洲的宾客们相呼相应,游客们蜂拥而至,熙熙攘攘,新路上川流不息,奔涌腾挪……

群山轰鸣,百壑唱响,等待着“青—白—会”那个神圣时刻的到来。亿万年的大山将要开花,亿万年的鬼气将要涤荡,亿万年的梦想将要成真,亿万年的幸福将要莅临——那不仅属于白马王子和青衣仙女,更属于武隆人的好日子,来了!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我蹲下来,抬手擦去儿子脸上的泪珠,嘴里不断重复着:不怕,好儿子,乖宝宝,是妈妈,不怕……我捧起他的脸,亲吻着,一滴一滴吻走他脸上冰凉的泪珠,一寸寸吻热他冰凉的脸蛋。我把他抱...

兴安兄是个有趣的人。跨界得很。本职是编辑,也写散文和评论,歌唱得很不错,我怀疑他也很会跳舞——因他是蒙古族,这推论就有着天然的合理性。他还会画画,画马尤其好。书画同源,他字...

芦花 名声远逊于李白、杜甫的唐代诗人雍裕之有《芦花》一诗传世: 夹岸复连沙,枝枝摇浪花。 月明浑似雪,无处认渔家。 我记忆中的崇明岛,除了农田和农家之外,便是一片又一片苍茫的大芦...

赵瑜,已出版长篇小说《六十七个词》《女导游》等六部,散文随笔集《小闲事:恋爱中的鲁迅》《一碗面里的乡愁》等多部,有作品获杜甫文学奖、华语青年作家奖。 我的大地,我的黄河(节选...

有一日,闲翻人民文学出版社“四大名著珍藏版”《红楼梦》,读到第二十二回,元春让太监送来灯谜奖品,猜中的人每人一个宫制诗筒、一柄茶筅。过去没留意,这次突然注意到261页下面“茶筅...

十年前,我还在浙江衢州生活。立夏前一天,雨稀里哗啦下了一白天。傍晚雨停,我和好友驱车前往药王山。一路空气闻起来甜滋滋的,满目青翠欲滴,十分养眼。 傍晚的药王山,很是安静。车轮...

也就那一刻,我知道了它的大名,竟是老早就在书中认识的芨芨草。一页一页翻过去,字里行间刮着风,名字的身影飘飘的。它们有的就长在路边,要搭车似的,更像是表示友好,向我们招手致意...

由于天气原因,回上海的航班在跑道边等了两个半小时,在机舱里喝了水、吃了饭,写了首打油诗消遣消遣:“泼天豪雨惊雷炸,冰雹砸坑赛梨大,骑楼下面笃定坐,狼吞虎咽红米肠。”对,那几...

在浩瀚的洞庭湖畔,有一块神奇的土地叫屈原农场,汨罗江流经此地。每年冬天,成群的天鹅、白鹤、野鸭等候鸟沿着遥远的迁徙路线,聚集在此。一群群洁白的天鹅栖息在东古湖,它们时而扇动...

今个寒假的一天,偶发踏青的愿望,央求友人陪我到过去工作过的地方去看一看,我们是从这个起点,和着青春一同走过来的人,那里有过她婚姻的伤痛,所以很难求得动她。记忆中的拉地,那是...